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十一章 鬼神

第十一章 鬼神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58

也不知怎麼了這一章發了5遍了還是發不上來,再試一試……

***

王夫人放心不下,非要在這裡陪著,可她畢竟是老人家,身體如何能撐得住,林芷萱一邊勸著,陳氏也來跟著勸:「太太,您還是回去吧,你在這裡,三妹妹擔心著你也睡不踏實,況且你若累垮了身子,誰來照看三妹妹。」

林芷萱附和,王夫人這才終於又囑咐了一遍丫頭婆子,由陳氏扶著離去。

王夫人一邊往回走,一邊問李嬤嬤:「你看如何?可是嚇人?」

李嬤嬤也是皺著眉頭道:「三姑娘這癥候確是不同尋常,我看十有*是被什麼不幹凈的東西纏住了。」

王夫人點頭:「況且她如此維護二丫頭,這東西怕也是二丫頭招來的。」

陳氏道:「太太且別去管是誰招來的,還是先想法子救救三妹妹的好。」

王夫人跟著看向李嬤嬤,李嬤嬤道:「二奶奶說的極是,我看,還是先做場水陸*事……」

一行人正走著,便聽著小丫鬟追上來道:「太太,西院的大太太過來了。」

王夫人一行人停了腳,果然見西邊迴廊上燈影重重,劉夫人帶著幾個丫鬟婆子打著燈籠過來了。

「她怎麼又過來了?」王夫人沉吟一聲。

陳氏低聲道:「約么是知曉了三妹妹房裡的響動,來給四妹妹抱不平的。」

王夫人也是點頭,笑著迎了上去:「這麼晚了大嫂怎麼過來了?」

劉夫人見王夫人臉色,心也是定了一半,看來林芷萱房中的吵鬧是沒有結果的,但是劉夫人也不敢怠慢,生怕王夫人是起了疑心只是面上不顯而已。便也苦著臉,嘆了一聲道:「我方才聽著三丫頭那裡還是不好,擔心得很,這不剛把四丫頭哄睡了,便不放心再過來瞧瞧,看看有什麼能幫得上的。」

林雅萱這麼大人了,而劉夫人竟然用「哄睡」二字,王夫人問:「四丫頭怎麼了?」

「無礙,略微有些委屈驚嚇。」劉夫人不愉道,「也是擔心她三姐姐,兩人從小一起那麼要好,如今見她姐姐傷成這樣,又那樣待她,適才回去哭了好一會兒。」

王夫人如何聽不出話外雅音,皺眉道:「大嫂合該好好勸勸四丫頭,我也真是不知道阿芷這是著了什麼道了,醒來之後一味地胡言亂語,適才更是說出了一些不著邊際的話,我正和李嬤嬤商議,明日去隱靈寺上香,給這丫頭做場法事。」

劉夫人如此一聽,心才放下大半,便與王夫人一路,開始說些鬼神之事,將林芷萱的話語一味往著了魔上引,極盡言語之能事,並約著明日帶了林雅萱一起去靈隱寺齋戒,為林芷萱誦經祈福。

王夫人一行人走了之後,林芷萱恨恨地瞪了春桃一眼:「今晚秋菊給我守夜,其她人退下,我累得很。」

眾人頻頻拿眼去看秋菊,這三姑娘醒來性情大變,果然是十分偏愛了秋菊,要知道只有頭等丫鬟才能給姑娘守夜,在這屋裡也就只有春桃和夏蘭了,林芷萱這樣的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秋菊真的要因著這次林芷萱的禍而得福了?

春桃也是十分驚詫,只不知道從前唯唯諾諾的三姑娘現如今究竟是怎麼了,剛要出言說這不合規矩。

林芷萱卻道:「若有人不服氣,大可以再回太太去,看看現如今我這林府的嫡小姐,竟連在我自己屋裡挑個人守夜都不能了。」

春桃見林芷萱動怒,也不敢多言,急忙對秋菊交代了兩句守夜的規矩,這才退了出去。

秋菊服侍林芷萱躺下,夜漸漸深了,上夜的婆子來查了最後一遍夜,各房各院馬上便要落鑰了。

林芷萱身心俱疲,可偏偏睡不著。她心裡知道,過了今夜,林若萱體內的寒氣滲進五臟六腑,再想拔出來還不知道要費多少工夫,用多少醫藥。再想著林若萱今年已經十八,若再不嫁怕是就要遲了,婚事定然就在這一年,若不拔除體內的寒氣調理好身子,定然極難保胎,孩子一個個地掉,掉著掉著就成了習慣,日後在子嗣之事上就更艱難了。若不能保胎,再攤上個不講理的婆家,只會怪她無能,還有誰會想著給她仔細調理身子?

聽著林芷萱在床上翻來覆去唉聲嘆氣,睡在林芷萱腳踏旁的秋菊擔憂地問了一句:「姑娘睡不著嗎?可還是頭疼?」

林芷萱原本心亂如麻,如今聽見秋菊熟悉而略帶稚嫩的聲音,心中倒是一暖,復又想起當初在侯府的時候,無論出了什麼棘手的事情,秋菊都能助她一臂之力,林芷萱輕輕喚了一聲:「秋菊……」

後半句話卻生生的忍住了,秋菊如今還太小了,他們也不曾共同經歷過侯府的那些磨難和歷練,這件事情她是否能做好,甚至,她是否願意去做,林芷萱都拿不定主意。

秋菊原本聽了林芷萱喚她的名字,以為林芷萱有吩咐,便急忙起身屏息聽著,可是床幔內卻再無聲音。

秋菊又試探地問了一聲:「姑娘可是還在擔心二姑娘?」

林芷萱心中一喜一驚,秋菊從小就如此機靈懂事,自己竟然都不曾發覺。

秋菊見林芷萱不答,眉頭也是微微皺了起來,她不知三姑娘這一摔是怎麼了,可看得出來她是十分關心二姑娘的,是打心眼裡憐惜她:「姑娘,有句話秋菊不知當說不當說。」

「你說。」這樣與她說話,彷彿回到從前,有什麼事,她是從來不必跟秋菊說前因後果的,那丫頭讓她喜歡的除了一等一的忠心,便是這機敏聰慧。

秋菊今日見林芷萱醒來之後看她的眼神也是不同,彷彿十分信賴,她原本害怕自己多嘴惹姑娘生氣,可是這一問,林芷萱讓她說,反而穩住了她忐忑的心神:「姑娘若想維護二姑娘,今日本不必與太太起爭執,太太那麼寵您,往日里有什麼事,即便是太太不許,只要姑娘像四姑娘一樣對太太撒撒嬌,軟語兩句,太太多半是會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