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十三章 改朝

第二十三章 改朝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10

林芷萱冷眼看著她哭鬧,終於淡淡道:「我自然為你打算過,今日一過,你可出府、上吊、投井……」

春桃一聽林芷萱這話,嚇得連哭也哭不出來了,只怔怔地看著林芷萱。

林芷萱卻伸手去緩緩地擦了擦她臉上的淚水:「丫頭,你這算什麼?我不過是當眾說了你兩句,你便在這裡尋死覓活,那之後你跟著我的日子是怎麼熬過來的?這些屈辱,我都忍得,你怎麼就忍不得了呢?」

春桃懵懵懂懂地看著林芷萱:「姑……姑娘……您在說什麼?」

林芷萱緩緩收回了手道:「我是在給她們提醒兒,同樣也是給你提個醒兒。我既然罰你,自然是你以前總歸有事情做錯了,而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與其在我這裡尋死覓活,倒不如回去好好想想,如何在我手底下掙回你頭等丫鬟的名分,日後,在那些今日嘲笑你的人面前揚眉吐氣。

當然我也知道,我今日讓你受辱,你難免心生怨懟,你說的不錯,像你這種的丫鬟,我最好的法子,便是將你逼死,一了百了,至少也該趕出府去。眾所周知,府里受了罰的下人都是不能再用的,因為他們難免會不忠。所以日後我也會更加防範於你,你要從我手裡再做回頭等丫鬟,著實不易。

只是不知,你可還有這等骨氣?」

春桃雙目圓睜一動不動,仰頭看著林芷萱足足有一盞茶的功夫,心思千迴百轉,終於緩緩地鄭重地給林芷萱叩首:「春桃唯姑娘之命是從,從此往後,只忠心姑娘一人。」

林芷萱對她淡淡一笑:「那我便看你日後的言行了,你且去吧。」

春桃應聲:「是。」

恭敬退下。

林芷萱叫了秋菊和冬梅進來伺候,兩人小心守在林芷萱身邊,冬梅眉眼間都是猶豫。

林芷萱笑著看冬梅:「你有話要說?」

冬梅彷彿被驚嚇地「啊」了一聲,急忙道:「沒有,沒有……」

林芷萱看著冬梅驚慌的樣子,像是剛剛被自己的氣勢給嚇到了,十一二歲的小姑娘,十分的可愛,林芷萱心都軟了,卻有心逗她,虎著臉道:「你可怕我?」

秋菊自然是看出了林芷萱眉眼間狡黠的笑意,在一旁掩著嘴偷笑,冬梅卻是真的害怕了,低著頭不敢看林芷萱,戰戰巍巍地說:「沒……沒有……」

林芷萱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一旁的秋菊也是跟著笑出了聲,冬梅卻不明所以,無助地看了一眼林芷萱,又看看同樣在一旁笑作一團的秋菊,這才回過味來,跺了跺腳:「姑娘!姑娘嚇我!」

林芷萱笑著點了點她的小腦袋:「你怎麼這麼笨?」

復又牽過秋菊的手,對她二人道:「我對你們如何,我醒來那夜便表過心跡,你如今又來怕我。」

「沒……沒有……冬梅只是……只是……只是不太習慣……這樣的……這樣的姑娘。」冬梅低著頭說。

林芷萱聞言卻是愣住了,不太習慣,不太習慣。忽然她發現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來不來得及讓她們習慣這樣一個自己,命運的未知讓她如骨在喉,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像來時一樣無措地走,所以明明知道自己房裡丫鬟賞罰之事不能操之過急,卻還是忍不住草草辦了。

看出林芷萱的恍惚失神,秋菊緩聲勸著:「慢慢習慣就好了。」

這話不知道是在勸冬梅,還是在勸林芷萱。

冬梅點頭,林芷萱也是對她一笑,復又問冬梅:「你適才有什麼話想對我說?」

冬梅擰著小眉頭道:「冬梅……冬梅只是覺得,既然……既然春桃姐姐已經知錯,姑娘何不將她大丫鬟的名分即刻還給春桃姐姐。」

林芷萱卻只是慈愛地笑著摸著冬梅的頭:「真是個心善的小丫頭。你卻不知這人世間啊,最難辯的就是人心,她一句話而已,你便信了她?有時候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經歷了這些事,我倒是漸漸不敢信人了。」

冬梅似懂非懂,只是仰頭看著林芷萱:「姑娘怎麼這一病醒來,說的話,我都漸漸聽不懂了,就彷彿……就彷彿……」

林芷萱低頭淡笑著問她:「就彷彿怎樣?」

秋菊看著林芷萱緩緩道:「就彷彿姑娘經歷了場人生……」

林芷萱臉上的笑越發的蕭索凄涼,握緊了秋菊的手,似嘆息又似感慨地喚了一聲:「秋菊啊……」

午後林芷萱派秋菊去探望了林若萱,秋菊回來道雖然那夜熱水沐浴,但林若萱還是感染了風寒,不過秋菊已經自作主張去請大夫給林若萱診脈開了葯,並且囑咐了劉婆子每日仔細煎藥了。

秋菊做事十分的周到,又合林芷萱心意,林芷萱從銀匣子里除了補上了那夜外出打點,秋菊自掏腰包的二十兩銀子之外,又賜了她十兩。

秋菊卻死活不肯要,搬著匣子來給林芷萱看:「姑娘您可不能再這麼賞下去了,您瞧瞧您匣子里的錢?還沒秋菊富呢,您再這麼賞下去,這匣子可要空了。」

林芷萱數了數自己銀匣子里的錢,也才不過五十兩,這裡面自然是有春桃貪財的原因在。但林芷萱畢竟只是一個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大家小姐,著實沒什麼金錢的項,每月守著那點月例銀子過日子,能有這五十兩,也不錯了。

林芷萱皺了皺眉,舉著一錠銀子打量半晌:「我倒是許久沒為銀子發過愁了,你先收著,容我好好想想。不過我賞你的,那便是賞你,我自有辦法把這銀匣子給裝滿了。」

秋菊卻又想起什麼似的道:「姑娘,我看您這十兩銀子與其賞我還不如給二姑娘送去。眼下雖然是初春,卻正是倒春寒的時候,咱們屋裡的碳還和冬日裡一樣地用著,可是二姑娘那裡自從立了春之後就不曾再送碳了,那屋裡,可凍壞人了。」

「什麼?」林芷萱頗為詫異,繼而也是瞭然嘆息,「先把我屋裡的分一半送過去,你再去敲打敲打外面的婆子,讓他們上點心。」

秋菊急忙應了是,剛走到門口,林芷萱卻喚住了她:「你且等等,這法子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