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五十四章 長處

第五十四章 長處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31

見春桃走了,林芷萱看著夏蘭,才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笑著道:「你瞧瞧我這是在愁什麼。我看不如就安排常遠去我大哥哥莊子里,我大嫂也是愛針線的,便讓常遠媳婦跟著她做個貼身丫鬟,總比她做活賺的銀子多些,我大哥大嫂又都是極好相與的人,自然不會虧待他們。」

夏蘭聽著心動,林芷萱繼續道:「我大哥的莊子是當初爹給的,這些年能經營地這麼好,想必也是有幾個老練能幹的把頭在的,到時候讓常遠在他們手底下歷練歷練,老成些以後我再想法子單分給他個別的莊子做把頭也不是沒機會。至於你二弟常准還小,與其成日里在家裡無所事事看著你爹喝酒賭錢,還不如跟著常遠好好學些本事,我也會讓大哥留意著,長大些若是好,便讓他進府來到外院做個小廝的差事。」

夏蘭聽了心裡也是一萬個願意,趕緊要給林芷萱叩頭謝恩。

林芷萱卻讓冬梅扶她起來,道:「你先別急著謝恩,我這也只是有了個念頭,至於行不行還要我去跟大嫂商議,萬一到時候沒成,你可別怨我。」

夏蘭急忙搖頭道:「夏蘭怎麼會埋怨姑娘,姑娘千尊萬貴的肯替我想這主意,還要奔走去求大爺和大奶奶,夏蘭只有萬般感激,若是成了,那是姑娘的恩典,若是不成,那也只是我兩個弟弟的運氣不到罷了,哪裡怨得著姑娘。」

林芷萱聽夏蘭如此說,卻是對林若萱玩笑道:「聽聽她這個會說話的,我原本還打算著口頭哄哄她,才不去替她費心勞力,她這一番話下來,倒逼得我不得不對她盡心儘力了。這事兒要是沒辦成,可怎麼對得起她兩個弟弟的運氣。」

夏蘭也是聽出林芷萱話里玩笑的意味,一時想起了林芷萱時常和秋菊說笑的模樣,竟然也鬼使神差地大著膽子應了一句:「姑娘金口玉言,難得許了我這麼大的好處,我怎能讓姑娘輕易逃了去。」

林芷萱聞言卻是帶幾分驚喜地看了夏蘭一眼,她前世與夏蘭沒什麼接觸,此時一看這也是個會說話,有膽量的人。

夏蘭說了這話卻又有些後悔,十分小心地看著林芷萱有沒有生氣,卻只在林芷萱眸中看出讚賞,夏蘭這才鬆了一口氣。

林芷萱笑著道:「看看你眼睛腫得這個樣子,披頭散髮的,趕緊去收拾收拾,我一會兒還有事兒讓你去辦呢。」

夏蘭一聽,再看自己的形容也的確是失禮,紅著臉應了一聲,自己回去去梳妝不提。

林芷萱笑著看她去了,這才復又看向自己放在床上的那一包袱絹紗絲線,神情也漸漸凝重了下來,又拿起那綉帕的花樣看了許久才抬頭看向坐在一旁的林若萱道:「姐姐也知道梁家的老爺官居杭州織造,手下管著杭州織造局,不說他們針線師傅平日里怎麼孝敬,便是他們家的尋常丫鬟針線活也是不錯的,梁家的媳婦,雖說不是娶過去當綉娘,也沒說個個都要綉工精湛,可是總歸多少還是要知道些,會一點的,免得到時候見識還不如家裡的丫鬟,被底下人恥笑,姐姐若是針線上出挑也能討梁老太太的歡心。我與姐姐說梁家的事情,原本也沒有十成十的把握,我們只能萬事都準備著些,到時候別人不會,姐姐卻精於此道,也是個長臉的長處。」

林芷萱這樣光明正大地說婚姻嫁娶,倒是讓林若萱羞得面頰緋紅,嗔怪道:「妹妹這是在說什麼,讓人聽了笑話。」

林芷萱一愣,這才反應過來林若萱現如今不過是個閨閣小姐,與自己到底不同些,看著林若萱緋紅的雙頰,林芷萱也是心中安暖,姐姐還年輕,大家都還年輕,一切都來得及,真好。

便也跟著笑道:「屋裡就我們三個人,你看冬梅早已經捂著臉羞死了,哪有功夫來笑你。」

冬梅也是在一旁惱羞成怒地直跺腳:「姑娘壞極了。」

林芷萱對林若萱一起笑著打趣了她兩句,才繼續道:「我聽秋菊說姐姐的針線是不錯的,可能綉兩針給我瞧瞧?」

林若萱聞言一怔,卻也不推辭,冬梅找來了綉具和針線遞給林若萱,林若萱卻不知道該綉什麼好。

林芷萱淡淡笑道:「便綉個姐姐最拿手的花樣子吧。」

林若萱想了想,也是應了,坐在林芷萱的床上,低頭開始認真地綉了起來,冬梅給林芷萱倒了杯茶,林芷萱接在手裡,抿了一口,便站在林若萱旁邊看著林若萱刺繡,手裡隨意地拿茶杯蓋撥弄著茶葉。

林若萱的手很穩,針腳細密,做得又快,一看就是個做慣了針線活的,只是看她的針法倒是平常,沒有太多的花樣。

林芷萱再看那圖紋倒是和林若萱衣裳上繡的花樣差不多,想來她們房裡拮据,很多針線活都是自己做的吧。

林若萱綉了半個花瓣,林芷萱便大致能清楚林若萱刺繡上的深淺了。

這能說得上刺繡好的分兩種,一種是林若萱這種做常了的,熟能生巧,另一種是林芷萱這樣的,雖然不常做,但是卻有名師指導,針線上的花樣巧宗、密不外傳的針法樣樣精通,畢竟有些極好的綉品,只看著富麗堂皇,沒有個會的師傅教著,便是把那刺繡一根根地拆了,也不知道它是怎麼綉出來的。

林芷萱的綉工好,一則是因為步師傅這個名師,二則卻是因著她在侯府的時候,也曾經多次給小皇帝做過些精緻的刺繡。

若說林芷萱是怎麼給皇帝做起了衣服,那還要先從當今皇后說起,現今的皇后不是別人,正是武英侯府的大小姐謝文佳,而當今太子未來的皇帝便是謝文佳的嫡子,林芷萱嫁入侯府後太子登基,林芷萱便是皇上的二舅母,當時武英侯府勢大,侯爺為輔政大臣,小皇帝六歲登基,極為倚重侯府,甚至當初琳姐兒的百日宴上,皇上還曾來探望,看著自己給琳姐兒做的小衣裳小鞋十分的喜歡,說比宮裡的都好,讓自己給他也做一些精緻小巧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