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十五章 刁奴

第二十五章 刁奴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44

「這是做什麼?」

林芷萱剛剛醒來,聲音不大,輕易便被掩蓋在那老婆子對秋菊的喝罵聲之下:「你個不要臉的小娼婦,我這才走了幾天啊,你竟然蹬鼻子上臉,連我都不放在眼裡了!你個狐媚的小賤蹄子,給三姑娘灌了什麼*湯讓她一味地向著你,還把銀匣子給了你,那東西也是你拿得起來的嗎?你也不怕壓碎了你這身下賤骨頭!」

冬梅急忙上前去扶秋菊,秋菊卻也不讓她扶,自己掙扎著起來道:「媽媽也太無法無天了,這是三姑娘屋裡,是賞是罰自有三姑娘做主。三姑娘受傷病重,媽媽不知體恤,竟然拉著我鬧到三姑娘房裡來,三姑娘這幾日日日睡不著,好不容易歇會兒,媽媽若是驚醒了三姑娘……」

秋菊正說著,才恍然看見床上林芷萱已經強撐著半個身子坐了起來,急忙要上前去扶。

趙媽媽也是看見了,卻伸手便推了秋菊一個趔趄,吩咐道:「春桃、夏蘭,你們兩個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服侍姑娘。」

趙媽媽復又看著被冬梅眼疾手快扶住才不至於摔倒的秋菊道:「這屋裡的事情,自然有他們大丫鬟伺候,何時輪到你上前。」

秋菊氣急:「你!」

趙媽媽哪裡肯讓她再說,只是喝罵著一屋子的人,彷彿她才是主子一般:「我這不過是走了幾天,這屋裡就彷彿變了個天下似的,你們一個個的趁我不在便偷懶懈怠,不好好服侍姑娘,讓姑娘受了這麼大的罪,還讓這不要臉的小娼婦趁著姑娘病的時候蒙了姑娘的心,在這裡橫行霸道耀武揚威。讓兩個黃毛丫頭在這裡瞎指使,你們這些老東西都是白活了這麼大的年歲!等太太回來都該扒了你們的皮!」

「住嘴!」

趙媽媽一聽身後一聲冷喝,也是一愣,禁不住回過頭來。

卻見林芷萱由春桃夏蘭兩這個扶著已經在床上坐了起來,只是這幾日勞心勞力又重傷未愈,失血過多,氣息虛弱得很。

趙媽媽見林芷萱的神色不同往常,也是詫異,便想起今日剛剛回府的時候,院里的孫婆子跟自己說起過,這三姑娘醒來之後就好像換了個人似的,不再似以往嬌憨唯諾。可是趙媽媽卻不信,林芷萱是她從小奶大的孩子,沒人比她更了解這個三姑娘的心性,最是個懦弱溫順沒主見的,從來都房裡的事情,都只知道聽她的,只要餓不著凍不著,三姑娘便沒有一句多的話。

這一回來,三姑娘房裡改朝換代,定然是秋菊,甚至是與秋菊一向交好的顧媽媽指使了秋菊,教她怎麼拿住了林芷萱,才做出這些事來,她當初好不容易把顧媽媽從三姑娘房裡趕了出去,讓她自己的乾女兒春桃當了屋裡的大丫頭,今日怎麼能因著回去給兒子成了個親,回來便看著三姑娘房裡大權旁落?

趙媽媽正是氣得不可開交,看著林芷萱也敢喝罵兩句,便道:「姑娘是好性,任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卻被這些小狐媚子花言巧語蒙了眼,不知道這屋裡准對您好的就只有媽媽一個,姑娘受了這樣的委屈,就該好好歇著,不要再為了屋裡這些瑣事煩心,屋裡的事情,媽媽自然會給姑娘打點妥當,不叫這些小娼婦猖獗,迷了姑娘的心!」

許多年沒人敢這麼和林芷萱說話了,她被氣得眼前發昏,無奈身子虛弱,只能倚著夏蘭,對趙媽媽冷然道:「媽媽多慮了,我心裡明鏡似的,誰對我好,誰對我不好,我辨得清楚。」

趙媽媽雖然見林芷萱言語神態與往常有異,可是畢竟現如今林芷萱氣息虛弱得很,倒是不十分能顯出來,而且趙媽媽又是氣勢正盛,也是昏了頭,繼續道:「姑娘才多大啊,這人心險惡,最是難辨,尤其是這些在府里學成精的小丫頭片子,最是可惡,明面上會討姑娘歡心,什麼都順著你,可背地裡不分好歹,一味地慫恿姑娘做出格的事情,毀了姑娘的聲譽,更有的是想騙貪姑娘房裡值錢的物件而已!姑娘要是能分清好壞,就合該趕緊復了春桃的頭等丫鬟,把秋菊冬梅這樣的不懂事的小丫頭片子都打一頓趕出府去!」

「媽媽在我這裡大吵大鬧,指點人事,可真把自己當主子了,你眼裡,我是什麼人?」林芷萱冷聲問她。

趙媽媽卻道:「姑娘是我那血化了奶,一口一口喂大的孩子,姑娘合該多聽我一句!」

林芷萱被她這一句話氣得頭腦發昏,冷笑道:「你便是我的乳母又如何?我林家沒給你銀子是如何?你看看外頭哪家的乳母都到頭來當了主子的主不成?我這房裡就合該你當家了不成?」

趙媽媽一聽這話卻是不幹了:「姑娘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們林家最重孝道,姑娘竟不知感恩?可見是被這些小蹄子給帶壞了!我今日帶了她來姑娘面前,便是要讓姑娘給評評理,卻不想姑娘受他們蠱惑這麼深,竟然已經被這些小蹄子教的不知倫常了,我定要揭了這兩個小蹄子的皮!」

「你!」林芷萱一時急怒,竟然昏了過去。

春桃和夏蘭也是嚇了一跳,急忙喚了一聲:「姑娘!」

秋菊和冬梅也是心疼又心急,急忙想上前去看護,趙媽媽卻是體壯力氣又大,又是推了兩人一個趔趄,直把二人往地上的碎瓷上推:「這裡屋哪有你們兩個人站的地方!」

秋菊急道:「媽媽現今不該只看著我們,請大夫給姑娘看病要緊!」

「我待如何,還用你來教?」

秋菊只見她昏了頭了,也是急怒,看了昏迷的林芷萱一眼,急著對冬梅道:「去找二奶奶!這老婆子瘋了!」

冬梅一聽,也是急忙爬起來就去,趙媽媽剛要去攔,秋菊卻一把抱住了她的腰,不許她攔冬梅。

趙媽媽又與秋菊撕扯,一邊罵著外面的婆子讓去阻攔冬梅。那些婆子丫頭卻是互相交換了下眼神,誰也沒有動彈,便任冬梅一路跑了出去,氣得趙媽媽直跺腳,又連咒帶罵地往秋菊身上掄了兩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