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四十七章 忐忑

第四十七章 忐忑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79

林若萱雖然聽不懂林芷萱在說什麼,卻也聽之任之,先由冬梅扶著走了,林芷萱才對春桃說:「去取兩床我的被褥給姐姐送去,在我這裡的這些時日,二姑娘的一應衣食用度與我無異,卻不能為外人知曉,聽清楚了嗎?」

春桃努力壓下心中的翻湧的情緒,低眉應著,自去取被褥用具了。

林芷萱這才對站在一旁心事重重的夏蘭笑了笑,開始向她解釋刺繡的事情,一聽那綉品竟然是林芷萱繡的,夏蘭又是驚又是喜,林芷萱道:「這件事你放心,秋菊會去處理好。」

夏蘭雖然很是好奇林芷萱到底對秋菊附耳說了什麼,但是既然林芷萱如此說了,她也不敢多問。

夜裡天涼,林芷萱還是不放心林若萱在夏蘭房裡,便對外說讓林若萱給自己守夜,把林若萱叫到了自己房裡來,又命秋菊來伺候。

外面婆子來巡了夜,到了二更鎖了門,林芷萱房裡的丫鬟們也都歇了,屋裡只剩下林若萱、林芷萱和秋菊,三人正為著誰睡床,誰睡軟榻而爭論不休。

林若萱說什麼不肯睡在床上,生怕自己過了病氣給林芷萱,也不肯讓林芷萱睡軟榻,直說夏蘭的房裡就很好,後來也是拗不過,林芷萱才睡了床,讓林若萱睡了軟榻,秋菊依舊打了鋪蓋卷睡在地上。秋菊給兩人收拾好了床鋪,又聽林芷萱的把熏爐里的火撥得很旺,一屋子暖融融的,林芷萱卻有些失眠,便隨口問道:「秋菊,今日去錦繡坊他們是如何對你說的?」

林芷萱一提,秋菊又是忍不住笑出了聲:「他們還能說什麼?我照著姑娘的話跟那針線師傅一說,說夏蘭被我們二爺看上了,是要做姨娘的人,那針線師傅自然是不敢再提,卻死活不肯收那四十兩銀子,只說給出去的銀子沒有收回來的理,這就是那帕子的,也算是他們孝敬的,日後有什麼棘手的綉活,還望姨娘得空多幫著些。」

林若萱一聽也是愣住,繼而忍不住掩嘴而笑。

林芷萱卻道:「這件事我也只是隨口對你提,我想你定然也是對那錦繡坊再三叮囑過不可對外言傳的。」

林若萱在林芷萱面前還是拘謹,秋菊卻已經放開了膽子,笑著道:「這是自然,姑娘想來也是怕夏蘭日後嫁不出去吧。」

林芷萱道:「我倒不是怕她嫁不出去,只是這樣的話若是傳到二嫂嫂耳朵里,可了不得。」

秋菊一聽也是機警了起來,對林芷萱認真道:「姑娘放心,秋菊不會對外亂說,下次去錦繡坊交綉活的時候,我定然也會再叮囑幾遍。」

林芷萱「恩」了一聲,這才對著軟榻上的林若萱道:「姐姐睡了嗎?」

林若萱急忙答:「沒有,妹妹要喝水嗎?」

林芷萱聽她這麼問,心下也是無奈,卻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道:「不是,我是想問問姐姐,可聽說過梁家的二公子梁靖知?」

林若萱也是一愣,繼而輕聲道:「不曾。」

林芷萱臉上帶著笑意,倒是來了精神,細細的將這梁靖知的好處與林若萱一一道來,什麼謙謙君子、儀錶堂堂,年紀輕輕便中了進士,很有才學,出身名門,卻沒有那些富貴紈絝的惡劣癖好,為人潔身自好,不黨不爭,又不剛愎自用,是個十分恭謹有禮之人,林芷萱極盡讚美之詞,卻並無誇大,見林若萱總不答,林芷萱才問:「姐姐覺得這個人怎樣?」

林若萱卻是為林芷萱話語中描述的那個清風朗月般的男子而怔忪,只緩緩地應著:「妹妹都這麼說了,他自然是極好的。」

林芷萱笑著看著她:「那姐姐想不想嫁給梁公子?」

林芷萱這一句話卻是講林若萱驚醒:「妹妹說什麼呢,我……我……我怎麼配得上樑家公子。」

林芷萱卻道:「姐姐切不可妄自菲薄,我們林家的女兒如何就配不上他?只要姐姐滿意,妹妹來替你籌謀,你只要趕緊養好身子就是了。」

林若萱聽著林芷萱的話,又是暖心,又是覺得凄涼,終究嘆道:「婚嫁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妹妹又如何做得了主,切莫為我再費心傷神,我自然都聽太太的。」

林芷萱聽著林若萱的言語,看著自己床幔薄紗外的軟榻上,那個瘦弱的身影,也是感嘆,終究道:「姐姐,這是你的終身大事,我都沒放棄,你怎麼倒是聽天由命起來了呢?若是姐姐肯信我,便聽我的,我們試一試也無妨。」

一提到婚事,林若萱也不過是閨閣小姐,不比林芷萱是嫁過女兒的,如此光明正大地說這樣的事,林若萱也是臉紅了起來,聲若蚊蠅:「妹妹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林芷萱也是笑,今世若能給二姐姐謀個好姻緣,那前世對她的虧欠是不是也能彌補些許。

林芷萱沒有再說話,只是看著熏爐里明滅的炭火緩緩睡去。

窗外月色皎皎,冬梅的呼吸聲漸漸平穩,春桃卻躺在床上睡不著,她一遍遍地回憶著今日林芷萱回來之後所做的一件件事情,一樁樁安排,只覺得脊背發涼,還有那錦繡坊的針線,她敢發誓,那絕對不是夏蘭繡的。

可如果不是夏蘭,那這屋裡又能是誰呢?

她原本猜是林若萱,可是聽林若萱後來的語氣,她明明是一無所知的。

春桃忽然想起了林芷萱今日看著自己時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是她!難道是她?

可是這更不可能,夏蘭是和她一個屋裡的,林芷萱卻是她看著長大的,林芷萱的針線雖然也不錯,可是她從來懶於疏弄,哪裡會有那樣精湛的技藝?

雖有一萬種理由說服自己不信,可是春桃心裡卻是覺得定然是林芷萱不假,哪裡只有她這一手刺繡出人意料,自從她那日摔倒醒來之後,這世上的事彷彿都變得出人意料起來。

她一定是被鬼附了身了,她們三姑娘身體里,一定住了個妖怪。

黑漆漆的夜晚中想到這裡,春桃只覺得陰風陣陣,脊背發涼,嚇得不敢睜開眼。

****

抱歉抱歉,今天更晚了,後台抽了,早上設了定時發布,晚上回來才看到沒發出去。不過,以後的更新時間都從早上換到晚上八點半左右吧,感覺這個時間看書的朋友們多一些是不是?唔,祝大家天天都有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