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四十六章 替名

第四十六章 替名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70

若非如此,侯府與梁家也不會走上對立。原本因著林雅萱和梁家的這層關係,梁家與侯府也是互相扶持,出了林雅萱的事情後,不僅梁家與侯府決裂,梁靖知母氏李家也是與侯府斷絕了關係,前世林芷萱苦苦撐著侯府,也曾與刑部侍郎李奇打過數次交道,李奇也是十分欣賞林芷萱這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子,最後卻是他親自來送了林芷萱歸西。對林芷萱的死,他也是頗多無奈和憐惜吧。

一屋子的人原本熱鬧地說著,看著林芷萱忽然沉默下來怔怔出神,他們也是安靜了下來,不知道林芷萱在想什麼。劉婆子略有些手足無措。

還是秋菊最先打破了沉默,喚了林芷萱一聲:「姑娘。」

林芷萱恍然回神,看著眼前的眾人,眸光不經意地觸及了林若萱,林芷萱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暗淡的眸子也跟著亮了起來。

總要嘗試著做些改變,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在這裡存在多久,但是,總要試試有沒有機會行不行。

林芷萱忽然來了精神似的看向劉婆子:「劉媽媽,你去與錦繡坊的人說,夏蘭不願意離開林府,更不會去什麼織造局,只是錦繡坊若有什麼棘手的綉活,只要價格公道,夏蘭可以接一兩件。但若是錦繡坊敢把夏蘭的事情說出去,無論是對內對外,夏蘭都絕對不會再替錦繡坊做活,更別說使什麼手段來林府搶人。」

林芷萱說著,也是怕劉婆子處置不好這事,復又道:「秋菊跟著劉媽媽去一趟,把我的意思說清楚了。還有這銀子,送回四十兩去,我們只留十兩。」

秋菊卻是猶猶豫豫地道:「姑娘,我只怕這麼說那錦繡坊的人還是不死心,您要知道,一個丫鬟若有機會去織造局裡當針線師傅,那定然是求之不得的,她若要放棄這個大好前程而繼續留在林府,定然是要有原因的,否則這麼說了,錦繡坊的人怕是只會以為是姑娘不想放人,或者是他們給的酬勞夏蘭姐姐還不滿意,他們定然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

林芷萱適才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覺得頭疼,如今秋菊所說也是她心裡所想,林芷萱偏頭瞥了夏蘭一眼,年方十七,白白的瓜子臉,一汪如水的眸子,身材不似春桃般豐腴,卻是清瘦窈窕的模樣,心中忽然想到了什麼,伸手招了秋菊附耳過來,低聲吩咐了幾句,秋菊聽了也是登時羞得紅了臉,在一旁抿著嘴笑著道:「姑娘壞死了,也真是不知道姑娘哪裡想的法子……」

一旁的夏蘭見他們主僕二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十分曖昧,也是一頭的霧水,十分的無辜。

林芷萱這才笑著對秋菊道:「你再去跟他說,這綉活不僅是他指給夏蘭做,夏蘭也要挑他的活去接的,像什麼給那些府里的丫鬟小廝做衣裳這種事,我們夏蘭是不會給他做的。」

秋菊點頭應著:「這我知道。」

劉婆子聽了卻是十分歉意地看著夏蘭,在她身邊低聲道:「這是不是我唐突了,我倒是沒想過三姑娘會不放人,夏蘭姑娘,要不你再求求三姑娘。」

夏蘭卻是急了,揚聲道:「姑娘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我都聽姑娘的,我絕不會離開林府,絕不會去什麼織造局。」

劉婆子見夏蘭這樣慌張的反應,也是十分的詫異,見她嚷了出來又在林芷萱面前,劉婆子也訥訥不敢再多言。

林芷萱卻笑著對劉婆子道:「媽媽可聽好了,是夏蘭自己不願去的,可不是我欺壓霸佔。」

夏蘭只想著自己什麼都不會,就是被抓去了織造局,她也織不出來,什麼宮廷綉,她聽都沒聽說過。一聽林芷萱這樣說,夏蘭也是急忙在一旁連聲道:「我不去我不去……」

劉婆子一頭霧水,林芷萱和秋菊顧媽媽幾個知道實情的卻是被逗笑了。

林芷萱讓夏蘭和秋菊送了一臉沮喪的劉婆子出去,秋菊也是奉了命要跟著劉婆子再去錦繡坊一趟,一路上劉婆子再三地跟夏蘭賠不是:「我原本是想著讓夏蘭姑娘也歡喜歡喜的,便自作主張跟三姑娘求了,卻不想三姑娘竟然不放人,我是真的沒想到的,夏蘭姑娘,你可千萬別生我的氣,都是我老婆子行事不周,早知道還是該先和你說,讓你去跟三姑娘求情的,說不定三姑娘就放了你了。」

夏蘭急忙道:「媽媽千萬別再說這樣的話了,我一點埋怨媽媽的意思都沒有,這件事情我只聽姑娘的。也求媽媽千萬別在府里亂說。」

聽夏蘭如此說了,劉婆子還是心裡不得勁,總覺得欠了人家似的,卻也不好再說,出了門,夏蘭回房,劉婆子便跟著秋菊出去,一路上還是一味地跟秋菊說,讓秋菊替她跟夏蘭道歉。

秋菊也是覺得這老婆子十分的有趣,便滿口應著,再三勸慰了一番不提。

這邊林若萱見識了林芷萱屋裡的事,也是笑著對林芷萱道:「沒想到妹妹房裡的夏蘭姑娘竟然有這麼好的綉工,也不知是跟誰學的。」

林若萱這一番無意的話卻說到了春桃心裡,在這屋裡,沒有人比她更了解夏蘭,他們是從小一個屋裡長大的,雖然春桃知道夏蘭擅長針線,可是也不過是比尋常人略好些罷了,絕到不了方才劉婆子說的那般神乎其技。

對於林若萱好奇的疑問,林芷萱只是笑笑,卻拿眼去看站在遠處的春桃,春桃豁然對上林芷萱那似笑非笑的眸子,心中一緊,硬生生把所有的念想和不解都壓了下去,現在還是「非禮勿聽,非禮勿言」的好。

對於春桃的反應,林芷萱還算滿意,這才對林若萱笑著道:「我也不知道,姐姐若想知道我待會兒替你問問夏蘭。」

林若萱忙道:「不用不用,我只是隨口問問。」

林若萱說著,又開始咳了起來,那邊夏蘭也送了劉婆子回來,林芷萱吩咐道:「冬梅,你先送姐姐去夏蘭房裡休息,好生服侍著。」

又囑咐林若萱:「姐姐現在什麼都不用想,千萬把身子先養好,以後的事有妹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