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四十二章 搬家

第四十二章 搬家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48

晚上商議定了,次日林芷萱便大張旗鼓地從王夫人處搬回她的院子,夏蘭、秋菊、冬梅並顧媽媽一行人帶著丫鬟婆子來回忙活了許久,原本以為不過是挪個屋,卻不想在王夫人處住了半個月,零零碎碎的東西竟然就有這麼些。

陳氏來陪著他們母女兩個用早膳,看著這忙慌慌的人道:「這是怎麼了?三妹妹要回去?」

林芷萱笑著道:「是啊,我也好了,總不能日日在這裡擠著娘。」

可能是年紀大了,王夫人看著這鬧哄哄的動靜,竟然心生不舍,拉著林芷萱的手彷彿要出什麼遠門似的,心中傷感道:「我倒是不怕你擠,被你鬧得時間長了,你這一說要走,我這心裡反覺得空落落的。」

陳氏笑著上前來幫著布置碗筷,給林芷萱和王夫人都盛了粥,一邊說著:「妹妹也太急了,我都沒聽見個信兒,當初說來就來,現如今說走這又要走了。」

林芷萱陪著笑道:「哪裡就是走,不還在一個府里?前屋後屋的,我還要日日來給娘請安,與娘一同吃飯的。」

王夫人卻道:「那也不一樣。」

陳氏看王夫人大有悲戚之態,急忙道:「妹妹說的是,這還在一個宅子裡頭呢,太太若是想妹妹了,再讓她來跟您住著就是了,也不是什麼難事。來來來,咱們娘們兒還是先吃飯,這桌子上的菜都要涼了。太太嘗嘗,這是咱家的莊子昨日剛送來的今年新腌的榨菜,味道很不錯,還有這粥,是我特意囑咐,按著昨兒在樓家聽來的那個巧宗做的,也不知能不能做出那個味兒來。」

聽陳氏說了這麼一大車話,王夫人也是稍微轉了心思,低頭去嘗,林芷萱也依言吃了幾口,一邊隨著陳氏與王夫人贊了兩句好吃。

王夫人畢竟心思不在這裡,應了兩聲又忍不住對林芷萱道:「你以後也不用每天都來請安,你頭上的傷還沒好全,多在屋裡歇歇,外頭天這麼冷,再著了風寒。也不許總做針線,那麼多好時候呢,何苦緊著頭疼的日子?不許挑食,這個不吃那個不吃的,你屋裡的婆子呢?」

見王夫人問,顧媽媽急忙上來,王夫人見了她才道:「是你才好,姑娘喜歡吃什麼,只管花了心思去做,姑娘的吃食,一應從我屋裡支銀子,好好服侍姑娘,多順著姑娘的意,若在出了以前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讓姑娘受了一分委屈,我便唯你是問。」

顧媽媽急忙應著,王夫人又叫林芷萱屋裡的丫鬟。

林芷萱急忙攔著:「娘,您要訓誡丫鬟婆子也得等咱們都吃完了飯啊。」

王夫人也是嘆了口氣道:「也不知怎的,你這一要走,我心裡竟比你小時候剛從我屋裡分出去那會兒子還不放心。」

林芷萱忍俊不禁:「娘可是說我越活越回去了?」

王夫人對陳氏道:「你瞅瞅這丫頭的這張嘴。」

林芷萱和陳氏儘力逗著王夫人說笑了半晌,王夫人心裡好不容易好受了些,其實王夫人的心思林芷萱又如何不懂,她心中的不舍更甚,她是經歷過生死的,臨死之前挂念的除了一雙兒女,便是遠在杭州的母親了,當初醒來慈母在側,是她最貪戀的,如今再也不能在母親枕邊入睡,不能從母親身旁醒來,不能日日黏在一處夜話談心,心中總也免不了傷感。

林芷萱臨走時,王夫人又把林芷萱屋裡的丫鬟婆子從頭叮囑了一番,衣食住行無微不至。

看著林芷萱被丫鬟扶著走遠,王夫人竟也忍不住紅了眼框,默默拭淚,陳氏趕忙笑著說:「太太您這是做什麼,三妹妹就離您兩步遠,您想見隨時都能見。」

王夫人卻是含著淚道:「我知道,只是好久沒和這丫頭一起住這麼長時間了,她現今又大了,我總覺得,以後,怕是再沒有機會能和她這樣親近了。」

王夫人由陳氏陪著回房,看著這彷彿一下子空蕩起來的屋子,心中更是傷感,看著陳氏也多了兩分可憐,便道:「我今日看著她便這般不舍,若是她明日出嫁,我該怎樣?」

陳氏在一邊勸著:「所以太太合該給妹妹找個好婆家,有個像您這樣的好婆婆寵著,讓您也放心些。」

王夫人卻搖頭道:「婆婆再怎麼好,這做娘的心裡也是不舍,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也難為你娘,是怎麼捨得你嫁出來的。」

陳氏笑著哄王夫人開心:「我娘才不擔心我,我從小皮得跟猴兒似的,我娘看著我便頭疼,現如今嫁出來了,她正好眼前清凈。況且我又有這麼好的一個婆婆,待我比親娘還親,我娘可放心著呢。」

王夫人笑著道:「就你嘴乖。」

一邊也是拉著陳氏的手道:「等三丫頭嫁出去,你就是我嫡親的女兒了。」

陳氏笑著:「看著太太還是偏心,我可是一直把您當親娘待的,您還要等三妹妹嫁出去。」

王夫人被她說得也是忍不住要罵:「瞧瞧這個沒良心的,我往日都是白疼你了。」

陳氏也是跟著笑。

王夫人這才緩緩道:「我看這梁家就很好,雖然那梁家的太太看似不好相與,但是老太太倒是很好。」

陳氏也是點頭道:「只是這梁家的二公子畢竟只是次子,會不會略辱沒了我們三妹妹。」

王夫人笑著道:「次子也很好,只要是嫡子就好。況且又得老太太喜歡,自己身上又有功名,人品也很好,又有本事,日後也是前途無量的。我原本就想著何必非要阿芷去做什麼掌家主母,我倒是只想她安安穩穩地相夫教子就好,不必操那些心思,有丈夫疼愛,婆婆喜歡就是最好的了。你也是掌過家,也知道這一大家子的事情瑣碎無比,何苦讓那丫頭去受那個累。」

陳氏笑著道:「可見太太有多偏心了。」

王夫人嘆道:「你是不知道,這梁家啊,也是個深不見底的地方。要認真管起那一大家子來,比我們林府麻煩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