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四十三章 來頭

第四十三章 來頭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64

陳氏卻道:「他杭州織造也不過是個五品罷了,咱們二爺不也是五品嘛。怎得他們家裡就比我們家強?」

王夫人卻是忍俊不禁道:「他這個五品,和嘉宏那個五品可是天差地別。哎,不怪你們這些小丫頭不知道,我只私下告訴你,那杭州織造是直屬內務府的,伺候的是宮裡的主子們,而這還只是明面上的,你卻不知道,這歷任的杭州織造,都是皇帝的心腹,手裡是有密折專奏權*的,這江南大大小小的官兒、事兒,他們一句話,便能定生死,比那欽差大臣還管用。」

陳氏十分的震驚,往日里她也是聽過自己的爹娘說起過杭州梁家,說要如何敬重結交,卻不想這梁家竟然有這麼大的來頭。

王夫人繼續道:「所以,若是阿芷能嫁到梁家,我們與梁家結了親家,對老爺也是極有好處的。」

陳氏這才恍然道:「難怪這杭州城多少人家的小姐都把自家的女兒爭著搶著往梁家送,那如此說來,我們是不是也該給三妹妹準備些春日宴的行頭了?那日梁家的春宴,看來也是要百花爭艷了。」

王夫人笑著道:「你別怕,咱們比那些沒門兒瞎撞的,倒是多一條門路。」

「哦?」

王夫人看著陳氏好奇的模樣,卻是笑道:「你不知道,我們家與梁家也是有些沾親帶故的,只是太遠了,沒事兒誰也不會去攀扯這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這些倒還不急,如今正經地把阿芷的傷養好要緊,這也不過兩個多月的功夫了,再這麼病怏怏的是不行。衣裳頭面你要吩咐人下去開始著手準備了,對了,我才想起來,你把二丫頭的婚事暫且停一停。」

陳氏原本一一應著,聽了停下林若萱的婚事倒是愣了一下。

王夫人道:「她的事若是成了,成親的日子正好在梁家春日宴那幾天,到時候還要忙阿芷的事情,哪裡有功夫再顧著她,便先放一放,還不急。」

陳氏臉上笑著應著,心裡卻是思緒萬千,這個三姑娘果然不得了,在王夫人身邊才住了幾天,便能讓王夫人聽之任之放棄了林若萱的婚事,只是停了林若萱的婚事看來就是不打算給大太太留臉面了,這是逼著大太太將前些日子寶萊閣偷盜的事給個說法了。

且說林芷萱一行人熱熱鬧鬧地回了她的院子。剛放下東西,便聽著外面的小丫鬟通傳:「二姑娘來了。」

林芷萱忙道:「快迎進來。」

林芷萱翹首盼著,果然見秋菊打了帘子,林若萱進來,身後還跟著劉婆子帶著一個包袱。他們也是一大清早得到的消息,太太因為林若萱害林芷萱受傷的事情,罰林若萱給林芷萱當些日子的丫鬟,讓一大早就收拾了行囊,去林芷萱房裡下人屋裡住。

林若萱進來,上前給林芷萱行了禮叫了:「三姑娘。」

林芷萱急忙道:「姐姐這是做什麼?看座,上茶。」

林芷萱一面吩咐著,秋菊冬梅眼疾手快地便跟著做了。

林芷萱看著屋裡的人道:「你們都下去吧,秋菊、冬梅在這裡就好。夏蘭,你與劉媽媽一起把二姐姐的東西暫且安置在你房裡。」

一行人應著各去干各自的,林芷萱見沒有外人了,這才上前拉了林若萱的手,急道:「才幾日不見,怎麼憔悴成這個樣子了,比我還不如。」

林若萱一時看著林芷萱,又不知林芷萱現如今的心性,也不敢言語,只是道:「我沒事,只是偶感風寒,已經快要好了,不會耽誤侍候妹妹。」

林芷萱聽她言語,卻真是急得恨不得錘她:「你倒真是個木頭腦子,外人以為我刁鑽霸道,欺負你庶出,你難道還不知道?我那日拼著不顧家裡的規矩,險些害了秋菊地去給你熱水沐浴是為了什麼?我讓秋菊去給你求醫問葯是為了什麼?我送去你房裡的碳又是為了什麼?」

林若萱聽著林芷萱說得樁樁件件,心中也是感動,急忙道:「是我想差了。」

林芷萱道:「我知道你這一身病都是因為大姐姐給你說的那門西北的婚事。否則你以為,我讓你來給我當丫鬟是為了什麼?」

林若萱緩緩抬起頭來詫異地望著林芷萱,她似乎明白了什麼,卻又不敢去想:「妹妹……妹妹是什麼意思?」

林芷萱笑著道:「我求了娘,這門婚事不作數了。姐姐不用嫁去西北去了。」

林若萱眸間終於有了一絲亮光:「妹妹說的可是真的?」

林芷萱指天發誓:「千真萬確,否則你以為我是瘋了,不顧禮法地做出這樣驚世駭俗的事來?況且我又聽說你病著,你屋裡的光景,比夏蘭屋裡還不如,你暫且在我這裡委屈些時日,先把這一劫渡過去,日後我們再慢慢想辦法。」

林若萱淚盈於睫,起身給林芷萱行了一禮:「謝妹妹救命之恩。」

林芷萱趕緊扶她起來道:「這本就是應該的,我們是親姊妹。我怎能眼睜睜看著你跳入火坑?」

林芷萱姐妹正為此事欣喜,劉夫人那邊聽說了王夫人已經打算不許林若萱婚事,卻是氣得臉都綠了,這事情原本都是說好的,林姝萱也已經帶著婚貼走在路上了,現如今王夫人竟然做的這麼決絕:「雅萱,看來那件事情不能再拖了,娘也不能總裝病了,否則在這林府也是住不下去了。」

林雅萱卻道:「我看二嬸不像是會做出這樣事情的人。」

因又問芸香:「可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才讓二太太放棄這婚事?」

芸香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林雅萱擰眉道:「那就趕緊去打聽清楚,打聽得越清楚越好。」

芸香急忙點頭應著是。

站在一旁的紅紋聞言卻是幾經猶豫,終於跪上前來:「太太,姑娘,都是紅紋不好,連累太太姑娘,太太、姑娘你們別顧及我了,只管發落了我吧。」

*****

註:杭州織造,司為宮廷上至皇帝,下至百官製作各種服裝,以及宮廷活動中使用的裝飾用絲綢。康熙年間以及雍正初年作為皇帝的密探,在江南地區探明情況,並以密折的方式向皇帝彙報,主要是關於浙江、福建等沿海一帶的海上事務,也有江南災害人文等。

文中略有杜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