|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六十三章 進府

第六十三章 進府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35

春桃卻搖了搖頭:「不知道,我看倒也不像是紅杏瞞我,她也不知道,只說最近四姑娘和大太太經常關著門商議事情,而且把身邊的丫鬟全遣了,只留芸香一個。紅杏也玉蕊都是進不了門的,往日里四姑娘和大太太說話都是只有紅紋陪著,如今紅紋雖然還在,但是卻也叫了芸香進去。」

林芷萱低頭沉思了半晌,才對春桃淡淡一笑道:「很好,你平常要多替我注意著他們那邊。」

春桃看著林芷萱對她露出了笑臉,卻似是得了多大的獎勵似的,也笑著點頭稱是。

林芷萱才道:「你們都下去吧,我與姐姐說說話。」

春桃聽林芷萱這麼一說,心裡倒是一寒,可是繼而看著冬梅帶頭先走了出去,她才微微釋然,也跟著退了出去。

林芷萱的面色並不好看,那些話是紅杏善於偽裝故弄玄虛,還是他們真的想到了脫困的法子,林芷萱心裡沒底,卻也只能安慰林若萱:「姐姐別擔心,咱們且做咱們的,不能因為他們兩句話就自亂了陣腳,這些話也只是他們說,並不知道真假,便是真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干著急也沒有用。」

林若萱對著林芷萱一笑:「我不擔心,我聽妹妹的。」

林芷萱也是對她一笑,兩人繼續低頭做綉活,只是兩人心中卻均是沒有面上那般釋然。

次日清晨,常家歡天喜地地雇了兩頂轎子送常遠媳婦和夏蘭回林府,抬轎子的是常遠和與他一同抬轎子的兄弟,大家聽說他媳婦能進林府里伺候,都是來恭喜,也樂意送他們一程。夏蘭卻是覺得這樣不好,畢竟他們也都是靠勞力賺一點血汗錢的,到了林府的門口,非拿出了一把銅錢分了他們。

常遠的兄弟們都千恩萬謝地爽朗地笑著接了,夏蘭才帶著常遠媳婦從小門兒進了林府。

常遠媳婦抱著個包袱,拿了些換洗的衣裳,一路跟著夏蘭從外院的巍峨高牆外過了,常遠媳婦看著哪裡都古樸典雅,眼裡閃著興奮的光,這摸摸那看看:「真不愧是知府大人的府邸啊,就是氣派!約么紫禁城也就是這個樣子吧。」

這裡還是外院,甬道上來來往往的小廝聽著常遠媳婦的話,都是忍不住鄙夷地抬頭看了她一眼,腳步雖未停,眸子里卻露出嘲諷,夏蘭皺了皺眉上前拽她那挪不動步的弟媳婦:「少說話,低頭趕緊走,這是外院,不是咱們呆的地方。」

常遠媳婦見她如此謹慎,卻是不滿道:「姐姐,您可是林府嫡姑娘房裡頭一個的大丫鬟,這林府還不是你橫著走的地方,你得有兩份氣勢,怎得如此……」

夏蘭卻是覺得頭疼,她昨夜跟她說了半天府里的規矩,感情她一點也沒聽進去。再想起她昨日回去與家裡人說林芷萱的打算的時候,常婆子那得意的樣子,說夏蘭這麼多年終於出息了,竟然還跟她說讓她把自己也安排進林府來當管事媽媽。

常婆子又一再追問她,是不是錦繡坊的人跟她說謊,其實夏蘭就是那個能做出那樣刺繡的人,如此三姑娘為了留下她,才許了家裡這麼多好處。

夏蘭費了好大功夫和常婆子解釋,簡直都要被她娘氣哭了:「我一個丫鬟,沒人教沒處學的,我連那些刺繡針法都沒聽說過,我上哪裡綉去?況且別人不知道,娘難道不知道我的刺繡是怎麼個樣嗎?我平日里也不是沒給你做過小襖,你拿出來問問你那親家,是不是做的還沒她好?」

這話常婆子倒是信了,她是知道夏蘭的女紅的,雖然還不錯,可若說出神入化,那是不可能的,這才終於放下這件事。

常婆子便不再理她,只夜裡拉著常遠媳婦說了一晚上話:「你那個大姑子是個沒用的,在林府小姐身邊這麼多年才有今天這個造化,我看她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咱們家指望不上她,但是如今你既然能進林府去小姐們面前伺候,一定要多在小姐們面前出頭,有什麼活都長上眼去,能在小姐面前露臉的事兒都去搶著做,出了錯也不礙事,還有你小姑子護著你,不必怕那些府里的老丫鬟,他們就是仗著自己資歷老作威作福的,你有你夏蘭姐姐,不比他們差,你首要的還是要讓小姐們喜歡你,日後安排我和你娘都進府去,這樣,咱們一家人說話才硬氣,才能有使不完的銀子……千萬好生服侍著三小姐,說服三小姐,別讓咱們一家人去什麼莊子,咱們都進林府去!」

夏蘭只隱約聽見這麼兩句,就氣得肝顫,偏常婆子一大清早又張羅著找轎子,四處跟鄰居們宣揚她女兒是林府三姑娘身邊的紅人,兒媳婦也進了林家,他們常家就要雞犬升天了,把讓他們去莊子里的事兒完全放在一旁,也不聽夏蘭的,只都跟常遠媳婦說話,讓她千萬得了姑娘的喜歡,家裡就靠她了。

夏蘭如今再看常遠媳婦的這個樣子,才覺得林芷萱的決定當真沒錯,這要是就直接送到大爺和大奶奶那裡,還不鬧翻了天。

夏蘭生氣,卻也沒辦法,只能儘力提點著,其他的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夏蘭帶著常遠媳婦進了內院,常遠媳婦東張西望地走得很慢,只見進了這道圍牆是一條主道,又分了東西兩院,夏蘭帶她去了東院,裡面丫鬟婆子來來往往比外院還熱鬧,進了東院又是一條青石大道,先經過廚房,接著是林若萱的一個小的院子,很是樸素簡陋,花門上卻也寫了三個字——「花閬居」。

夏蘭領著常婆子在這園林中快步走著,只見假山水榭、小橋流水一應俱全,再看這花木布局的精巧設計,便可見當初建這個院子的人也是個講究人。

常遠媳婦早已看著這仙境般的景色看花了眼,一會兒道「這花開得可真好」,一會兒又指著說「這水裡竟也有魚!」

夏蘭一路上勸她別說話,快些走,可常遠媳婦卻半句也聽不進耳朵里,見夏蘭跟她說話,她反倒更來勁了,一路上張牙舞爪,那張嘴就沒閑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