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十一章 甘來

第三十一章 甘來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474

「顧媽媽……顧媽媽大喜!」孫婆子笑著進來。

顧媽媽手裡的活一頓:「這不是三姑娘房裡的孫媽媽嗎?你怎麼有空來了?」

孫媽媽上前將林芷萱房裡剛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一遍,劉婆子一聽,也是十分替親家的歡喜,笑著道:「哎呦,你這老婆子真是走了大運了!你這干閨女才接了三姑娘房裡的銀匣子,就把你召回去當掌事的嬤嬤了!」

顧媽媽也是道:「也真是那丫頭苦盡甘來了,可多虧了三姑娘。」

孫婆子急忙摧著:「好了好了,您呀也先別在這兒忙活了,姑娘要搬去太太房裡住些時日,一屋子要收拾的功夫等著你去主持,哎呦,還得先去太太跟前謝恩。」

劉婆子也是在一旁笑著催促著:「就是就是,快去快去吧。」

顧媽媽也是略有些手足無措,對劉婆子靦腆地笑了一下:「那我先過去了。」

「去吧去吧!」劉婆子在一旁笑著推著。

顧媽媽去王夫人面前謝恩的時候,林芷萱已經搬到了王夫人處,身邊只叫了夏蘭一個人跟著,秋菊和冬梅還要養傷,春桃也是彷彿丟了魂,總要緩幾天。

那邊林雅萱和劉夫人一路談笑著回了西院,這去了廟裡幾日,劉夫人已經和王夫人說好了,林姝萱在西北給林若萱說了門極好的婚事。

其實這事情原本還沒影,只是林雅萱寫信去讓林姝萱幫著找找看,找到了「好」人家便直接帶著生辰八字婚書過來,西北到杭州要一兩個月的行程,回來一趟不容易,合了八字下了媒就讓她回來就直接把林若萱帶去西北,到時候從林姝萱家裡出嫁。

劉夫人也只是向王夫人一提,卻不想王夫人也不問人家好壞,聽著是西北她大姐姐給說的,便直接點頭應了,在廟裡就派人回來給量尺寸趕著把嫁衣做了,等大姑娘回來便直接嫁到西北去,老死不相往來了。

劉夫人和林雅萱正是順遂心意,一路上心情也極好,卻不想剛進了西院的門兒,便見劉夫人屋裡的小丫鬟青蘿火急火燎地迎了出來:「太太,大事不好了太太!」

劉夫人和林雅萱也是一驚:「出什麼事了?」

青蘿道:「大前日二奶奶忽然查院門落鑰之後私自出入的丫鬟婆子,紅紋姐姐被查了出來,就被帶走了到現在還沒回來。」

「什麼?!」劉夫人心中一時急怒攻心,又因為一路上乘馬車顛簸勞累,眼一黑險些昏過去。

滿屋的丫鬟婆子急忙扶著她進了內室躺下,林雅萱上前喚著,又給掐人中,又給喝水,好不容易才略略緩過來,眼珠子卻有些灰暗發黃,無神地看著林雅萱:「完了完了,我的兒,這可怎麼辦是好?」

林雅萱一時也是被這消息震驚到,也想不出什麼章程,只得先勸著:「娘先別急,這事情的始末我們還沒弄清楚,咱們合計合計,總會有法子的。無論如何,都得先看看嬸嬸那邊有什麼動作。」

林雅萱又想起什麼似的對身旁的紅杏道:「怎麼我們一路回來都沒聽說三姐姐摔傻的事兒,你不是告訴你老子娘了嗎?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快去問問。」

紅杏也是跟著林雅萱從廟裡回來,對家裡的事情一無所知,急忙去找劉婆子問了,不多時便回來了,苦著臉對林雅萱道:「姑娘,那天晚上落鑰之後三姑娘派人往二姑娘屋裡送熱水,開門的正是我娘,第二天我娘還沒來得及說話呢,就也被二奶奶抓走罰跪了,最後竟然是三姑娘使了法子救了我娘,還賞了許多銀子,我娘見了三姑娘只說根本沒瘋,反而開了靈竅,將二奶奶也哄得團團轉,這幾日在府里處置丫鬟婆子立了威,我娘現今見了人只知道說三姑娘的好了。」

林雅萱聞言氣得拍了桌子:「沒用的東西!」

西院林雅萱母女兩個正在又急又氣,東院畢春堂里,陳氏正伺候王夫人、林芷萱和李嬤嬤和和氣氣歡歡笑笑地吃了晚上飯,王夫人原本還要留李嬤嬤再住一晚,李嬤嬤卻說出來好些天了,還是不叨擾了,硬要回去看看小孫子。

王夫人便也沒有再留,讓外院的小廝好生派了馬車慢慢送回家去。

晚上陳氏留了下來給王夫人回稟家裡這兩天的事,王夫人讓紫鳶和夏蘭伺候林芷萱在內室里先睡。

一直到二更王夫人才回來,林芷萱卻也不曾睡著,她一直在豎著耳朵仔細聽著外面陳氏與王夫人說話,可是這一晚上都是陳氏在說,王夫人卻幾乎沒有說一句話,直到陳氏說完了家裡的大小事情,猶豫著把王夫人房裡查出的碧兒在林芷萱受傷那夜與林嘉宏苟且的事情說出來,王夫人才氣怒地拍了桌子,說了兩聲什麼,似是讓陳氏放心,她會處理好這件事之類,然後便讓陳氏也早些回去睡了。

林芷萱在床上等著王夫人洗漱寬衣之後上來,也漸漸睜開眼看著王夫人,王夫人面色略微有些沉,卻不是十分震怒的樣子,她原本輕手輕腳生怕擾了林芷萱安睡,可看見林芷萱並沒有睡著先是詫異,繼而和緩了臉色,溫聲道:「怎麼還沒睡著?可是外面吵著了你?」

林芷萱看著母親,心裡也十分安暖,只是微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就是想等娘一起睡,好久沒和娘一起睡了。」

好久,好久好久了。

王夫人慈善地笑著上來,讓守夜的紫鳶熄了燈:「哪裡有多久,過年守歲的時候還是跟我睡的。」

林芷萱臉上卻也依舊笑著,往王夫人懷裡蹭了蹭,有母親在身邊的感覺真好。

王夫人只當是她還因為那趙媽媽的事情害怕,便輕輕拍了拍林芷萱的背,安慰著:「別怕,有娘在這裡,誰也不敢欺負你。」

林芷萱依舊將頭埋在王夫人懷裡:「娘信阿芷嗎?」

王夫人臉上依舊是滄桑感嘆的微笑:「娘自然信阿芷,可是娘也信自己的眼睛,你說那趙婆子偷竊,打罵丫鬟,甚至不許你胡亂吃這吃那,我都是信的,但是,她不敢動你。」

林芷萱的身體微微一僵,果然還是瞞不過娘嗎?

「那……娘為什麼還把她趕出去?」

王夫人攬過了林芷萱,輕輕的拍著她的背,眸子看著虛空:「因為啊,這個老婆子竟然能逼得我的女兒狠下心來傷害自己也非要把她趕出府去,她定是做了什麼讓我的阿芷十分不能容忍的事,定然是讓我的阿芷受了極大的委屈,我怎能不生氣,怎能不遂了你的意趕她出去。」

*****

存稿多多,歡迎跳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