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五十九章 紅杏

第五十九章 紅杏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77

林芷萱在一旁跟著笑了一回,復又問:「那常婆子如何了?」

秋菊看了一眼夏蘭,也是怕她心存芥蒂,畢竟無論如何那是她娘,便也沉下了心思,對林芷萱道:「她在錦繡坊聽了錦繡坊的針線師傅的話,自然是萬念俱灰,不敢再言語了,我們也告誡了她兩句,就把她放了。」

林芷萱點頭,這才問夏蘭:「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夏蘭原本在聽著秋菊的話出神,此刻見問才道:「我比姑娘稍晚些回來,回來姑娘就和蒙大奶奶睡了,便沒有敢打擾,跟著二姑娘在屋裡做針線呢。」

林芷萱看出夏蘭的恍惚,竟然有的沒的說了這麼一大堆也沒說到點子上,卻也沒有責怪她,只問:「娘那邊最近在忙什麼?」

夏蘭道:「與二奶奶那裡差不多,也是在忙姑娘春日宴的事情,太太已經命人在錦繡坊給姑娘做了衣服,首飾頭面兒原本要打新的,可是好的太貴,便宜的又不好,所以二奶奶近日正幫著大太太翻箱倒櫃地找那些壓箱底的寶貝,說都是太太從金陵帶過來的東西,尋常在杭州是見不到的。」

聞言,在一旁做針線的林若萱手卻是一頓,不小心被針扎了手,指尖冒出血珠來。

林芷萱瞥見了,急忙問:「有沒有事。」

林若萱卻是茫然抬頭,才回過神來對林芷萱一笑:「不礙事。」吮了手指,復又低下頭去做針線。

林芷萱這才看了一眼屋裡的人問:「春桃呢?」

冬梅答道:「好像去了紅杏姐姐那裡了。」

林芷萱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肅然道:「我正想起有件事情要對你們說。顧媽媽,我們房裡的事情,你與劉媽媽說了多少?」

顧媽媽一愣,卻是不明所以,只是看著林芷萱的臉色端肅,急忙道:「我與劉婆子是親家,向來又要好,所以無話不談,不過姑娘交代過我不能說的事,我從來都沒說過,就像這針線的事情,我也沒跟我親家說起過是姑娘的手藝。」

林芷萱眉頭皺的更緊了:「這也就是說,我醒來之後性情大變,對二姐姐的態度改觀,還有今日常婆子來大鬧我的院子的事兒,她都知道了?」

顧媽媽吞吞吐吐地道:「姑娘性情大變的事兒闔府里都知道了,而至於對二姑娘好,劉婆子自然知道,不過今天常婆子在咱們院子里鬧的事兒,姑娘不是下了話不能外傳,所以她問我,我也沒說,只是我怕她也是能猜到的。」

林芷萱點頭:「是啊,怨不得你,我只是忘了,她是紅杏的娘罷了。」如此看來,林雅萱那邊對自己的動向倒是了如指掌了。

「你說,她問你?」

顧媽媽見問,道:「我那親家就是愛打聽事兒的人,今天見我和秋菊從咱們屋綁著個婆子出去,她聽說了自然是要過來問的。」

林芷萱冷笑:「她原來是不是想進我屋裡的?」

顧媽媽不知林芷萱何意,卻只應著道:「那是自然,闔府里哪有不想進姑娘屋裡來的,只是當時趙婆子還在這裡,不許她來,才安排她去了二姑娘那裡。」

林芷萱聽了顧媽媽的話,卻是明白了過來,冷冷一笑,復又問秋菊:「你覺得紅杏是個怎樣的人?」

秋菊一愣,繼而低頭沉思了半晌:「是個很有心,也很用心的人。」

林芷萱緩緩點頭:「既然能是她身邊的大丫鬟,想來也是她的左膀右臂了。」

紅杏是林雅萱的心腹,而劉婆子也不過是她在府里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一枚棋子,他們母女想在這林府里立足,消息不靈通是不行的,林芷萱眉頭復又皺了起來,如此說來,梁家春日宴的事情,憑他們的本事,也不是打探不到的了。

林芷萱深吸了一口氣對眾人,尤其是對顧媽媽道:「你們現如今都是我房裡的人,也合該守我房裡的規矩,在我房裡做事兒,聰慧機敏都是末等的,我最看重的是一個忠字,別成日里把我屋裡的事情當你們茶前飯後的談資,這是我最忌諱的。尤其是你們幾個,也算的上我的心腹,我吩咐你們的事,自然都是頂要緊的,若是連你們都吃裡扒外,我這屋裡就沒有可信的人了。」

這是訓誡,林芷萱醒來雖然御下極嚴,但都是對外人,對他們幾個是一向親昵的,如今竟然做出這番說辭,眾人心中都是一凌,看來林芷萱對林雅萱母女兩個是徹底敵對了。

眾人都一臉肅然地應著是。

林芷萱這才對顧媽媽淡淡一笑道:「也不是讓媽媽再不和你親家說笑了,只是望媽媽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這不能說的萬一被問起來又該怎樣說。不僅要跟她說,更多的,是要聽她怎麼說。」

顧媽媽聽著林芷萱繞口令似的說了這一串話,心中千迴百轉,仔細琢磨了,才應著:「老奴知道了。」

林芷萱卻笑著道:「媽媽是府里的老人兒,都能調教出秋菊這樣機靈的丫頭,想來是不會錯的。」

顧媽媽急忙道:「姑娘說笑了,秋菊是天生的聰明。」

林芷萱淡淡一笑,對秋菊道:「春桃回來,讓她過來一趟。」

繼而對眾人道:「你們先下去吧,夏蘭留下,我有話對你說。」

眾人應著是,林若萱聽了,也要起來退下,林芷萱卻攔了她:「姐姐要去哪裡?」

林若萱淡笑著道:「妹妹和夏蘭說體己話,我正好做針線做得眼睛有些乏了,出去走走。」

林芷萱卻是知道,林若萱適才聽了夏蘭的話,怕是心裡不自在了,林芷萱嘆了一口氣,對夏蘭道:「你先出去吧,我和姐姐有話說。」

林若萱聞言一愣,繼而看著夏蘭應著退了出去,才問:「妹妹有什麼事?」

林芷萱略有些疲憊地道:「這話該我問姐姐。」

***

感謝書友160103160114001,愛~茫然於心的打賞,多謝大家的支持,祝大家天天好心情!求收藏,求推薦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