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十章 不成

第十章 不成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03

春桃回憶道:「二姑娘和三姑娘迎面遇上了四姑娘,三姑娘摔跤的時候,四姑娘似是正跟在二姑娘和三姑娘後邊。」

聽了春桃的說辭,林芷萱越發堅定了心中所想:「你當時又站於何處?」

春桃想了想道:「我當時自然是陪在姑娘身側的。」

「那便是說林雅萱在你身後了,你既然什麼都沒有看見又如何證明她沒有做過?」

春桃張了張嘴,終究無話可說。

林芷萱再看屋裡其他的丫鬟婆子:「當時便沒有一個人是落在四姑娘身後的嗎?」

一眾婆子們道:「奴婢們跟在後面。」

林芷萱問:「你們可曾看見?」

婆子們都是面面相覷,終有人道:「奴婢們沒注意。」

林芷萱怒道:「雪天路滑,你們做媽媽的陪著出去,不小心看著主子腳下,你們都在仰著臉看天嗎?」

眾人訥訥不敢言。

林芷萱復又看向秋菊,秋菊卻是詫異於林芷萱看她,提醒道:「姑娘,那日春桃姐姐留我在屋裡,我不曾跟著去。」

林芷萱又看冬梅,冬梅也是怯怯地看林芷萱一眼:「奴婢,也沒看見。」

林芷萱道:「你們都沒看見,我不信這府里竟然沒有一個人看見,那便查,當時在場的,經過的,不僅我屋裡的下人,還有二姐姐屋裡的,林雅萱屋裡的,一個一個地分開審,總會有人看見!」

「夠了!」王夫人喝道,若真是如此因為林若萱一句荒唐的話便驚動闔府,若是查出有假,難免傷了與大房的情分,若是查出是真的,傳出林府姐妹相殘的閑話來,又讓林府如何立足?

況且王夫人心中如今只念著適才林芷萱為了維護林若萱對她說了謊,一陣心痛,從前她的女兒對她百依百順,從未起過爭執,更別說扯謊了,現如今竟然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不僅頂撞自己,甚至連她從小最要好的四妹妹都拿出來嫁禍。

王夫人看著林若萱怒道:「你個小賤蹄子到底給你妹妹施了什麼蠱?讓她這麼誣陷她四妹妹,甚至還對我扯謊,卻只知道一味維護著你這個下賤胚子?你到底對你妹妹下了什麼咒?可都是徐姨娘教的,要來迫害嫡室!」

林若萱一聽王夫人這麼大一頂帽子壓下來,也是嚇得魂飛魄散,急忙掙扎著跪了下來道:「母親息怒,女兒不敢,都是女兒不好,沒看顧好妹妹害妹妹受傷,妹妹不敢忤逆母親,她只是傷了頭神志不清,故而才會記錯了一些事情。女兒不敢有絲毫傷害妹妹之心,徐姨娘更不敢有絲毫的不敬之心,還請母親明鑒。」

林芷萱見林若萱的認罪之言,只覺得心痛:「姐姐!你……」

王夫人認定了林芷萱是神志不清,生怕女兒再一時激動傷了身子,便急忙道:「大夫給開的凝氣安神的葯在哪裡?快去熬來。」

林芷萱知道,那凝氣安神的葯是對瘋婦用的,能使人昏睡安定,她原本就疲憊,現在本就是強撐著想給姐姐去一身寒毒,與王夫人爭論兩句也是被逼無奈,幾乎要筋疲力盡,如果再喝了那葯昏睡一日夜,到時再想除林若萱身上的寒氣,怕是就晚了。

想著,林芷萱一時急怒,眼前一黑,倒了下去,王夫人越發擔心,急忙上前去看,又見著林若萱在那裡十分礙眼,因道:「滾回你屋裡去,等阿芷好了,再拿你問罪。」

林若萱一邊擔心著林芷萱,可是這裡連她說話的份都沒有,只能稱是。

她掙扎了兩下,沒起來,秋菊和冬梅心疼得急忙去扶了起來,送出門去,院子里都是想看熱鬧又躲躲閃閃的丫鬟婆子,秋菊召了兩個穩妥的婆子來,讓好生送回去。還沒交代完,正遇見夏蘭熬好了薑湯端著過來,看著這一院子的人,還有扶著林若萱的秋菊冬梅二人,詫異問:「這又是怎麼了?」

秋菊見了薑湯,這才道:「是太太又過來了。姐姐這薑湯可是熬好了?不如裝到食盒裡讓二姑娘帶回去吧。」

夏蘭詫異地看了秋菊一眼,心想這薑湯難不成是給二姑娘的,三姑娘何時和二姑娘這麼要好了?夏蘭雖然心中不解,可是想著方才在屋裡的情形,三姑娘命令做的一切明明都是為了二姑娘,她猶豫了半晌,終究是看著林若萱也是可憐,道了一聲:「也好,我去給二姑娘裝起來。」

林若萱卻道:「不用麻煩了,你們快進去照看三妹妹吧。」

夏蘭因想著太太在,對林若萱也並不十分熱情,現如今聽林若萱執意推辭,便也是猶豫了,終究道了一聲:「裡面還等著我們伺候,等三姑娘醒了,我再著人給二姑娘送去。」

這麼說,便是不能送了。

可夏蘭畢竟在秋菊上頭,夏蘭如此說了,秋菊也不敢太爭辯,便只能先讓兩個婆子送了林若萱回去,三人這才回了屋。

他們三個回來的時候,林芷萱已經醒了,她睜眼不見了林若萱,心中也是升起了一股濃濃的無助,但看著坐在床前滿臉焦急擔憂的母親,她也是心軟心疼。

「娘,適才是女兒失儀,本不該那樣和娘那樣說話的。」

王夫人卻是認定了林芷萱是被林若萱使了什麼法子制住了,滿是心疼地道:「我的好孩子,你不要怕,什麼也不要想,只管好好歇息,萬事有娘在,娘不會讓任何人害你。」

林芷萱心中一酸,死而復生,她才剛剛見到這樣安穩健在的母親,她哪裡忍心惹她生氣?二姐姐的事情,終究需要慢慢籌謀,可是適才與母親的強辯,林芷萱並不後悔。

林雅萱乖巧柔順的品性在王夫人的心中根深蒂固,並不是林芷萱沒有證據的一番說辭便能輕易改變的,但是她的堅持至少會在王夫人心中種下一顆疑慮的種子,林芷萱相信總有一天,自己能讓這顆懷疑的種子抽枝發芽、開花結果。

想到這些,林芷萱原本想再提林若萱,可是話到嘴邊,終究沒有出口,只輕輕「嗯」了一聲,才道:「天色不早了,娘為女兒操心了一整天,現在女兒好多了,娘也早些回去歇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