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十七章 功成

第十七章 功成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54

紅紋見劉夫人臉色不善,急忙道:「當時我和齊婆子選的地方漆黑無燈,她只能模糊看個人影,必然不可能知道我們是誰。」

劉夫人卻只問:「她喊了沒有?躲了沒有?」

紅紋見問不知所以,只道:「她看見我們雖然沒躲,卻也沒喊。」

劉夫人這才鬆了一口氣:「既然如此,想來她也不是個做什麼正經營生的,必然不敢亂說話。只是你們往後,還是要更謹慎些。」

紅紋應著,也是鬆了一口氣。

劉夫人才道:「這次出去,我帶著芸香他們幾個,你是我從西北帶來的人,最是穩重,你就留在家裡好生照看著,特別是要留意著外面的傳言,還有三丫頭,陳丫頭處的動靜。」

劉夫人復又跟紅紋吩咐了好半晌明日去廟裡的丫鬟隨從衣物車馬安排等等,快四更才歇下。

春日夜,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林芷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她心慌得很,也不知怎的,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一閉上眼眼前就是當初侯府的情形,睜開眼,便又是這兒時的閨房。她不是不想睡,她著實累得很,只是此刻,她真的不敢睡了。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算是活著還是死了。

眼前的一切會不會都是一場夢,當夢醒來,她會是那個殺伐決斷的掌家主母,還是林府天真無邪的嫡女呢?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如夢似幻,何處是夢,何處是幻?

林芷萱心中忐忑,或許連她自己都不曾察覺她心中的焦急不安,林若萱的事情,她心急了,急不可耐地叫秋菊去擔這麼大的風險,生怕自己這一縷殘魂不過風般飄過,過了今日,過了此時,她便再無機會去挽回……

就在林芷萱輾轉反側夜不能寐的時候,門吱呀一聲推開,秋菊提著食盒裡的燕窩粥回來了。

秋菊手腳極輕,林芷萱醒了,可睡在腳踏旁的冬梅竟然都不曾察覺,睡得正香。

林芷萱撩開帘子,看著端著熱騰騰的燕窩粥過來的秋菊,心神彷彿才略略安定。

看著冬梅酣睡的樣子,秋菊又氣又笑,正想弄她起來,可這一幕卻讓林芷萱心暖,竟然讓她難得的安心下來,彷彿她真的回到了那些冬日閨閣中溫暖而美好的夜裡,眼前的一切多了一分愜意和真實,她攔了秋菊,對她輕聲道:「讓她睡吧,累了一天了。」

秋菊端著燕窩粥輕輕給林芷萱吹著,林芷萱讓她坐到自己的床上,低聲問她:「事情可辦成了?」

秋菊臉上綻放了笑容,對著林芷萱用力地點了下頭,然後將這一路的曲折一一與林芷萱細說。

秋菊終究還是選擇了林芷萱。不僅是為了她自己,更是因為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自從林芷萱醒來之後,給秋菊的那種強烈地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感覺難於君說,秋菊沒法解釋給顧媽媽明白,誰都沒辦法相信的,但是秋菊信了。

說她傻也好,笨也罷。她終究不顧顧媽媽的阻攔,一個人去叫門,去搬那水桶,可即便是秋菊拿出了十兩銀子,林若萱房裡守門的婆子死活不放秋菊進去,後有巡夜的婆子來往,秋菊險些被發現,還是顧媽媽眼疾手快地救了她。

看著她倔強的模樣,顧媽媽知道她是鐵了心,終究也是於心不忍,林若萱屋裡那守門的婆子,正是顧媽媽的親家劉婆子,顧媽媽便連帶著說了一車的好話,又道不必她擔罪,只要拖到明天早晨再去回稟上面就好。

那劉婆子拿了錢,又覺得親家說得有理,再加上也是可憐林若萱,終究開了門,三個人幫著一起抬了水進去,秋菊又親自服侍林若萱沐浴,顧媽媽還好心熬了紅糖薑湯來,一直服侍著林若萱安穩睡下,秋菊才端著顧媽媽給熬的燕窩粥離去。

雖然顧媽媽一直沉著臉,可是秋菊也知道顧媽媽對自己是真心疼愛,便要將最後的八兩銀子給顧媽媽算是答謝,顧媽媽執意不收,只看著她氣道:「給我做什麼?我還差你這從牙縫裡摳出來的八兩銀子?我可跟你說了,明日出了事,我們只管往你身上推,是死是活,你自己掂量去吧。」

秋菊心裡自然是領著顧媽媽的情,只是這些話不能跟林芷萱說,秋菊只道後面有顧媽媽幫著一切順利,哄著林芷萱喝了兩口燕窩趕緊睡下,林芷萱卻在尋思秋菊遇見的另兩撥人鬼鬼祟祟的人。

「姑娘,天都快亮了,您多少睡一點吧。」

林芷萱微愣,這才抬頭看著泛白的天色,一天過去了,天快亮了,她還沒有離開這裡,是不是說她還可以再留一天。

「秋菊,若我睡了,醒來,還會在這裡嗎?」林芷萱緩緩地問。

秋菊一邊收拾了燕窩,一邊給林芷萱放床幔:「姑娘醒了不在這裡還能在哪裡?快睡吧。」

林芷萱卻依舊滿心不安:「你也不要回去了,就在這裡睡吧。」

秋菊雖然不解林芷萱對她的依賴,但這種依賴也是讓秋菊欣喜,她只當三姑娘是摔了一跤,故而夜裡害怕要人陪著,便道:「好,秋菊在這裡陪著姑娘。」

林芷萱見秋菊的褥子被冬梅佔了,冬梅睡得又熟不好叫她起來,秋菊正要和冬梅擠一擠,林芷萱道:「她睡覺不老實,拳打腳踢的,你何苦去擠她,到床上來吧。」

秋菊見林芷萱真心待她,她再推脫反而多餘,便也小心翼翼地應承著,脫了外衣上了床,卻只把著一條床邊兒,算是陪林芷萱睡了。

林芷萱看著身邊的秋菊,復又紅了眼眶,聲音蒼涼而迷茫:「秋菊,我若睡了,你們真的還會在嗎?」

秋菊側著身子,正看著林芷萱淚眼婆娑,那刻骨的痛苦讓她心顫,為什麼姑娘要一遍遍問這個問題呢?

她漸漸覺得,或許那並不是因為小女兒月夜怕黑,那不是小姑娘會有的眼神,而秋菊也總是覺得林芷萱自從醒來,言行舉止已經不再像那個小姑娘了。

「我們還在,我們一直陪著姑娘,我和冬梅都在這裡,姑娘要什麼只管叫我們。」

林芷萱淡淡一笑,合上眼,卻落下淚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秋菊的陪伴讓她心安,林芷萱漸漸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