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十四章 齷齪

第十四章 齷齪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16

秋菊看見陳氏的住處不僅沒有落鑰,院門竟然還大敞著,裡面明晃晃的燭光照了出來,門口站著一個小丫鬟正在四處張望,秋菊心中一緊,忽然聽見身後有人聲漸漸近了,嚇得急忙往旁邊的繁花樹影里躲了起來,借著月光不多時果然見兩個小丫鬟也不曾打燈籠,摸著黑往這邊來了。

一個似是還有些猶豫推推搡搡,另一個卻是緊緊拉著,還對她道:「……我的好姐姐,我真的沒有騙你,是二爺點名了要你過去,說有話要問你……」

那二人說話聲音極低,秋菊只隱約聽見這麼一句,心中卻是驚駭,果然見那兩個丫鬟往林嘉宏和陳氏的住處去了,門口的小丫鬟見來了,急忙迎了上去,送了進去,這才四下張望了半晌,回去鎖了門。

秋菊總覺得自己彷彿見了些什麼十分不該看見的事,只想快走,卻也不敢再從二爺的門前過,便繞個圈,躲進了小花園的假山裡,一路崎嶇,過了二爺的門前。秋菊猶自緊張得喘著粗氣,這一路正經人沒見到一個,倒是這些見不得人的牛鬼蛇神,都被她遇見了。

秋菊怕再生波瀾,腳步飛快不多時便到了廚房,可這一到廚房,秋菊卻是愣了,早該熄了燈關了門的廚房怎的大半夜的還燈火通明?

秋菊一下子頓住了腳,想著難道廚房還有人?這要是被人撞見可怎麼辦,她該如何與旁人說她燒水的事?又怎麼當著旁人的面送進二姑娘院里?秋菊遠遠地躊躇了許久,摸了摸懷裡的銀子,這才終於下定決心過去,無論如何她想回林芷萱屋裡,要過孫婆子這一關,林芷萱這燕窩粥是必須得熬好了的,憑著這個由頭,廚房裡的人也不敢太為難她。

心裡想著,秋菊便徑自往廚房去了,一進門兒,見廚房裡除了正在燒火的顧媽媽並無旁人,秋菊這才長長舒了一口氣,心裡也多了一絲喜意。

你道因何?這顧媽媽原初是林芷萱房裡的管事媽媽,不過那年歲就早了,正是秋菊剛入林府的時候,那時的秋菊還只是個剛從人牙子手裡買過來的小丫頭片子,規矩禮儀都從小是顧媽媽教的。

顧媽媽行事穩重,卻對從小機靈聽話的秋菊很是偏愛,總說,她調教的那一眾小丫頭裡面,就秋菊最有可能成為府里的大丫頭。

後來,又因為林芷萱從小吃飯不好,顧媽媽做得一手好菜,很合林芷萱口味,漸漸成了林芷萱乳娘趙婆子的眼中釘肉中刺,趙婆子便使了計策讓林芷萱與王夫人說,喜歡顧媽媽做得菜,覺得顧媽媽辛苦,不如讓顧媽媽到廚房來專司做菜。王夫人只想著女兒能吃好最要緊,便應了讓林芷萱的乳娘頂了顧媽媽的缺。顧媽媽雖然心中暗恨趙婆子使壞,可當時正值顧媽媽的兒子娶媳婦,這廚房油水又多,雖然累些,顧媽媽卻還是從了。

秋菊只道今日是菩薩庇佑,有了顧媽媽在,這事兒就成了一半:「顧媽媽?今夜是您老人家當值啊?」

那顧媽媽一聽急忙轉頭,見是秋菊來,也是一臉喜意:「哎呦我的丫頭,你可來了,我看著這都快三更了,還以為這水你們不要了呢,正要收拾東西睡了。」

秋菊一聽眼前一亮:「顧媽媽燒著水呢?」

顧媽媽道:「可不是,這一入了夜,春桃過來說三姑娘讓燒滿滿三大桶水沐浴,我這正燒著呢,春桃在一旁嘀嘀咕咕說這事兒不成,要找太太商議,放著我就走了,也沒給我個話,我這燒也不是,不燒也不是。正想著還是先燒了吧,省得你們得用的時候再沒有,你看看這三大桶水我一直燒到現在,剛燒好了房門都落鑰了,我還想著這就不能用了,可巧你終於來了。」

秋菊真是又驚又喜,差點喜極而泣,嘴裡直念阿彌陀佛:「媽媽您真是我的親娘!」

顧媽媽見秋菊這個模樣也是笑:「這是怎麼說的?既然有用,就趕緊找幾個小廝搬回去,可憐了我這老腰,燒的這些水可累死了。」

顧媽媽說著便要去給秋菊喚小廝來。

秋菊卻急忙攔著道:「媽媽,這水不往三姑娘那裡送,三姑娘說,只就近送到二姑娘那裡去就是了。」

一聽這話,顧媽媽的臉色卻是沉了下來:「這是為何?」

秋菊才將林若萱今日罰跪寒氣侵體的事跟顧媽媽大致說了,又道是林芷萱的主意,讓燒水給林若萱拔去寒毒。

最後又囑咐:「媽媽,這事兒畢竟不合規矩,能少一個人知道便少一個人,所以少不得要勞動媽媽幫忙搬一搬了,好在二姑娘的住處和這廚房的西門兒就隔一條巷子,不過出門兒進門兒的事兒。」

秋菊擼起袖子來就要動手搬水,顧媽媽卻不動,只是眉頭皺得更緊了,秋菊不解,抬頭催她:「媽媽?」

顧媽媽卻對她搖了搖頭:「這事兒不能做。」

秋菊微微詫異:「這是為何?」

「我教了你這麼多年規矩,你難道不知房門下鑰之後私自出入是大罪?這要是被擒住,挨板子事小,說不好會被直接趕出府去。」

秋菊道:「可是我一來,媽媽不是也要叫小廝送去的,現如今房門下了鑰,這水送去哪裡都是罪過,為何我說送去三姑娘哪裡就可以,二姑娘就不行呢?」

顧媽媽頗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戳了戳秋菊的腦袋:「我只當你是個聰明的,如今怎得如此蠢笨。府里的規矩是太太定的,而這府里的規矩是為了管教奴才,不是約束主子。

這三姑娘是誰?那是太太嫡親的女兒,這府里的規矩在三姑娘面前自然是網開一面,而二姑娘又是誰?她如何能跟三姑娘比?我們替三姑娘違了規矩,那是忠,那是功,而如果為了二姑娘出了亂子,那就是罪加一等,是天大的死罪了。」

秋菊道:「媽媽,這確是三姑娘之命,如果不是三姑娘逼著,我哪裡敢自作主張做這樣的事?若按媽媽的說法,那我也是忠。」

「胡說八道,你這是愚忠,你可別忘了,三姑娘是主子,但也只是半個主子,這林府後宅里正經的的主子可只有太太一個,我說的忠那都得是對太太的忠,而不是讓你跟著三姑娘胡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