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四十章 緊迫

第四十章 緊迫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408

柳香見問擰眉道:「受了委屈那也是三姑娘房裡的事,怎麼著也輪不到二爺來過問。」

林嘉宏這才回過味來:「嘿,你個小蹄子,你奶奶不在,你倒是越發的無法無天了。」

柳香道:「正是呢,爺平日里家門兒都不著,今日知道二奶奶不在卻早早就回來了,沿路上看著個丫鬟便挪不動腿,也不知這麼早回來是要做什麼,爺若是看好了誰服侍,便只管叫來,柳香是服侍不了了,便也先退下,免得耽誤了爺的好事兒。」

說著,柳香也不理他,便兀自掀了帘子進屋了。她尋常也是不理會林嘉宏的風流韻事的,只是這人是春桃啊,柳香又怎忍心看自己的姐妹與這祖宗扯上關係,再引來橫禍,故而看見林嘉宏看春桃的眼神便急了起來。

林嘉宏自己打了帘子進來,朝著裡間兒笑罵著:「你個不要命的小蹄子,滿嘴胡沁,你別以為我不知道碧兒的事兒就是你告的密!跟你的主子沆瀣一氣吧你個黑心爛腸子的。」

柳香挑了帘子道:「爺就因為這事兒便恨上我了?且不說這事兒是那小蹄子自己不小心,讓那麼多人看了去,她們一個個想在奶奶面前邀功報給了我,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知道,讓我怎麼給你瞞著?等他們見我不報自己報給了二奶奶,豈不是牽連上我?這事兒我說與不說都是要鬧出來的,二爺不怪她卻來怪我?再說了我往日里替爺瞞了多少遭,周全了多少回,二爺怕是早忘了,若沒有我,大姐兒還能活著?」

林嘉宏不屑道:「不過是個姐兒罷了。」

柳香冷笑:「是啊,不過是個姐兒,若是個哥兒,爺真以為奶奶能讓她沒病沒災地長這麼大?」

林嘉宏也是無話可說,只看著柳香因為薄怒面頰飛紅,也是十分惹人憐愛,便笑著道:「我不過與你玩笑兩句,你倒是當真了。我哪裡有說什麼話,都是你吃了火藥似的一味來嗆我。」

柳香只道:「二爺抬舉,奴婢哪裡敢,這個時辰想必二奶奶也該回來了,柳香這就讓她們來服侍二爺更衣。」

林嘉宏笑著黏上來:「何必要她們,你就很好。」

柳香卻不理他,打了帘子就出去叫人了。

林嘉宏只得暗暗生氣:「小賤蹄子,跟你主子一個德行,你且給我等著,有你在我身子底下哭的那一天。」

那邊顧媽媽已經打聽了消息過來,說是要接錦繡坊的綉活,一則要遞幾件這綉娘的綉活過去給針線師傅看看,看看手裡到底有幾分功夫,二則人家要知根知底兒的好人家,不能綉坊給了絲線綢緞便卷著跑了,所以還要有個錦繡坊熟識的人做擔保,這一點劉婆子已經答應了,要是咱們屋裡的丫頭想做,她可以當這個擔保人。

這與林芷萱想的差不多,總歸是要先交幾件綉品去給針線師傅看看的,這也是林芷萱耽擱了這麼些時日的原因,她頭上有傷,而且睡不好,低頭稍微拿一會兒針線便覺得頭暈,又得等著王夫人不在的時候綉,否則王夫人又要念叨她不可勞累了,故而這麼些時日過去才好不容易綉出一塊帕子來,這也多虧她手藝嫻熟。

林芷萱從撐子上解下了那條錦緞的帕子,又修整了一番才讓秋菊用布包了遞給了顧媽媽,讓送去看看。

顧媽媽道:「姑娘,我那親家說了,初次要多幾樣綉品,多幾樣綉法,這樣針線師傅看了才能心裡有數,知道姑娘的綉工如何,才能給好的賺錢的綉活,姑娘這一條帕子恐怕……」

林芷萱卻是笑笑:「我這幾日病著,除了這帕子,也實在是不能了。你只讓劉媽媽去試試,若是不行再說,只是我覺得,約么是足夠了。」

顧媽媽雖然依舊將信將疑,可是適才秋菊已經追上她跟她說了半天的規矩,她也不敢再多問。

秋菊看著林芷萱胸有成竹的樣子卻忍不住笑著問了一句:「姑娘這幾日總是遮遮掩掩的,也不讓我們看看繡的到底是什麼。」

林芷萱道:「我這幾日病著,看針線便眼暈頭疼,身上又沒有力氣,拿不穩針,所以繡得不好。等我好了,再綉好的給你看,免得讓你學壞了。」

秋菊卻是不信這套說辭,林芷萱也只是跟她玩笑,便又問顧媽媽:「二姐姐可好?」

顧媽媽道:「我問了二姑娘房裡的親家,她說二姑娘身子弱,上次在雪地里跪著的傷寒還是沒好全。」

林芷萱擰眉道:「怎麼會還沒好?葯沒有送去嗎?我上次送去的碳也該還夠吧?」

顧媽媽道:「都夠都夠,也多虧姑娘照顧,只是二姑娘那也是心病。」

「心病?」

顧媽媽道:「自從太太和大太太從廟裡回來,太太便開始吩咐人給二姑娘做喜服準備嫁妝,說是大姑娘在西北給二姑娘說了門好親事。」

「什麼?!」林芷萱驚坐而起,「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顧媽媽見林芷萱形容大變,沒有一絲往日的呆傻憨厚,甚至連今日原本與她說話的安逸淡然也蕩然無存,渾身的威煞和驚怒讓人不禁畏懼。

這一刻,顧媽媽才清楚地認識到,三姑娘是真的不同了,急忙顫顫巍巍地答道:「太太們還在廟裡的時候便吩咐小廝這麼回來做了。」

林芷萱眉頭緊鎖,是這樣,和前世一樣沒錯,以前也是林若萱害她摔倒之後便被遠嫁西北,林芷萱這些日子沒有聽到絲毫風聲,她還以為是時候不到,以為她還來得及慢慢籌謀,卻沒想到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在這個林府,沒有用得順手的親信耳目,連消息都如此閉塞,當真是寸步難行,這樣的事情他們都不知道要跟自己說一聲。

可是,可是大太太房裡已經查出了私偷林家貴器之事,娘竟然還要聽大太太的,把二姐姐嫁到西北去嗎?

「這件事一直在準備,即便是娘從廟裡回來也不曾說過不辦了嗎?」

顧媽媽道:「沒有,一直在緊鑼密鼓地準備著。」

林芷萱眉頭緊鎖:「那你可知道是什麼時候出嫁?」

顧媽媽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事情還沒明著說,我們也只是私底下知道,只是算算大姑娘從西北過來,怎麼著也得一兩個月。現如今算的話,應該還剩不到一個月了。」

還剩不到一個月了,一個月,時間怎麼緊成了這個樣子?一個月,她該如何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