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五十六章 關係

第五十六章 關係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89

林芷萱心裡暗嘆著,已經帶著秋菊二人繞過了清香館,往南看是看山樓,這裡環境清幽,種了極多花草,如今天暖,已是春色滿園,杏花開得正花團錦簇,迎春花、望春花也都盛開未敗,並無綠葉,卻處處是奼紫嫣紅的花朵,讓人看著心裡也是喜慶。

林芷萱忍不住問:「咱們家管花是誰?這花打理的很不錯,開得這樣好。」

夏蘭見問卻是一笑:「姑娘怎得連這個也忘了,是顧二媳婦一直在管著的。」

林芷萱挑眉,顧二媳婦是誰,她該記得嗎?

夏蘭見林芷萱沒記起來,也便急忙道:「顧二媳婦就是二姑娘房裡劉婆子的大閨女,嫁給了咱們屋裡顧媽媽的二兒子顧二。」

林芷萱聽著卻是吃驚,示意夏蘭繼續說下去,夏蘭道:「顧媽媽的那口子叫顧岳,在城郊有一大片花田,大兒子顧大和他一同管著,常往杭州各府里送時興的鮮花,咱們府里的後花園一直是劉婆子的閨女在管,顧二與她成親後,因為他也是懂這些花花草草的侍弄的,而且養得比顧二媳婦更好,太太便給了恩典,讓他在外院做了小廝,時常與她媳婦一起打理府里的花草。」

林芷萱道:「那也是因為顧二媳婦,所以劉婆子進的林府?」

夏蘭道:「不是,劉婆子還有一個女兒,與顧二媳婦差不了幾歲,現在是四姑娘身邊的貼身大丫鬟叫紅杏,是她在四姑娘面前得了臉,才在府里給劉婆子找了這個差事。」

林芷萱聞言卻是不得不佩服林雅萱,小小年紀,竟然就有本事往府里安排人了。繼而心中又是一緊,劉婆子的二女兒在林雅萱那裡,自己房中這幾日的事情又似乎都和這劉婆子有關,難免不通過劉婆子的口傳到林雅萱耳朵里。顧媽媽又是劉婆子的親家,看來以後房裡的事情還要更加的小心了。

趁著林芷萱沉默不語的空,夏蘭看了春桃一眼,她始終一言不發,好像插不進嘴來似的,可是往日里林芷萱問什麼要什麼都是春桃答應的,夏蘭只要負責聽春桃的指派去做就好了。

如今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夏蘭是林芷萱身邊唯一的大丫鬟,這種事情由她來回話也是應該的,只是夏蘭卻是擔心,她深知春桃的為人,當初自己是心甘情願,但是夏蘭並不確定如今這身份倒置之後,春桃是否真的能看開。

「你們與紅杏可相熟?」

林芷萱忽然發問,夏蘭急忙回神道:「自然是十分熟絡的,以前姑娘和四姑娘交好,成日里一處玩鬧,我們幾個丫鬟也成日里在一起,私底下交情也很好。」

林芷萱含笑微微點頭:「如今你難得與娘屋裡的綠鸝有了接觸,可不能斷了,平日里閑來無事,多走動走動。」

林芷萱說得是「你」而並不是「你們」,想來對春桃還是有所顧忌的,她如今對春桃的要求是不許把自己屋裡的事情外傳,而對夏蘭的要求,卻是在守住自己房裡秘密的同時四處打探別的房裡的事情的。夏蘭怔忪了半晌,也是明白了林芷萱話里的意思,認真地點頭稱是。

三人說著由蹊徑折東,過了粉牆雕壁,進了一處庭院,眼前豁然開朗,便到了王夫人的畢春堂,此堂為園中最大,格局嚴整。堂北聚土成山,樹木蔥翠,有石柱方亭屹然於上。下山有復廊,外側臨活水,這水與陳氏住的面水軒相通,四季長流,上有小亭可臨水觀魚,十分的精巧。

畢春堂庭院里正人來人往,丫鬟端著食盒來來回回擺著飯,三兩個婆子坐在檐下談天,綠鸝遠遠見林芷萱來了,急忙笑著迎了上來:「三姑娘您怎麼來了?」

林芷萱笑著應了一聲:「怎麼,我才回去兩天,這裡就不興我來了?」

綠鸝笑著與林芷萱說笑兩句,二人便聽見廳堂裡面說說笑笑熱鬧得很,仔細一聽都是林雅萱的聲音,三言兩語的就能哄得王夫人喜笑連連。

林芷萱站在厚厚的帘子外面聽了一會兒屋裡鬧哄哄的笑談,唇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嘲弄的笑。

綠鸝給打了帘子,對立面喊了一句:「三姑娘來了。」

裡面說笑的人聞言都是一驚,起來看時林芷萱已經滿臉含笑地進來了。她身上穿著件大紅斗篷,頭上戴著斗篷上的連帽,白色的風毛映得林芷萱粉嫩的面頰越發的精緻小巧。

王夫人心中一急:「這麼大冷的天,你頭上的傷還沒好,冒冒失失地出來做什麼?」

春桃和夏蘭已經給林芷萱解下了斗篷,林芷萱笑迎上王夫人著道:「成日里在床上躺著,頭不疼都躺得疼了,況且我這不是披著斗篷戴著帽子出來的嘛,手裡還握著暖手爐,早立春了,我還打扮的和冬天似的,可熱死我了,哪裡會凍著。況且這過了雨水就是春忙,大哥和大嫂難得來一次,我這個做妹妹的怎能耍懶不出來陪著。」

林芷萱的一席話讓蒙氏受寵若驚,卻只會道:「不敢不敢,應該我去看妹妹的。」

這蒙氏木訥,林芷萱看出兩位太太都是不喜,只能賠笑著道:「大嫂說的哪裡的話,都是一家人,況且我也是想娘這裡的飯食了,你們都在這裡吃好飯,獨我一個人在床上躺著多沒意思,就來湊個熱鬧。」

陳氏這才接話對王夫人道:「太太快看她,哪裡什麼哥哥姐姐母親嬸子讓她念著,分明就是惦記上太太這裡的小廚房了。」

眾人一聽,都跟著笑了起來,林芷萱也上前去拉了陳氏的胳膊親昵道:「姐姐就知道欺負我,娘可會不依呢。」

王夫人也是攬著林芷萱笑,這邊正熱鬧著,紫鳶打了帘子來報:「太太,菜都擺好了,可以入席了。」

****

真的很抱歉,最近事情真的很多,非常多,各方面的壓力也很大,除了碼字實在是沒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與親愛的們互動了,但是會盡量保持存稿充足,已經設定了一個周的定時發布!例行求一下收藏、推薦和打賞,文估計差不多會在四月份上架,有月票的親們可不可以四月給嫡福留一張,謝謝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