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十九章 利害

第十九章 利害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29

陳氏心思翻轉,她自然是知道林芷萱來請她吃這頓飯的意思,故而也只帶了柳香一個人來,不曾聲張,只是這件事情說好辦也好辦,說難辦也難辦,如何處置,她來時心裡也還沒底,還是要看她這個好妹妹要怎麼說如何做。

陳氏見問只笑著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昨夜府里落了鑰之後,竟然有幾個丫鬟婆子膽大妄為,還敢肆意出入,被逮住了,我正要問個明白。」

林芷萱道:「哦?那姐姐都查出了哪裡的人?做了什麼事?」

陳氏心中明了,只是面上略帶怒氣地道:「我的好妹妹,這可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我素日曆不掌家不清楚,這一查出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東院西院哪個院子里都沒有乾淨的。也有吃酒賭博的,也有偷盜的,真是一池污穢。」

林芷萱明知陳氏是在拿話嚇唬自己,面上卻不顯,只是淡淡道:「竟有如此之事?那依姐姐的意思,是要如何處置?」

陳氏見林芷萱聽了她的話不但沒有害怕畏縮,反而如此淡然,言語中甚至還多了一絲嘲弄的意味,她心中越發的肯定她這個三妹妹的確與以往不同了,便也笑著繼續與她打機鋒,倒這個往日里唯唯諾諾讓她忽視了這麼久的三妹妹有幾斤幾兩:「太太掌家的時候,千頭萬緒,難免有顧不過來的時候被這起子小人鑽了空子,今日我既然查了出來,便不能不替太太分憂,肅清門楣。」

林芷萱抬眸看她:「那依姐姐的意思,是要嚴懲了?」

陳氏道:「這個自然。」

林芷萱聞言心中卻是冷笑,以陳氏的機敏圓滑是斷然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的,看來陳氏此番來不過是為了來試探自己罷了。

見林芷萱彷彿陷入沉思默然不語,陳氏因問:「怎麼?妹妹覺得不妥?」

林芷萱放下了碗筷,抬眸看著陳氏道:「姐姐可聽說過一句話,叫』水至清則無魚』?姐姐可曾聽過另一句話,叫』不痴不聾不做家翁』?這林府在娘手裡十餘年,姐姐真的以為娘會看不見這些蠅營狗苟?娘耳聰、目明,姐姐該相信這一點。」

陳氏眼眸微眯,似笑非笑地看著林芷萱道:「那妹妹的意思?」

林芷萱道:「姐姐可曾細想過娘因何並不做查處?」

陳氏道:「妹妹以為是因何?」

林芷萱看著陳氏道:「我記得姐姐剛才說『東西兩院』,看樣子大太太那邊似乎也不甚乾淨。而爹爹出任之前,自然是萬千叮囑娘,要善待孀嫂,而娘最注重的便是後宅安定。有些事情牽一髮而動全身,這不是娘想看到的,我想這也不是姐姐想看到的。」

陳氏見林芷萱似笑非笑的眸子,心也猛地沉了沉。

林芷萱自然看得出陳氏眸間的情緒翻湧,這件事情鬧到這種地步,怕是陳氏自己也拿不定主意該如何收拾殘局了,林芷萱卻抬頭看了一眼懵懵懂懂的夏蘭道:「夏蘭,你去看看我吩咐炖的百合雪蛤湯怎麼樣了?怎麼還不端過來?」

林芷萱並未吩咐人炖什麼百合雪蛤湯,但是夏蘭看了兩人一眼,也是大致明白,並未多言,應了一聲是,便出了門往小廚房去了。

陳氏見林芷萱遣走了身邊最後一個丫鬟,便也知道她要說些要緊話了,只笑著裝作不知道的樣子道:「我看妹妹也是難得的心思靈透的人兒,妹妹也該知道,這件事情既然已經鬧到這個地步,便是覆水難收,我剛剛掌家,若查不出來便罷了,既然查出了這樣大的事情,便沒有放任不管的道理。」

林芷萱笑著,陳氏說的話自然也有理,她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總該抓件大事在闔府里立立威。日後她說的話才會有人聽,她吩咐下去的事,那起子奴才會不敢不盡心儘力地做,只是林芷萱卻道:「姐姐說的是,但是,妹妹私下裡卻覺得,有幾分不妥的地方,實則為姐姐惋惜。」

陳氏道:「哦?如何不妥,妹妹但說無妨。」

「妹妹覺得,姐姐不該拿大太太、娘和我的人扎筏子立威。畢竟,娘只是出去幾天,畢竟,姐姐還沒有真正的當家,不是嗎?」

陳氏臉上的笑一僵。

林芷萱卻繼續道:「我雖不知道姐姐是因何原由不得不徹查此事的,但是我想事情鬧到現今這個地步,姐姐定然也是左右為難,進則傷了太太大太太的顏面,退則傷了姐姐自身的威嚴。」

林芷萱拿眼去看陳氏,陳氏也似笑非笑地與林芷萱對視:「看樣子,妹妹是要指點姐姐一二了。」

林芷萱道:「不過拙見,姐姐聽個玩笑,怎敢說指點。」

「妹妹請說,姐姐洗耳恭聽。」

「依我看,姐姐可分而治之。」

陳氏此時的神色倒是認真了些許:「怎麼個分而治之?」

林芷萱道:「娘的人,大太太的人,還有我的人,姐姐可放回來交由我們自行處置,其他的人,姐姐自是嚴懲不貸,不可姑息。」

陳氏輕輕「哦」了一聲,卻依舊示意林芷萱繼續說下去。

「姐姐或許會覺得我此法依舊傷了姐姐的臉面,會讓下人們議論姐姐不秉公處置,可是姐姐,您見哪家哪府有真的』秉公』二字?這二字好聽,卻未免可笑,怎敵得過一句』識時務者為俊傑』。

再者,姐姐或許會覺得,事已至此,無論如何也已經傷了娘和大太太的顏面,倒不如破罐破摔,您一發狠都給治了。可是妹妹總覺得,如果姐姐能將我們這三房裡的事情輕輕壓下,在私下裡慢慢去與娘回稟,小心陪個罪,再照著娘的意思去處理後事,姐姐雖會得娘兩句埋怨,卻不致於以後見不了面,有了隔閡。妹妹進退思量也唯有這個折中的法子了,姐姐以為如何?」

陳氏輕輕一笑,似是玩笑著道:「妹妹這是要姐姐打斷了牙往肚子里咽,卻在府里給妹妹立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