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十七章 賺錢

第三十七章 賺錢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98

兩人正說著話,忽見夏蘭與綠鸝說笑著進來,林芷萱便將手裡的綉活放下,笑著道:「看樣子夏蘭的綉活做完了。」

綠鸝笑著道:「是呢,我剛把夏蘭做的針線送回去給了娘,娘看了十分的歡喜,說是比她繡得好,趕著去交了綉活,只是那綉坊的師傅也都是眼明心細的,也是看出了不都是出自娘的手筆。原本這樣冒名頂替的,錦繡坊也是不許的,娘再三解釋是病了,又因為夏蘭的綉工的確很好,錦繡坊也知道娘素日的為人,便寬恕這一回了,只說沒有下次。」

林芷萱道:「這樣就好,也是皆大歡喜。」

綠鸝滿臉喜氣道:「是呀,這也多虧了姑娘。」

林芷萱卻擺擺手道:「罷了罷了,最怕你們這般奉承我。」

綠鸝卻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可不是奉承姑娘,我娘說了,那綉坊的師傅還特意拿出姑娘與我和娘三人繡的那錦帕看了半晌道:』這塊帕子繡得倒是有意思,這半邊規矩工整,像是秦媽媽繡的,這半邊細看針法錯亂稚嫩,像是個不懂針線的門外漢,可是再遠看卻有幾分似真似幻的意境在裡頭,這花竟像是活了,十分的傳神,很有意思。』

他還問娘這是誰繡的,是個什麼樣的綉法,他很想學學呢,可見姑娘的針線多厲害。」

林芷萱卻是笑著道:「我可算是知道你是怎麼在我娘身邊做到這領頭的大丫鬟的了,連針線都不會,就巧了你這一張嘴。」

綠鸝在一旁掩嘴笑著,林芷萱卻道:「夏蘭忙了這幾日,可不能白忙,這不分晝夜熬燈熬油的,還不趕緊趁著娘不在,讓綠鸝擺一桌子宴席,好好請請你這大功臣。」

綠鸝笑著道:「夏蘭自然是要請的,只是姑娘無論如何賞綠鸝個面子,也來喝一杯。」

林芷萱卻道:「我倒是十分想去,只是有我在那裡,你們定然只顧著我,十分的拘束,不如我和秋菊就在這裡面,你們撿了好酒好菜給我送過來,外頭齁冷的,我才不與你們受那凍。」

綠鸝勸了兩次無果,況且林芷萱的話也是句句在理,綠鸝便不好強求,只得按著林芷萱的意思,他們幾個拉了冬梅出去鬧了。

林芷萱見他們走了,才對秋菊說:「秋菊,你去把顧媽媽找來,我有點事問她。」

秋菊應著急忙去了,不多時顧媽媽便過來了,一面給林芷萱行了禮。

林芷萱急忙上前去扶,一邊道:「媽媽這是做什麼,這又不逢年過節,我又不做壽的,你行這麼大的禮?」

顧媽媽卻道:「老奴和秋菊能有今天多虧了姑娘,老奴自從去了姑娘房裡,還一直沒正經見過姑娘向姑娘謝恩呢。」

林芷萱聽她這麼說便也沒有攔她,受了她的禮這才讓秋菊扶了起來。林芷萱與她寒暄了兩句才問道:「我屋裡可還好?」

顧媽媽不知林芷萱問什麼,便也只籠統地答著:「都好。」

林芷萱這才淡淡笑了笑:「春桃可好?趙媽媽可好?」

顧媽媽這才回過神來,四下瞅了瞅人才道:「那趙婆子被打了一頓趕出去之後,也是要死要活地鬧了一陣,可是也沒人理她,她哭著喊著要見春桃,可春桃那幾日卻病了,也一直沒出去相見,後來那趙婆子把春桃罵得很難聽,府里府外鬧得風言風語的,還是二奶奶撂了狠話壓了下來,打發那趙婆子去了她兒子管的鄉下的莊子里去了。春桃病了幾天,但現如今也是大好了,只是整日里懨懨的,躲在屋裡不太出來見人。」

林芷萱點點頭,並未置一詞,又問她:「顧媽媽可知道外面的錦繡坊?」

顧媽媽一聽到是笑了:「自然,我親家劉婆子就是在那裡接的綉活。」

林芷萱道:「是嗎?那媽媽可知道這綉活到底該如何接?」

顧媽媽這倒是詫異:「這我倒不太清楚,只是姑娘問這個做什麼?難道也是要去接綉活?」

林芷萱笑著瞥了一眼秋菊,對顧媽媽道:「你問問秋菊,她是管我屋裡銀匣子的人,我這個堂堂嫡小姐,窮得都不如她了。」

顧媽媽道:「姑娘您是嫡親的小姐,您想要銀子,還不是和太太說一聲的事兒。」

林芷萱卻不以為然道:「媽媽這話就差了,咱們自己屋裡的事情,總勞煩娘是個什麼意思,況且我若是跟娘要銀子,少不得要交代這銀子是做什麼,何其麻煩。媽媽難道沒聽說過一句話叫』求人不如求己』?」

秋菊見林芷萱言語中似帶不喜,十分的替顧媽媽擔心,秋菊是知道現今的三姑娘早已經不是往日的三姑娘了,她的決定最不喜下人置喙和質疑,交代了什麼就趕緊去做是最好的。

但是顧媽媽並未和林芷萱相處過,還只當是以前的小姑娘,故而多說了兩句,秋菊急忙給顧媽媽使眼色,顧媽媽見了秋菊的神色也是心中一緊,急忙道:「是老奴多嘴了,老奴即刻去給姑娘打聽。」

林芷萱自然也看見了秋菊給顧媽媽使眼色的樣子,先是詫異,繼而也是感慨秋菊機敏,自己一喜一怒她都盡心體察,林芷萱也是知道現如今不是在侯府,而是在林府,家裡的丫鬟婆子一時還不了解她的性子,說話做事不合心意也是有的,都要慢慢的教說,急不來。

林芷萱便又更放緩了臉色,多囑咐了一句道:「不能以我的名義去打聽,便說是替屋裡的小丫頭問的。」

顧媽媽急忙道:「這我省得,這我省得,自然不敢說是姑娘。」

林芷萱這才點了點頭道:「媽媽且去吧。」

顧媽媽應著退了出來,秋菊恨不得上前去跟顧媽媽多交代兩句,姑娘讓她去打聽,便是即刻馬上,一會兒就要過來回話的,不是讓她成兩三日的去問,再等林芷萱找她來問她。可是現如今林芷萱身邊又沒有人,她也不敢自專,只盼著顧媽媽機靈點。

林芷萱卻不知她的這些心思,只是繼續低下頭綉著帕子,綉了這麼多天,只差幾針了,一邊隨口問道:「怎麼咱們屋裡就只有夏蘭一個會針線?你們怎麼都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