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十章 利誘

第二十章 利誘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97

陳氏輕輕一笑,似是玩笑地道:「妹妹這是要姐姐打斷了牙往肚子里咽,卻在府里給妹妹立威呢。」

林芷萱神色不變,卻有幾分認真地抬眼看陳氏:「給妹妹立威有什麼不好?姐姐別忘了,妹妹今年已經十四,在這林府終究是沒有幾年功夫了,再有威望也礙不著姐姐什麼。而姐姐卻是要和娘在這林府一輩子的,姐姐也知道,娘極寵妹妹,妹妹在娘面前多少還是能說得上話的。這次的事,姐姐給妹妹個面子,也討了娘的歡心,何樂而不為呢?」

陳氏臉上的笑意漸漸斂了,沉思了許久,才問:「所以,妹妹的意思是……」

林芷萱的心終於定了一半,笑著道:「我想跟姐姐討個情,把秋菊、廚房的顧媽媽和二姐姐房裡的劉婆子賞我,我房裡的事情姐姐若想告訴娘,妹妹也不攔著,後面的事我自會跟娘解釋清楚,姐姐放心。」

陳氏聞言眸光一轉,不過片刻便笑著道:「如此,我以後在林家可要多依仗妹妹了。「

林芷萱賠笑道:」姐姐這可是折煞妹妹了,反倒是妹妹日後在這府里的衣食住行都要靠著姐姐呢。「

衣食住行。

陳氏細細咀嚼著這四個字,林芷萱是在暗示她,她可以幫自己接林家後宅的權嗎?

話已至此,林芷萱不想再多說,如何決定,還是要看陳氏自己。

陳氏心思轉了兩圈,終究笑著道:」唉,真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看來我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了。否則,妹妹怕是不會許我好好吃這頓飯了。」

林芷萱聞言自是明了,也是笑著道:「姐姐說笑了,本不就是為了請姐姐吃飯來的?」

兩人又玩笑一番,用過午膳,柳香急忙回來與陳氏回去,林芷萱要起來相送,卻被陳氏攔著不許下床,兩人寒暄了兩句,陳氏才和柳香一路往回走。

「二奶奶可是與三姑娘說好了?」柳香看著陳氏臉色不錯,試探著問。

陳氏卻嘲弄地一笑:「那小丫頭倒是有點意思。」

「那二奶奶打算怎麼處置咱們那一屋子人?」

陳氏嘆了口氣道:「這件事也著實出乎我的意料,早晨只聽你說有人看見那與二爺孟浪的小賤蹄子,便氣得我只想查出是誰,卻不想這林府一團污穢,竟然牽連出大太太和三妹妹這裡的事情。更沒想到,那小賤蹄子竟然是太太房裡的人!」

柳香急忙勸著:「二奶奶您消消氣。三姑娘這邊的事,您若是覺得三姑娘是個值得相交的人,便不妨賣三姑娘個人情,倒是太太和大太太那邊,您可要仔細斟酌,切不可意氣用事。」

陳氏眉頭卻是緊緊皺了起來:「這我自然知道,只是沒想到太太房裡的丫頭竟然也敢這般膽大妄為,敢動二爺的心思!你說這會不會,會不會是太太的意思,她是嫌我嫁進來這麼多年……」

柳香急忙攔著:「二奶奶,您說的是哪裡的話,您可千萬不能這麼想,太太對您的好,闔府有目共睹,太太絕對不可能由著二爺做這種荒唐事情的。定然是那小賤蹄子勾引在先,太太必定是不知道,您想想前兩個糾纏二爺的小娼婦是怎麼處置的,二奶奶要打要殺,太太可曾阻過一句?太太可都是站在您這一邊好生安慰您的。這絕不可能是太太的主意。」

陳氏也是嘆了一聲,摸了摸自己不爭氣的肚子,自從嫁進來第一年小產之後,已經五年,再也不曾懷上子嗣,她知道二爺急,也知道太太急,可是她自己又如何不急?她托京城的母親送了多少靈丹妙藥來,甚至不惜請過太醫過來,可就是這麼多年還是沒動靜。但無論如何,她還年輕,不到萬不得已,她絕對不許林嘉宏娶姨娘,生出個庶長子來,站在她兒子前頭。尤其更恨這些變著法子往林嘉宏床上爬得小賤蹄子。

陳氏冷笑道:「那我今次便裝一次大度,就把那小賤蹄子還回去,看太太怎麼處置。」陳氏也知道,這也是自己賭一次,無論如何,王夫人收了人,處死是逃不了的了。只是如果這人不是王夫人安排的,那王夫人定然是真心安撫陳氏,若是王夫人安排的,那麼現如今要裝不知道也晚了。

可她陳氏也不怕什麼,他們陳家家勢本就在林家之上,這些年更是蒸蒸日上進了京城,就連林嘉宏的官位還是自己娘家出的力,她便囂張這一回,林家誰又敢說什麼!只是林芷萱與她說的法子更委婉周全些罷了。

陳氏走了之後,林芷萱仔細聽了春桃回稟從柳香那裡打聽到的消息,才知道陳氏徹查的原因,竟是為了捉姦,卻不想這一查不僅查出那丫頭是王夫人房裡的婢女,還連帶出了自己房裡的事情,甚至還查出了劉夫人房裡的大丫鬟紅紋私偷了東院寶萊閣里的貴重器具!

林芷萱因著昨夜秋菊的所見也是猜了個七八分,如今確認,還是忍不住細問了此事,春桃對此事也是很詫異,當時多問了兩句,可柳香卻只說:「看樣子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這件事情畢竟牽扯到劉夫人,陳氏不好深查,還要等王夫人回來,問王夫人的意思。

這件事情定然不簡單,畢竟,寶萊閣里放著的都是林家設宴見外賓的貴器,還有家裡的貴重家傳寶物,沒有重大節氣,或是要給貴人送禮,這閣樓輕易是不打開的。而也是因此,那寶萊閣常年用鎖鎖著,鑰匙都放在親近的人手裡,劉夫人的人竟然能偷了這寶萊閣的寶物,而且這麼多年不被發現,定然是有裡應外合的。這要是查下去,不知要牽扯出多少人來。

這件事情,林芷萱拿不準主意娘知不知道,如果知道,那麼兩房的關係融洽,便只是表面功夫了,而如果不知道,今日這一朝察覺,劉夫人那邊如果不給個說法,估計兩房融洽的關係也算是完了。

林芷萱心思翻轉,不多時秋菊和顧媽媽三人果然回來了,只是三人跪了許久,腿腳都不太利索,尤其是顧媽媽和劉婆子,但是都強撐著過來給林芷萱謝恩,林芷萱看了秋菊,登時紅了眼眶,急忙拉著她的手問:「可有受了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