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十二章 犯險

第十二章 犯險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57

撒嬌?軟語?

林芷萱微微一怔,繼而也是苦笑,她如今畢竟不是那個只會在母親跟前玩鬧的小丫頭了,她習慣了侯府夫人的身份,遇事先想到的便是分辯、說理、講證據,哪裡會想到那與她身份年歲極不相符的軟語撒嬌。況且撒嬌軟語,王夫人也僅僅是「多半」會應,總有一些事是她不會應的,而以林芷萱對母親的了解,林若萱的事情偏偏是在這不會應的事情裡頭。

可是秋菊的話也讓她有了另一番思量,她適才想做的一切,母親並不能容,那如果自己做錯了什麼,母親想必是會原諒她的,即便不原諒,她如今重傷母親也會不忍重責。

林芷萱心思百轉,許久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睜開眼,眼神堅定而明亮:「秋菊,幾更天了?」

秋菊不知道林芷萱為何如此問,只道:「約么是二更天了,各房要下鑰了。」

「你去替我做件事。」

聽著林芷萱言語中一派凝重,秋菊急忙起了身:「是。」

林芷萱揮開了床幔看著秋菊,秋菊急忙上前給撩起了床幔。

林芷萱認真道:「這件事情做好了不但無功,反而有過,我也是憑著心思一試,能否保你,我也說不上萬全。」

林芷萱拿話去試秋菊,嘴上雖如此說著,可是林芷萱心裡卻是有計較,一旦事發,她拼著命也會護住秋菊,如此說不過是為了提醒她此事的嚴重,讓她務必萬般謹慎小心。

秋菊一聽林芷萱如此說,也是一驚,眉頭緊皺著思緒轉了三遍,這才抬頭看著林芷萱道:「若奴婢不去做了這事,姑娘今夜都睡不安穩,是嗎?」

林芷萱不防她這麼問,卻也是點頭。

「姑娘既會讓秋菊去做這事兒,也是看得起秋菊,秋菊但憑姑娘吩咐。」

林芷萱眼眶一熱,卻只道:「你即刻去取十兩銀子,趁著我們這裡還沒有下鑰出去,讓廚房燒幾桶熱水送到二姐姐那裡去,你先在那裡伺候著她把體內的寒毒拔出來再回來。」

秋菊詫異地盯著林芷萱,林芷萱所言與她適才心中所猜相差無幾,可是她還是不敢相信這麼大膽的決定是出自那個膽小庸懦的三姑娘。

況且,這話林芷萱說起來容易,若是要做起來,那可是難如登天。

其中的難處,林芷萱又怎會不知,她們林府雖不是王侯公府,可好歹也算官宦之家,而掌家的王夫人又是出身金陵世家,府里的規矩也十分嚴苛,比世族之家不遑多讓。

每當入夜,巡夜的婆子查過各房之後,各宅各院都要下鑰,如此不僅僅是為了以防監守自盜,更是為了防家裡的丫頭小廝胡亂廝混,肅清門宅。

這是家裡的老規矩,大規矩,但凡正經人沒有幾個敢頂風作案的。

可是林芷萱也知道,家業大了就絕不可能是一泓清水,上有政策下必有對策,畢竟林府這些年也不是沒丟過東西,沒亂過人。

可除了這個,廚房每夜也是要下鑰的,雖有值夜的婆子,可是這婆子是誰,願不願意幫忙,會不會告發,還有怎麼叫開二姑娘的院門,怎麼把水送進去……

林芷萱看著秋菊略微有些發白的臉色,她自然知道這丫頭是害怕的,這是一旦被抓住便是打了板子發落出去的事兒,像她這樣一個只要勤勤懇懇熬幾年就能升一等的二等丫鬟,如何肯會去冒這個險。

也的確是難為她,林芷萱卻繼續道:「我知道這事難做,可是也不是不能做……」

林芷萱因招了秋菊來,在她耳邊細細交代。

秋菊聽了林芷萱一字字一句句的安排,也是心思劇動,林芷萱適才的言語並非膽大之言,她是細細思量過的,而聽她一說,秋菊也忽而覺得這件事情或許也有幾分可為。

秋菊這才彷彿下定決心一般地開了口:「姑娘,錢匣子是春桃姐姐管的,此事可要和春桃姐姐商議?」

林芷萱似是沒想到這一層,她忘了秋菊現如今還不是自己屋裡的大丫鬟,銀錢之事自然不在她手裡,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只道:「不可,這件事情你知我知,今晚,即便是冬梅也不必讓她知道。只是如此一來,沒了銀錢,倒有些難辦……」

秋菊見林芷萱的眉頭復又皺了起來,可窗外天色已經漸晚,再猶豫怕就出不去了,秋菊既打定了主意去做,便開口道:「姑娘,這些年秋菊也算是存了幾兩私房錢,秋菊無父無母,只知伺候姑娘,這銀子也別無用處,若還擔得起姑娘一用,也是秋菊的福氣。」

林芷萱聞言,心中也是一暖,她自然知道,府里的丫頭有雙親的還好,出嫁時家裡多少有補貼,像秋菊這等無父無母的,不過是緊緊巴巴過日子,存點嫁妝,以後盼著配個好人家罷了。

林芷萱只緊緊地拉著秋菊的手:「秋菊,我不會讓你今日的心血白費,來日你成親的時候,我親自給你添箱。」

秋菊見林芷萱這麼一說,也是雙頰緋紅:「姑娘好端端的說這個做什麼。秋菊肯去,是因為秋菊看得出來,姑娘待秋菊很好,像待二姑娘一樣好。秋菊相信如果有一天秋菊落了難,姑娘肯定也會這樣幫秋菊。」

林芷萱聽著,忽又想起前世的事,想起前世的秋菊,想起她的慘死,林芷萱忽然覺得心中有愧,漸漸紅了眼圈,秋菊見林芷萱傷感,急忙笑著哄她:「秋菊從小沒有爹娘護著,只知道對主子效忠,只知道誰對我好,我對誰好。也是上天垂憐,讓秋菊跟了姑娘,姑娘適才對秋菊、冬梅還有二姑娘說的話,不管是不是玩笑,秋菊可都記著了,姑娘說這一世都要護著秋菊的,秋菊自然也只能一心一意為姑娘。」

林芷萱含淚點頭,又仔細叮囑了她遇事應對的法子,還吩咐了讓她叫冬梅來守夜就好,不要驚動春桃和夏蘭。

春桃和夏蘭是一等丫鬟,是兩人一屋,而秋菊冬梅這樣的二等丫鬟原本合該四人住在一起,可巧二等丫鬟只她二人,雖有多餘床榻,她們二人住的也都寬敞。

秋菊匆匆離了林芷萱的閨閣,輕手輕腳地回了自己的住處,冬梅剛要睡下,只聽門「吱呀」開了,急忙起身來看:「姐姐,你怎麼回來了?姑娘不是讓你守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