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六十一章 難堪

第六十一章 難堪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37

夏蘭自然明白林芷萱的顧慮,也覺得林芷萱想的十分周到,點頭應著:「只是這樣辛苦了姑娘。」

林芷萱笑著道:「不礙事,來個丫鬟服侍我,我辛苦什麼,況且也不用我親自教,自然有你和顧媽媽呢。你若同意,我便放你一天的假,你回去跟你家裡人商議商議,也不能只我們在這兒替他們打算,也要看他們願不願意不是?」

夏蘭急忙躬身對林芷萱行了禮:「他們再沒有不許的道理,夏蘭替家裡人謝過姑娘。」

林芷萱點頭,示意她快去。

見夏蘭出去,秋菊冬梅急忙進來服侍著,林芷萱看見他們兩個,才拿起了錦繡坊的綉活,往床上一歪躺下了,一邊對她們道:「可累死我了。」

冬梅天真地瞪著大眼睛看著林芷萱:「姑娘哪裡累,冬梅給您揉揉。」

林芷萱聞言卻是心情極好地笑了起來,一旁的秋菊戳了戳冬梅的頭:「姑娘是心累。你上哪兒揉去?」

林芷萱笑著道:「也就跟你們兩個在一起才覺得舒坦,冬梅,去把這錦緞用撐子撐起來,我要開始賺錢了。」

冬梅應著,上前去取了林芷萱手裡的錦緞和絲線,自去撐撐子穿了針線。

林芷萱這才對秋菊道:「春桃還沒回來?」

秋菊道:「沒有。」

林芷萱眉頭微皺:「是她自己去的,還是那邊有人叫她去的?」

秋菊道:「像是她自己要去的。」

林芷萱點頭,又想起什麼似的對秋菊道:「顧媽媽那裡你也時常提點著她些,還有你們,平時沒事兒多到處走動走動,總沒有壞處。」

秋菊明白了林芷萱的意思,點頭應了。

冬梅已經整理好了針線過來,林芷萱摸著那光潔的錦緞,問秋菊:「這像是御用的貢緞,細軟輕薄,不知咱們家有沒有?」

秋菊看了半晌道:「家裡有沒有我倒是不知道,只是這麼好的軟緞,咱們房裡確實沒有。不過,若是家裡有,除了太太那裡,就只有二奶奶那裡或許能有了。」

林芷萱點頭道:「你去二嫂那裡看看,說我想做帕子,看好了一份錦緞,問她那裡有沒有。」

秋菊道:「那若是沒有呢?」

林芷萱道:「你若說不清這錦緞的模樣,她自然會挑好的給你看,你撿著相似的給我借點兒回來就好了。」

秋菊應著便往陳氏處去了。

過了小橋到了臨水的面水軒,這裡夏日清涼,只是如今初春還是有幾分寒意,可入目的卻全是熱鬧,家裡來回事兒的婆子里里外外或坐或站地在門口候著,三五成群地說著閑話,來來往往的好不熱鬧。

這裡頭的婆子秋菊大多認識,卻也有幾個不認識的,可她不認識那婆子,如今府里的人卻沒人不認識她。

遠遠見她來了,廚房裡的黃媽媽便上前打招呼:「秋菊姑娘怎得今日得閑來二奶奶處了?可是三姑娘屋裡有什麼事兒?」

她原本是在顧媽媽手下的,顧媽媽回了林芷萱處,黃媽媽頂了顧媽媽的缺,一旁剛接了寶萊閣鑰匙的蘇婆子也趕著來問:「是呀,三姑娘屋裡怎麼了?只聽說今早捆了個婆子出來。」

一旁的婆子也有鄙夷蘇婆子嘴快不會說話的,可儘管如此還是都一個個支愣起耳朵來聽著,生怕自己錯過了什麼,尤其是西院林雅萱房裡的胡婆子。

秋菊卻是面不改色,笑著道:「沒事兒,三姑娘不是病著嗎,閑在屋裡無聊,想找塊布,自己做個香囊玩,捯飭了一頭晌也沒找到塊讓姑娘合心意的布。三姑娘想著二奶奶這裡好看的布多,就讓我過來借兩尺布回去玩。」

秋菊說著,正看見柳香從屋裡出來,秋菊不想在被這些婆子圍著,便上前跟柳香打招呼,問能不能進去回一聲二奶奶。

柳香含笑看著秋菊:「裡頭二奶奶正和王福全家的說今春下面莊子上換把頭的章程,姑娘還是略等等吧。」

王福全是林家的總管,王福全家的常在內外院行走,也是極有臉面的人。

同樣在一旁候著的幾個婆子聽了這話,卻都是有幾分詫異地對視了一眼,沒想到柳香竟然駁了秋菊的面子。這是不是說二奶奶與三姑娘也是有幾分明爭暗鬥的意思?

胡婆子心裡思忖想來是因著上次房門落鑰後丫鬟婆子私下往來的事,三姑娘那樣拂了二奶奶的面子,二奶奶與三姑娘之間的和善親昵,想來都是面子上的功夫。

胡婆子心底暗喜,蘇婆子卻是不解,不是一直都說三姑娘與二奶奶十分親昵,情同姐妹嗎?

黃媽媽因與顧媽媽走得近,倒是知曉兩分,想來這不是二奶奶的意思,或許只是柳香。二奶奶與三姑娘是不是情同姐妹她不知道,但是柳香和春桃卻是比親姐妹還親,如今秋菊在三姑娘面前踩下了春桃,柳香想攔著,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秋菊個沒臉也是說得過去的。

秋菊心中暗氣,面上卻不顯,只是笑著道:「既然二奶奶忙,那我在這裡等著就是了。」

柳香出了一口氣,卻也不敢十分的怠慢她,畢竟如今二奶奶與三姑娘關係不錯,若是惹出別的什麼閑話來壞了主子的事就不好了,柳香看著秋菊服軟,才笑著道:「想來二奶奶也快吩咐完了,我再去給你問問。」

秋菊笑著道:「有勞姐姐了。」

有時客氣,就是疏遠。

在廊中等著的婆子見了兩個人的爭鋒,卻也都訥訥不敢言語,也不再與秋菊說笑了,生怕一不小心站錯了隊,如今雖則三姑娘在府里頗有聲望,可管事的畢竟還是二奶奶。

不多時便有丫鬟出來讓秋菊進去,只是這人卻不再是柳香,而是小丫鬟秀兒。

秋菊面上卻依舊還是笑著,隨秀兒進去,果然陳氏只道秋菊是才來,笑著問她來做什麼。

秋菊將林芷萱問她要兩尺貢緞的話和陳氏一說。

陳氏卻是擰著眉頭想了一會兒,才玩笑著道:「你們三姑娘是要做什麼帕子,竟然要貢緞?我前兩日才和太太將家裡壓箱底的布料清點了一遍,別說我這裡沒有,便是太太那裡也沒有那樣的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