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十四章 換代

第二十四章 換代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52

秋菊定住腳,不解地回頭看她,林芷萱道:「娘終究是要回來的,還是要想個長久的法子才行。」

秋菊也想不出什麼好法子,只能等林芷萱的主意,林芷萱沉吟半晌卻道:「無論如何,你先送一些銀碳過去解燃眉之急,再包十兩銀子過去,不過要等晚上,悄悄去。還有娘回來之前這幾日,明面上咱們不要再與二姐姐那邊走得太近了,適當的時候,你也可以放出些我有意報復的話去。」

「姑娘?」秋菊此次卻是完全不明白了林芷萱所想。

林芷萱笑著道:「你且聽我的,我自有計較。你們督促著春桃趕緊搬出來,她如今不是頭等丫鬟了,還和夏蘭住在一起不合適。我房裡丫鬟賞罰之事,你還是要去回一聲二嫂嫂,畢竟現如今是她掌家,這事總歸是要她點頭的。」

秋菊似是猜到了什麼,卻也彷彿什麼都沒有猜到,只答應著去了。

秋菊當著陳氏和柳香的面回稟了林芷萱房裡丫鬟的事情,陳氏只是笑著道:「三妹妹房裡的事情,自然有三妹妹自己做主,我沒什麼許不許的。柳香,將三姑娘房裡的人重新登記造冊,以後月例按新的發。」

柳香一邊應著,一邊笑著送了秋菊出去,兩人自是少不了交流寒暄幾句,只是柳香的言語中隱隱帶著幾分疏離。

王夫人不過離府兩天,林府發生的事情卻是翻天覆地,先是二奶奶陳氏徹查房門落鑰後私自初入的下人,攪起了軒然大波,引得闔府動蕩不安,接著便傳出了林芷萱屋裡的事情。

他們三姑娘如何懲治功過賞罰性情大變,不過一日便在闔府傳開,林府的下人們無不交頭接耳。

在廚房裡給林若萱煎藥的劉婆子也是偷著閑跟顧媽媽道:「這三姑娘一摔,倒還真跟變了個人兒似的。」

顧媽媽也是感嘆:「說的是啊,那日秋菊來跟我說,我還不信,可今日再看,因著房門落鑰後私自出入的事兒,二奶奶打了攆了多少丫鬟婆子,日日往二奶奶那裡求情的人跪斷了腿,咱們這位二奶奶都沒正眼瞧過,闔府里卻獨獨給了三姑娘這個面子。」

劉婆子壓低了聲音道:「這三姑娘平日里不聲不響的,咱們也不知道,但是這二奶奶的狠手段,府里是出了名的,當初抓住二爺外面養的外房,懷著孩子都叫活活打死,二爺苦求,二奶奶看都不看,人家姑娘的老子娘要報官,二奶奶眼都不眨一下,硬生生給帶著孩子活活打死了。

她這才掌家,查出這樣大的事情,依她的脾氣我原本都以為自己是逃不了一個死了,卻不曾想二奶奶今日竟然賣了三姑娘的面子,饒了我們的賤命。三姑娘那邊更是硬氣,就罰了一個月的月錢,還賞了五兩銀子,這不是擺明了和二奶奶唱反調,卻不想二奶奶那邊竟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也沒追究。這也真是奇了。」

顧媽媽笑著道:「怎麼著,讓你得了便宜,你卻成天家在我這裡愁眉苦臉了起來了,沒挨上二奶奶的板子,你還不得勁是怎麼的?」

劉婆子笑罵道:「你這老婆子!你是看著你干閨女秋菊在三姑娘面前得了臉,你以為你好日子來了是吧。我可告訴你,這日子長著呢,現如今是太太沒回來,你可別忘了,春桃是被秋菊踩倒了,可還有趙婆子那個老東西呢,等她回來,看著自己干閨女受這屈辱,可有你們秋菊好受的!」

顧媽媽一聽趙婆子的名字,厭惡地道:「你好端端地提她幹什麼?去去去,端著你的葯趕緊走,你不正經地擔心你們自己房裡的那位,成日里瞎操心三姑娘房裡的事幹什麼?」

劉婆子見葯熬得差不多了,自顧取了紗布來倒葯、濾藥渣,一邊嘲諷地笑道:「我們屋裡那個就是個不中用的,我可悄悄告訴你,兩邊兒太太去廟裡這幾天,已經商議著給二姑娘說了戶人家了,回來就得準備著嫁出去了。」

顧媽媽一聽也是驚奇,急忙湊過去低聲問著:「是嗎?你這是聽誰說的?」

劉婆子也是四下看看避著人,才對她道:「今兒一大清早,外院里的裁縫來給二姑娘量衣裳尺寸,這不逢年不過節,又剛裁了春衣,你說這是量什麼?而且闔府里只給她一人量。」

顧媽媽也是擰了眉頭:「那你可知道是要嫁給哪家的爺?」

劉婆子已經濾好了葯,端起了碗:「這我哪知道?不過怕是等太太們回來,就有消息了。我先走了。」

顧媽媽應著,心裡卻犯嘀咕,二姑娘剛摔傷了太太的心頭肉,就被太太嫁了出去,想來也是嫁不到什麼好去處了,便也忍不住看著那邊的院子嘆一聲:「也是個可憐見的。」

自從那夜做了那樣一個噩夢,林芷萱頗有些食不知味睡不安寢的意味,現如今她每夜只叫秋菊守夜,也是盼著能和她多說兩句話。

她是不敢睡的,生怕自己一覺睡過去,就再也醒不過來。秋菊夜裡也總是一遍遍勸她安睡,可是林芷萱心裡的苦,也不能與她全說。

林芷萱現在只盼著娘和大太太能趕緊回來,別做那些驅鬼的法事,她再不想讓人看出不同,再不想讓人覺得她是說了胡話,她再不想吃那些安神的葯,更不想讓人當做是鬼纏了身,貼什麼符咒,做什麼法事。她是真的害怕,害怕自己還什麼都沒來得及做,便會一夢歸去,失去這重活的機會。所以強迫自己醒著,即便是有一陣子的恍惚瞌睡,她都恨不得掐自己一下,趕緊醒過來。

秋菊和冬梅不明就裡,只是看著林芷萱葯一天天吃下去,臉色卻越來越差,她們只道是這兩日林芷萱為了秋菊和林若萱的事情勞心勞力的緣故,白日里也安慰她讓她多睡一些。

林芷萱還想強撐,可是吃了早飯,實在是撐不下去,終於躺著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林芷萱也不知睡了多久,便聽見一聲清脆的瓷器碎裂聲,接著又是翻盆倒櫃的聲音,耳邊一陣吵罵,林芷萱朦朦朧朧的睜開眼,便看見一個年過四十的老婆子正一巴掌扇在了秋菊臉上,她力氣極大,扇得秋菊一個趔趄,冬梅眼疾手快去扶她,卻根本扶不住,跟著一起摔倒在地上的碎瓷片上,秋菊的血染紅了衣裳,冬梅的手上也登時冒出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