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五十二章 差事

第五十二章 差事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77

林芷萱卻是給顧媽媽使了個眼色,讓她把院子門關了免得外頭的人看笑話,一邊對常婆子冷笑一聲:「夏蘭是我屋裡的丫鬟,是去是留便是娘也要問我的意思,你連我這一關都過不去,還想見娘?」

那常婆子見林芷萱屋裡三五個粗使婆子已經把院門守住,也不好硬闖,只能先想法子把林芷萱唬住,便道:「姑娘,您說的是哪裡的話,這事兒也怨不得我們,是那杭州織造局的人看上我們家夏蘭了,您可能不知道那杭州織造局是個什麼地方,那杭州織造局裡的人,可不是你們林家能惹得起的,我勸姑娘還是儘早放人,也免得給林家惹麻煩。」

林芷萱卻是冷笑:「杭州織造局?他們是什麼樣的人,我不知道,你一個鄉野村婦卻知道?他們不來跟我要人,卻去跟你要人?」

常婆子聽林芷萱這麼一問,也是得意,道:「姑娘可不知道,那是前日我那親家往錦繡坊里送綉活的時候,恰巧聽到的,那錦繡坊的針線師傅當時親口對林府的一個婆子說的,說是要我們家夏蘭去織造局當綉娘,日後榮華富貴享不盡,再不用在這兒看人臉色,聽人吩咐,給人當丫鬟了。」

原來如此。

林芷萱和秋菊都是放下了心,不過說來也是巧,竟然是那日被旁人聽了去,而這人又不偏不倚是常婆子的親家。

林芷萱道:「那就是說只是道聽途說了?哼,你現在就給我去錦繡坊里找那師傅問問,看看她要不要我屋裡的夏蘭。」

常婆子卻一口咬定道:「我那親家聽得千真萬確,況且這林府里除了我女兒,哪裡還有一個叫夏蘭的?」

林芷萱冷冷一笑:「秋菊,顧媽媽,帶兩個婆子你們陪她一起去,千萬給我把這個事兒問清楚了!」

常婆子見顧媽媽帶著兩個婆子上來,她也是慌了:「不可能,我親家親耳聽到的,肯定是我閨女。」

林芷萱給顧媽媽使了眼色,顧媽媽也讓兩個婆子上去架著就走,常婆子還在掙扎,滿嘴裡瞎吆喝,秋菊抽了塊抹布就塞了她一嘴。

林芷萱冷冷看著她:「看著你是夏蘭老子娘的份兒上,我再多跟你說一句,自從你們家把夏蘭賣進林府的時候,她就是我們林家的人,和你們便沒有關係了,你們待夏蘭好,夏蘭便認你個爹娘,好心支應你們點銀子,別成日里貪得無厭,夏蘭是我們林府養大的,不欠你們什麼。便是你日後再要來給夏蘭贖身,我也不許。什麼多給銀子,你們那點窮酸銀子,別說娘了,我都看不在眼裡。日後若是再敢來林府里鬧,我便拿出當初你們賣夏蘭的死契來,去官府里告你們,讓你們吃官司!我們林家怕不怕織造局我不知道,但是我不信你們不怕我二哥!」

常婆子眼睛瞪得牛一般大,看著林芷萱卻是忘了掙扎,林芷萱瞥了秋菊一眼道:「帶她去錦繡坊問清楚。」又對常婆子道,「日後,如果還敢因為這事兒傳出什麼幺蛾子來,像什麼織造局看上了我們林家的丫鬟,還要上門來硬搶的話,我們林家能放過你,織造局梁家也不會放過你!」

秋菊自然懂林芷萱的意思,她少不得也要去敲打敲打錦繡坊的人,便應著,由顧媽媽帶著人,架著那常婆子出了府去。

夏蘭早在一旁哭得淚人兒似的,林芷萱看著夏蘭又氣又委屈的模樣,也是心疼,這件事情她畢竟還是因為自己。只是這裡是下人住的地方,適才發生的事情說的話,滿院子的丫鬟婆子都看見聽見了,若是傳出閑話去,也是不得了。

林芷萱先給冬梅示意,讓她領著夏蘭往自己的屋裡去,見她們走了之後,林芷萱才看著一院子的人冷聲問道:「那個瘋婆子是怎麼進來的?」

一見林芷萱發難,原本看熱鬧的眾人也是嚇得一哆嗦,守門的孫婆子猶豫了一會兒,知道這事兒瞞不過去,只能硬著頭皮上前道:「姑娘,這常婆子是夏蘭姑娘的老子娘,往日里也來找過夏蘭姑娘,所以我們就沒敢攔著。」

「她是夏蘭的老子娘又如何?你也不看看她那瘋癲樣子,若是來日里隨便誰的老子娘拿把刀子來把我殺了,你們也都不攔著!」

林芷萱這一句話卻是把孫媽婆子嚇得跪下了:「老奴不敢,老奴萬死,姑娘可千萬別這麼說。」

林芷萱看著一屋子的人道:「那老婆子是想錢想瘋了,滿口胡沁,竟然還敢跑到我的房裡撒野,日後若是誰再敢放她進來,別怪我不放你們進來!」

「是是是,我記住了,我記住了。」那孫婆子跪在地上給林芷萱叩頭。

林芷萱這才掃了一眼一屋子的人:「今日聽的這些瘋話你們最好都給我爛在肚子里,若是誰敢傳出去一句,讓府里的人看我屋裡的笑話,我也不去查傳話的人是誰,你們今日在場的一概罰一年的月例銀子。」

原本爭先恐後看熱鬧的丫鬟婆子,現如今都恨不得扇自己一個嘴巴子,瞎湊什麼熱鬧,一年的月例,那是要了他們的命。

眾人急忙都躬身應著是,再不敢多言。

林芷萱這才和林若萱轉身離開。

林若萱跟在林芷萱背後,心裡七上八下,訥訥不敢言語。

林芷萱繞過迴廊,打了帘子進來的時候,看著冬梅已經給夏蘭取了水擦了臉,夏蘭似也是不哭了,只是眼眶還紅著。

二人見林芷萱和林若萱進來,都急忙上前去給她們解下披風。

林芷萱卻拉了夏蘭的手,讓她隨自己坐下:「這事兒是我對不起你,我也不曾想事情會鬧成這樣。」

夏蘭卻紅著眼道:「姑娘說哪裡的話,是我娘太不知進退,竟然鬧到府里來,讓姑娘為難了。」

林芷萱拍了拍她的手:「今日你畢竟是為了我受了委屈。」

林芷萱又問:「你家裡還有什麼人?都是怎樣的人?可堪重用?」

***

感謝愛~茫然於心,鐵意·靈鶴,蘇摩z,檸檬少年涼謹年,談笑風華各位親的打賞,謝謝你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