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十六章 偷盜

第十六章 偷盜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406

陳氏在屋裡轉了一圈,一邊厲聲問:「那小娼婦呢?你把她藏哪兒去了?」

貼身大丫鬟柳香見陳氏這般言語,急忙揮了揮手將身後的丫鬟婆子都揮退了出去,獨自在裡面伺候。

林嘉宏皺眉道:「你這麼晚才回來,我還沒問什麼呢,你這又是說的什麼胡話?整日里把我當賊防著,你自個搜,要是搜出人來,我把這茶壺吃了。」

陳氏轉了一圈,果然沒看見人,可想想那開門的婆子如此磨蹭,心中還是有疑影,便道:「定是她跑得快。」

林嘉宏見陳氏如此說,也是冷笑道:「你是看見影了還是聽見聲了,便在這裡疑神疑鬼?開門的婆子睡死了開門慢了二奶奶都來怪我,看來這林府早已是二奶奶的天下了,哪有我的立足之地?」

陳氏見他如此說,心中也是猶豫起來,畢竟不過是婆子開門慢了些,這裡面一切如常,也著實看不出什麼來,又怕是自己想多了,卻只道:「也是你素日行為不端,免不了讓人多想,我可告訴你跑得了這次跑不了下次,夜路走多了,總會撞見鬼。」

林嘉宏見陳氏這麼容易放這事兒過去,知道陳氏今日定是心情極好,那一絲因疑慮而生的怒氣也是二而衰,三而竭,林嘉宏想著,正樂得息事寧人,便上前放軟了語氣道:「可瞧你整日里把我當個什麼人,我回來屋裡空蕩蕩冷清清的一個人坐這兒等你,大半夜你才回來,還這樣一下子衝進來,我還沒惱你今兒這麼晚回來,你倒是先惱了,怒氣沖沖地劈頭蓋臉地跟我要人。」

陳氏見他如此說,心中的氣也是漸漸消了,畢竟她也沒抓住現行,便也不再吭聲。

柳香見這事情就這麼過去,也終於敢上前伺候著陳氏更衣,林嘉宏揮了揮手讓她下去,他親自上來給陳氏寬衣解帶,陳氏本是大家千金,長得也是花容月貌,哪裡是那些小丫頭可比的,他適才偷腥正不得痛快,如今見了陳氏,自然把那些人拋到腦後去了:「你別整日里疑神疑鬼的,有了你,我心裡哪裡還容得下他們。」

林嘉宏一邊說著一邊上前去抱,陳氏推開他,不用他動手,徑自去寬衣,邊冷笑道:「那也是爺現今看著我,這話還不知道當著外面的小賤蹄子說了多少遍,恐怕爺在他們屋裡的時候,連我姓什麼都忘了吧。」

林嘉宏見她笑得嬌俏,復又黏上來:「你們女人就是矯情。」

陳氏見他猴急,便也是冷笑道:「你三妹妹今兒險些喪了命,你這個做哥哥的卻只會如此這般,竟然連問都不問一句,可見是沒心肝的東西。」

陳氏這話一出,林嘉宏倒是一驚,剎那間什麼念想也無,只擰眉問她:「你說什麼?三妹妹怎麼了?」

陳氏也是詫異:「你沒聽說?」

林嘉宏道:「我今日府衙里有事,原本回來得就晚,你和柳香又都不在,我問誰去?三丫頭到底怎麼了?你這麼晚回來可是為她?」

陳氏見林嘉宏緊張的樣子,也是笑道:「好歹還有點良心,你妹妹早起把頭撞在了假山上,昏迷了好幾個時辰,醒了之後還神志不清地一直鬧到了現在,可把太太給急壞了。」

「現在可好些了?」

陳氏道:「大夫是說已經無礙了,不過她醒了之後,言語行動都反常得很。原本你們家這個三姑娘,嬌嬌弱弱,不知一事,遇見個事情連句囫圇話都說不清楚。我從前也不曾留意過她,可今日她醒來竟然跟太太頂撞了起來。

太太動了怒她也絲毫不讓,眸子里一派堅毅,事事處處要維護二姑娘。要知道我雖有幾分好強,可是卻也從來不敢跟太太如此說話,我竟一下子看不透她了。」

林嘉宏也是道:「如此說來,甚是怪異,娘怎麼說?」

陳氏道:「請了李嬤嬤來看了,說怕是惹上了什麼鬼怪,也說是二姑娘給你三妹妹下的咒,這我倒是不怎麼信,你二妹妹沒那個本事,也沒那個膽子。明日,太太和大太太並四姑娘要一同去靈隱寺給三妹妹誦經祈福,還要在寺廟裡沐浴齋戒三日,做兩天法事,故而今夜才有那麼多事情要去安排,回來的晚了些。」

林嘉宏因問道:「他們都去,你怎麼不去?」

陳氏見問嘴角卻是笑:「我若也跟著去了,誰來管你這個偌大的林府?」

林嘉宏見著陳氏唇邊的笑意,心裡也是一喜:「娘開始往你手裡放權了?」

陳氏得意地點頭。

林嘉宏也是跟著撲了上去:「可等到這一天了,要恭喜二奶奶了。」

陳氏卻是笑著推他:「還只是幾天的功夫,等林府什麼時候真到了我手上,你再來討好我不遲。」

林嘉宏只笑著不答,陳氏卻若有所思道:「我倒不覺得你妹妹這一摔有什麼不好,反倒是摔開了靈巧,即便是有鬼附了身,那也是個聰明鬼,只是太太和李嬤嬤太過緊張罷了。」

林嘉宏只是笑著上下其手:「二奶奶這掌了家,眼神也越發毒了起來,連鬼都看得一清二楚,那你看看我是被什麼鬼附了身?」

陳氏笑著去戳他的腦袋:「你哪裡用鬼附身,你本身就是個色鬼。」

他們夫妻夜話自不必多說,且說劉夫人也帶著一行丫鬟婆子前簇後擁地回了西院的,她房裡的婆子還給留著門,卻不是單單為她。劉夫人進了院門,大丫頭紅紋便迎了上來,劉夫人見她回來,便讓人把院門鎖了,讓眾人都各自歇了,只留了紅紋、芸香伺候,進了裡屋,林雅萱似是撐不住,卻又擔心劉夫人,故而也沒回房,而是在劉夫人的床上睡了。

劉夫人一進屋,林雅萱的貼身大丫鬟紅杏便急忙將其喚醒,林雅萱朦朦朧朧地起來,見了王夫人卻是清醒了,急忙將信遞了過去:「娘,信已經寫好了,您那邊怎樣。」

劉夫人笑著道:「沒事了,明日一大清早我們就和二太太一起,去靈隱寺燒香。」

紅紋卻是已經將從寶萊閣里偷來的一個小巧的梅子青香爐雙手奉了上來。

劉夫人接過來仔細打量了一會兒,東西不是頂名貴,卻也很值些銀子,便道:「那老婆子眼神果然刁毒。一路可還順利?」

紅紋臉色卻有些難看,道:「我和那婆子接頭的時候,似是被人看見了。」

劉夫人和林雅萱均是一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