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十三章 勾當

第十三章 勾當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74

秋菊回來的時候,冬梅剛要睡下,只聽門「吱呀」開了,急忙起身來看:「秋菊姐姐,你怎麼回來了?姑娘不是讓你守夜嗎?」

秋菊見冬梅說起給林芷萱守夜時羨慕的模樣,也是掩嘴笑:「瞧你眼饞的模樣,這樣福氣我讓給你可好?」

冬梅笑著起來:「姐姐打趣我。」

秋菊卻上前拉著她的手,認真道:「我沒唬你,姑娘讓你守夜,也不必收拾,只管趕緊過去,就睡我的鋪蓋卷,我已經在姑娘房裡收拾好了。」

冬梅受寵若驚:「我……我?」

秋菊點頭。

冬梅越發慌張:「可是我怎麼能……」

秋菊心裡有要緊事要辦,也不敢再跟她囉嗦,只拉著她,給她取了件厚厚的外衣披上,又拿起她的衣賞給她捧在手裡:「姑娘臨時有些事情吩咐給我。現如今姑娘受了傷,身邊不能沒有人伺候著,姑娘又不要別人偏偏要你。我也沒什麼可囑咐的,只一點,要記著是在伺候主子,千萬不能再拿出你在這裡的睡相,千萬睡淺些,不要像我每日早起叫你一般,姑娘渴了要喝個茶,還要拿棍子來戳你。」

冬梅被秋菊說得臉通紅:「姐姐你又打趣我,我才沒有。」

秋菊也是掩面笑著,一邊推她:「快去吧。」

見冬梅離去,秋菊才急匆匆地翻箱倒櫃取出自己藏的銀子。

這倒不是為了防冬梅,而是姑娘屋裡的小丫頭閑時總愛一處玩耍嬉鬧,人多了總歸有手腳不幹凈的,一旦丟了什麼,找都沒法子找。

畢竟是奴婢的事情又不能去麻煩主子,況且林芷萱以前還只是個孩子,哪裡管得了這種事情,故而秋菊只得自己謹慎著。

這一夜註定提心弔膽,秋菊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回來,便索性將二十兩銀子都拿了,仔細揣在懷裡,整好衣裳出了門。

剛到門口可巧看見管林芷萱屋子的婆子正要鎖門,秋菊急忙迎了上去:「孫媽媽,您且等等。」

那孫婆子摸著黑看著來人竟然是秋菊,也是詫異,卻急忙笑臉相迎道:「是秋菊姑娘啊,您不是給三姑娘守夜去了,怎麼出來了?」

這孫婆子也是林芷萱房裡的老婆子,頗有幾分地位,平日里只跟春桃夏蘭客氣,對秋菊也是稱呼丫頭的多,今日竟然張口就是「秋菊姑娘」,看來林芷萱讓她守夜的事情在這房裡也是引起了不小的波瀾。

秋菊急忙上前道:「姑娘餓了,讓我去熬些燕窩粥來。」

孫婆子一聽,卻是皺了眉:「可是這三更半夜的,再進食怕姑娘會積食。」

秋菊賠笑著道:「媽媽說得極是,若是往日里,我們也是攔著姑娘不許她夜裡亂吃的,可是媽媽知道,姑娘今日也只早上吃了小半碗粥,然後又傷了頭,流了那麼多血,一日里只喝葯,哪裡受得住。原是我們疏忽,這也是適才姑娘說餓極了,我們才想起來。」

那孫媽媽一聽也道:「這倒是真話,只是這上鎖的規矩不可廢,且不說這夜半出門要回了太太,若是往日里都是不讓出去的。」

「媽媽說得極是,可是規矩是太太定的,而咱們裡面躺的可是太太的心頭肉,太太臨走時再四囑咐要好生伺候著姑娘,這要是把姑娘餓著,那我們這些做奴才的還不是萬死?

若說回稟,此刻太太早就歇下了,太太也是忙了一日又怎能拿這樣的事情去煩太太,況且媽媽您想想,這種事情便是告訴了太太,太太也只有囑咐著趕緊去做的理兒,哪裡還能攔著。」

秋菊一邊說,一邊往孫媽媽手裡塞了二兩銀子,那孫媽媽自然也知道輕重,秋菊一月的月錢才一弔,這二兩可是秋菊三個月的月例銀子,更別說對孫媽媽這樣的老婆子了,況且這種事情原本就不當攔的,孫媽媽拿了銀子也樂得給秋菊個面子,便道:「那姑娘快去,等回來我再給你開門。」

秋菊急忙笑著:「那謝媽媽了。」

說著孫媽媽送了秋菊出去,秋菊也不敢再耽擱,這第一步是走出來了,可是後面的路卻越來越難走。

秋菊不敢在甬路上走,生怕遇見查夜的婆子,雖然她手裡有個正經理由,可是也不能嚷得人盡皆知,雖然被抓住的時候可以用來搪塞,可那畢竟是個借口,經不得查證。秋菊出了林芷萱的院子,要經過林家存放宴客用的桌椅貴器的寶萊閣,過一處鄰水的隔斷,便是二奶奶陳氏的住處,繞過小花園,才能到那臨著外院的廚房,好在二姑娘處離廚房很近,不過隔了一條甬路。

秋菊一路謹慎地穿過游廊,現在房門落了鑰,除了巡夜的婆子沒人往來,家裡又節儉,故而夜裡外面也不怎麼點燈,便是巡夜的婆子也都十分懈怠,秋菊一路上雖然提心弔膽,但只要路上小心,也不怎麼怕被人遇見,她最擔心的是廚房落了鎖沒了人。

卻沒想剛過了寶萊閣,秋菊忽然聽見西邊花影里有個婆子壓低聲音呵了一聲:「有人!」

秋菊嚇得魂不附體,倉皇朝那裡看了一眼,黑影里並沒有點燈,只接著月色看出像是一個婆子並一個丫鬟,秋菊剛想拔腿就跑,可心中一轉,既然已經被看見,若是躲了反而更惹人懷疑,再追上來便是百口莫辯,還不如大大方方地把林芷萱教的那借口再用一遍,她站住了腳,卻不想那邊兩個人見她站住,反而嚇了一跳,竟然轉身撒腿就跑了。

秋菊卻是愣在原地,她抬頭看了看一旁的寶萊閣,心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那兩人見她就跑,想來做得也是見不得人的勾當。

秋菊沒工夫去細思他們在做什麼,只是冷汗漣漣,再不敢猶豫,加快了腳步,卻沒想剛過了小橋,竟然發現二爺和二奶奶的院子不但沒有落鑰,院門竟然還敞著,裡面的燈光照了出來,門口站著一個小丫鬟正在四處張望,秋菊心中一緊,聽著身後竟然有人聲。秋菊急忙往一旁的花草樹影里躲了起來,不多時便又見兩個小丫鬟模樣的黑影也不曾打燈籠,只摸著黑往這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