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四十五章 麻煩

第四十五章 麻煩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59

劉婆子將懷裡抱著的包裹上前遞了給了林芷萱,卻因為太沉,只得放在床上,眾人打開包裹一看,都是整的銀元寶,共五錠,整整五十兩。

眾人還在吃驚著,劉婆子滿臉憨笑地道:「姑娘您可不知道,這夏蘭姑娘的針線可真是神了,我原本還想著拿著那張薄的手帕子頂什麼用,萬一人家看不上,我還給夏蘭姑娘想了一車的好話,卻不想啊,那邊的夥計拿著進去給裡面的針線師傅瞧,竟然把後面坐鎮的針線師傅都給引了出來,直問我這是誰繡的。

我說是咱們府的丫鬟,那師傅卻道了不得,又細問了名字,是在哪一房裡的丫鬟,硬說著要來給那丫鬟贖身,請去杭州織造局裡當綉娘!

我當時也是給嚇壞了。那師傅卻是指著那帕子給我看,說這幅牡丹是他見過的最好的一副,說是什麼宮廷繡的綉法,遠看跟活的一樣,又低頭仔細地指給我看,說什麼這片葉是平綉,這朵花是疊綉,這隻蝶是蠱金綉,還有什麼點綉、紗綉、包金繡的,哎呦呦一點一點指給我看說是什麼百家,什麼大成,我又記不住,只是那師傅卻越看越喜歡,越看那眼珠子瞪得越大,說杭州織造局裡也未必有人會這麼些個,非逼著問我要做這綉活的綉娘。「

林芷萱也是哭笑不得,便聽著劉婆子繼續道:「一開始我也沒防著事情能變成這樣,只是那針線師傅十分地喜歡帕子,又報給他們掌柜,又說給他們主子的,我看那樣子像是想上我們林府來搶人了。可是夏蘭姑娘畢竟是三姑娘的人,我便自告奮勇來替錦繡坊的師傅們跟三姑娘求個恩典,那錦繡坊說了,只要夏蘭姑娘能去織造局,姑娘要多少銀子贖身,只管出個價,這五十兩銀子就是買帕子的,不算在那裡頭。」

如此說來,這五十兩銀子一則是震懾,二則便是拉攏收買了,畢竟對一個丫鬟來說,五十兩銀子著實是天價,由不得她不動心。林芷萱正思忖著,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夏蘭卻急了,對劉婆子道:「這萬萬使不得,這萬一要是傳了出去,可怎麼是好?」

林芷萱卻是笑著對她道:「你別急,這件事情我自有主張,只是我沒料到堂堂錦繡坊竟然也如此沉不住氣,一條帕子而已,竟也值得如此興師動眾。」

當初是林芷萱讓顧媽媽假借夏蘭的名字,畢竟錦繡坊里接綉活是要登名造姓有根可循的,而若說林芷萱屋裡能往錦繡坊里送綉活而不被人懷疑的,也就只有夏蘭了。

劉婆子聽著林芷萱的話接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後來一打聽才知道,說是今年宮裡的活計特別的多,遠遠勝過往年,又說杭州織造局裡主管宮廷繡的步師傅年紀大了,眼也有些花,怕是眼看著就要退下來了,織造局裡青黃不接,一時又找不到合適的人,所以看到夏蘭姑娘這刺繡又是宮綉,那師傅覺得足夠去給宮裡的主子們做衣裳,才這般極力拉攏。」

林芷萱聽著,倒是若有所思,宮裡今年的活計超乎尋常的多,是不是因為老皇帝已經有了日薄西山的兆頭,所以內務府一則要預備著皇帝殯天的喪服,二則要預備著新皇登基的龍袍了。

這兩樣都是絕密,皇帝病重難免動蕩朝綱,前世也是事到臨頭宮裡才傳出消息,不多久皇帝便駕崩了,而新的龍袍更是隱秘,畢竟單從那尺寸上便能知道誰是下一任的儲君。

杭州織造直接隸屬於皇帝,怕也只有他們才夠格知道。所以像梁家這種家族,才是最知道朝廷動向和皇帝心意的,也是上下大小官員爭相結交拉攏的對象。但是相反,也正是因為梁家潔身自好,只效忠於皇帝,不結黨營私,他們才有這個資格掌管織造局,做皇帝在江南的眼線。

梁家,林芷萱忽然想到了什麼,前世梁家的老夫人便是在今年春日宴上看上了林芷萱的四妹妹林雅萱,並為嫡次子梁靖知許親迎娶林雅萱過門兒,也是因此,林芷萱的父親林鵬海竟然不遠千里地從濟州府告假回來,對林雅萱母女從此十分的優待。

後來,因為林雅萱嫁入梁家,才有了林芷萱跟著當時從杭州織造局裡退下來的宮廷綉大師步師傅學藝的機會。也是林雅萱嫁入梁家抬高了林家在杭州的地位,林芷萱才收到了浙江巡撫戚老夫人七十大壽的請柬,戚老夫人正是老武英侯的岳母,謝文棟的外祖母,當時武英侯和世子在外征戰,侯爺夫人正帶著謝文棟來恭賀母親古稀壽喜,恰好看上了林芷萱的溫柔賢淑,覺得很適合做次子媳婦,再加上當時林雅萱嫁入梁家,林芷萱若嫁入侯府,謝文棟便是與梁靖知成了連襟,兩家守望相助,對侯府而言也是有百利,如此便成就了那一段慘淡的姻緣。

林芷萱合目,不敢再想下去,今世她再也不會重蹈覆轍讓人牽著鼻子走,只是梁靖知,那個讓林芷萱很有好感的妹夫,他當年年紀輕輕,梁家原本也不急著給他說親,總說要等成就了功名之後進了京再說,可是為什麼忽然便在今年等不及了要鬧那樣一場春日宴?

林芷萱心中彷彿想通了什麼:是因為梁家已經得了消息,皇帝時不假年,而一旦國喪三年不得婚嫁,三年後梁靖知的年紀也就略大了,所以不能等,只能趁早把婚結了。

想起梁靖知和林雅萱,林芷萱心中也是不忍,梁靖知也是個溫潤如玉的君子,卻偏偏被林雅萱的詭計算計了去,後來自己嫁入侯府,林雅萱心有不甘,竟然設計毒殺了梁靖知和其母李夫人,又利用自己的同情接她去侯府長住,她卻設計懷上了謝文棟的孩子,自己前世也是被她蒙蔽,一心裡只想護著她,只想著她在自己的地界上受了「侮辱」和「委屈」,怎肯善罷甘休,帶著她去和侯府的老夫人鬧,險些將老夫人氣死才給林雅萱在侯府里謀了個姨娘的名分,這在當時也是引起了軒然大波。

原本因為林雅萱和梁家的這層關係,梁家與侯府互相扶持,出了林雅萱的事情,不僅梁家與侯府走上了對立,就連梁靖知母氏李家也是與侯府斷絕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