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十三章 交心

第三十三章 交心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21

「你瞧娘現如今,連你房裡的乳娘是什麼人都一清二楚,可娘在王家住了十七年,都認不全王家的人。與金陵王家相比,我們林府著實是寒酸了。可相比那王家一灘渾水裡的齷齪勾當,咱們過得就是天上的日子。」

林芷萱卻是忽然想起了什麼,抬頭看著王夫人:「所以對大太太偷我們家珍寶貴器的事情,娘也不認為是多下作的事兒了?」

王夫人嘆了口氣道:「他們孤兒寡母的也不容易。你父親走的時候又再三叮囑過我好生照顧他們,我原本是想著多給他們些月例銀子,可是這家裡都有份例,單給他們調,越過我去又太扎眼,畢竟不合規矩。他們做這事兒,我也是知道的,左不過是你伯母想多給你妹妹存點嫁妝罷了,兩三年了,好在每年拿出去的東西也不多,他們也不敢挑准好的下手,不過是些邊邊角角又不是什麼很值錢的東西,我便想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便隨他們去。」

聽了王夫人的話,林芷萱到了嘴邊的話,在舌頭上滾了兩圈,還是咽了下去。雖然王夫人寬和的治家之道和自己當初打理侯府之時的嚴苛大相徑庭,但是林芷萱也能理解,畢竟一則林家太小了,即便是他們再失了規矩,只要王夫人始終眼明心亮,也不會讓他們鬧出多大的風浪來。二則,自從父親從杭州知府調任濟州知府後,林家也從杭州官場圈子的風口浪尖上下來,不再似以往那般門庭若市,日日有人拜訪,天天要四處赴宴,沒那麼多雙眼睛盯著林府,林府的日子自然也就安逸下來,即便是下人稍微有了一點錯處,也沒人成日里盯著去說長道短。

這樣其實也好,至少母親不會像自己那樣累,小家也有小家的好處,只是必要的提醒,還是要有的,林芷萱嘲弄一笑:「說什麼存嫁妝,難不成林雅萱成親,咱們還能坐視不理不成?」更別說前世林家為了林雅萱花了上萬兩銀子的風光大嫁了,「娘倒是大度,可畢竟這不是什麼正經人能想出來的主意,娘還要待那林雅萱那麼好嗎?」

王夫人笑道:「對她再好,也不過是看在你父親面子上,可憐他們娘倆罷了,總歸是好不過你去的。那丫頭啊就是一張嘴會哄人,可是眼珠子太賊,透著一股都是小心思歪腦筋的邪氣,不是正經樣子,便是能哄人,卻不是有福氣的。就合該跟我們阿芷一樣,以前眸子里透著寬和慈善,現如今多了幾分通透敞亮,卻都是光風霽月的模樣,這才是福壽綿長的。」

林芷萱聞言,卻是放了心,笑著把頭埋在王夫人懷裡:「娘就知道哄我。」

王夫人笑著道:「哪裡是哄你,娘從金陵王家,到這林家,看了這大半輩子的人,那些狐媚子作妖的沒一個好下場的。」

「那娘打算怎麼處置大太太房裡的事兒?」

王夫人卻是擰了眉道:「我還不曾想好,也是陳丫頭毛毛躁躁地,扯出這樣的事。」

林芷萱見狀,卻是笑著道:「娘這話可是偏心了,這出了事,您不怪那偷盜作亂的,反而怪起查案抓人的了。再者說,二嫂嫂是您嫡親的兒媳婦,又是個爽利能幹的,娘再多調教幾年,便能幫您分憂了,那才是要在您膝下服侍您一輩子,給您生孫子的人,您斷然沒有為了外人,疏遠自己人的道理。況且,您縱容著他們,雖是您大度,可總歸是姑息養奸,二嫂嫂警醒她們一次也好,省的她們日漸驕縱,做出什麼其他出格兒的事兒來,壞了大局就不好了。」

王夫人聽林芷萱這麼一說,倒也覺得有理。

林芷萱見王夫人眉頭解開了,便笑著繼續道:「這事兒也已經出了,您再怪罪二嫂嫂也是無益,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把這事兒處理好過去。」

王夫人也是欣慰地看著林芷萱,笑著點頭:「很是,瞧你這鬼靈精的樣子,可有了什麼法子?」

林芷萱笑著道:「我想著她畢竟是娘的長嫂,又是來我們家客居,按理說我們是不該管她的人的,她的人做出了這樣的事,我看不如就交給她自己處置,我們何苦替她操這心思。」

王夫人聽了先是一愣,繼而神色有幾分猶豫,對林芷萱道:「略刁毒了些。」

林芷萱見娘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並且也想透了其中利害,也暗道娘果然心思通透。

這件事情,王夫人已經知曉,卻將人送還給劉夫人處置,這樣既不是王夫人動的手,到時林鵬海問起,也不是王夫人這邊傷了兩房的感情。

劉夫人那邊接了人就是接了個燙手山芋,這事兒便成了她們要給王夫人一個交代,她連徇私求情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狠罰,而且還要看這邊的臉色,對她的處置和交代滿不滿意了。

林芷萱見王夫人猶豫,便問道:「娘難道還有什麼更周全的法子?」

劉夫人道:「這法子周全是周全,只是……」

林芷萱勸道:「娘,爹雖然讓您善待孀嫂,可是爹遠在濟州府,家裡的事情他如何盡知?出了這樣的事,本就是她們理虧,難道大太太還有臉去爹面前告狀?我們接濟她們娘倆衣食住行樣樣不愁已經是仁至義盡了,誰還巴巴地要跟他們姐妹相待不成?面子上過得去就行了,沒來由為了她們娘倆壞了咱們府里的規矩。況且這人心最是不知足,分外的東西得得多了,她眼裡盼著的只會更多,我只怕娘對她們一味慣著,日後她們會越發的不擇手段起來,總歸恩威並施才是最好,娘多少要教她們些規矩分寸的。」

王夫人聞言,心中也是警醒,皺著眉似是想起了很多事,緩緩點頭,倒多了幾分鄭重的意味。

外頭的鐘敲了三更,王夫人才安撫著林芷萱道:「不早了,快些睡吧。你既然想開始學著這些管家的事,便跟在娘身邊多聽聽看看,你是個心思通透的,一學就會,一點即通,有時看得比娘還遠些。只是別著急,咱們日子還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