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十二章 斥責

第二十二章 斥責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73

劉婆子一疊聲地應著,顧媽媽聞言也是感慨,拍了拍秋菊的手,語重心長道:「丫頭啊,還是你耳聰目明,跟了個好主子。」

秋菊對顧媽媽也是暖心地笑了一下。

顧媽媽也不讓她多送,只讓她們二人趕緊回去:「怕是裡面三姑娘的話還沒說完,等著你們兩個呢,我們兩個老婆子自己就回去了。」

秋菊和冬梅送出了院門也不再多送,便應著回去。

劉婆子看著二人的背影,猶自感嘆,拉著顧媽媽道:「前兒晚上,我閨女還來跟我說三姑娘摔了一跤摔傻了,滿嘴裡找兒子閨女的,今日一見三姑娘,哪裡是摔傻了,明明是開了靈竅。」

顧媽媽也是感嘆。

秋菊和冬梅回來,屋裡面的人果然都還沒動,林芷萱看來是還有話要說的,秋菊和冬梅急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定。

林芷萱看了他們一眼,才繼續道:「前些日子我在後花園裡摔了一跤,受了傷,這裡站著的,都是跟著我貼身服侍的,你們誰能跟我說說那日到底是怎麼回事?」

眾人悄悄地交換著眼神,不敢回答,而林芷萱發問,春桃作為大丫鬟是必要回答,逃脫不了的,便只能硬著頭皮上前道:「那日,姑娘清早要去找四姑娘玩,路過後花園的假山,發現了一株小花,姑娘十分的驚奇,便要去找四姑娘來看……」

林芷萱眉頭緊皺,道:「這些你已經說過一遍,我只問你,我摔倒的時候,你們都在哪裡?可看到了什麼?」

春桃被林芷萱冷厲的聲音嚇到,倉皇地抬頭看了林芷萱一眼,那犀利的眸子,顯然不是個十三四歲的姑娘該有的,春桃如今是萬分斷定林芷萱與以往不同了,便只能照實答著:「春桃和夏蘭當時都跟在姑娘們身後,當時姑娘走在前面,已經半個身子進了假山小徑,手裡拉著二姑娘,四姑娘走在最後,我在一側伺候,然後就看見二姑娘摔倒,把姑娘拽倒了。真的並未看見其他。」

林芷萱復又看夏蘭:「你呢?」

夏蘭急忙道:「夏蘭也真的沒看見什麼。」

林芷萱復又看他們身後的婆子:「你們呢?」

那一眾婆子都道:「當時隔得遠,又被前面四姑娘身後跟著的紅杏、玉蕊擋住了姑娘們的身影,我們什麼也看不見。」

林芷萱心中嘆了一口氣,眼福卻依舊凌厲地看著眾人:「你們可知你們伺候的是何人?林府嫡親的小姐!冰天雪地里外出,身後跟著的一行丫鬟婆子竟然都是瞎的,都在看什麼,不知道看著主子腳下?摔倒了都不知是如何摔倒的!那假山上冰雪冷滑也是冬日裡能亂去的地方,竟然也不知規勸,聽之任之,丫鬟們年紀小不懂事,做媽媽的竟然還躲得遠遠的,不知上前看護,若把府里的哥兒姐兒交由你們照顧,那花園還不摔滿了人!」

一屋子的人都被林芷萱一番喝問嚇得急忙跪了下來,林芷萱繼續道:「雖說法不責眾,但是此事不能不罰,娘是因憂心我受傷,才沒有功夫追究你們,但娘既然說了此事由我來懲處,我們這一屋子裡的事,也便不必再去煩擾娘憂心。春桃身為我屋裡的大丫鬟,照看主子不利,又屢屢忤逆於我,不聽教化……」

春桃一聽,嚇得肝膽俱裂,惶急喚著:「姑娘,春桃跟您從小一起長大,任勞任怨,沒有功勞還有苦勞……」

林芷萱被她打斷,卻並不言語,只是冷冷的看著她,春桃被她看得心裡發慌,終是禁了聲不敢再多說一句。

林芷萱這才繼續道:「不知尊卑,不分主次,在我屋裡這麼久,卻連誰是她的主子,該聽誰的吩咐辦事都分不清楚,如此愚鈍怎配再拿著我房裡頭等丫鬟的份例?」

「姑娘……姑娘……」春桃膝行著上前,緊緊抓住林芷萱的被角,低聲哀求著。

林芷萱卻並不看她,只看著眼前跪了一地的眾人道:「今日,便將春桃貶為二等丫鬟,交出我屋裡的銀匣子,由……秋菊保管。」

林芷萱此話一出,跪在一旁的夏蘭也跟著軟到了身子,她認定下一個就是到她了,林芷萱看樣子是要提了秋菊和冬梅做頭等丫鬟,而廢了她們兩個。

夏蘭心灰意冷地等了半晌,卻不想林芷萱並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看著那跪了一地神色各異的人。她知道自己的意思她們已經明了了,這便夠了,有些事情不能急,要水到渠成慢慢來,如今秋菊畢竟在外面還是犯了事的,此時提她太過扎眼,但是將自己屋裡的銀匣子交給她保管,自己屋裡的人,定然能明白秋菊的斤兩。

至於夏蘭,她還不想這麼急著把自己屋裡的大丫鬟廢得一個也不留,如此也太失了規矩,總歸說不過去,而冬梅,畢竟太小了。

今日的賞罰,不過是殺雞儆猴,給個告示,讓這一屋子的人知道,以後該看誰的臉色聽誰的話而已。

林芷萱靜默了許久,一屋子的人摸不清林芷萱的心思,越發地忐忑,一個個心如擂鼓,躬身自省,仔細憶著自己可有什麼過失,會不會惹了林芷萱的責罰,又開始擔憂林芷萱會如何責罰她們。

見眾人臉上漸漸浮出冷汗,林芷萱才繼續道:「其他的人,你們做過什麼自己心裡有數,我這裡先給你們記下,以觀後效……都去吧,我累了。」

一屋子的人如蒙大赦,給林芷萱叩了個頭才爬起來戰戰兢兢地退了出去。

春桃尤不死心,還跪在林芷萱的床邊不肯離開,哭訴道:「姑娘,姑娘,春桃自小在姑娘身邊伺候,一心一意為了姑娘著想,春桃到底做錯了什麼,姑娘不能提點,卻要當眾給春桃這樣的羞辱,姑娘何不直接將春桃趕出府去,春桃今日受此屈辱,姑娘讓春桃如何在府中立足?姑娘是聽了誰的胡話,竟然厭棄春桃到這種地步,非要逼死春桃?姑娘……姑娘……可曾想過春桃的處境?」

林芷萱冷眼看著她哭鬧,終於淡淡道:「我自然為你打算過,今日一過,你可出府、上吊、投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