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四章 二姐

第四章 二姐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51

林芷萱任由丫鬟們七手八腳地扶了起來坐回到床上,自己卻忽然笑了,直到笑出眼淚來。

她活了過來,用這樣一種方式,又回到了過去,雖然沒有了瑾哥兒和琳姐兒,可是這是不是說明她還可以重來一次,去彌補那個痛徹心扉的前世。

看著鬧得一片混亂在那裡又哭又笑的林芷萱,躲在劉夫人身後的林雅萱臉上帶了一絲得意的笑,看來這林府的嫡女,十有*是真的傻了。從此再也沒有人能踩在她林雅萱頭上了。

感受到那不善的眼神,林芷萱抬頭看向了林雅萱和大太太,恰好瞧見了林雅萱那轉瞬即逝的一絲得意的笑意。

林芷萱看著林雅萱的眸子從盛怒,漸漸變成了冰冷。前世的自己,從小被母親捧在手心裡,根本不懂得一點人心險惡,根本沒有一絲防人之心,林雅萱幼時如此耐不住性子的一些小動作,自己竟然都不曾察覺過。

她的冷笑,她的嘲弄,自己的受傷……

在知曉了林雅萱的真面目之後,林芷萱忽然想到了什麼,自己這次險些送命的受傷……

當初所有人都道害她重傷的是二姐姐林若萱,甚至連當初重傷的自己都懵懵懂懂地只知道聽大人言語,他們說是二姐姐就是二姐姐,卻從來都不曾多想過什麼。

可是自己幼時與二姐姐並無過多的交際,二姐姐林若萱比她大四歲,在家裡地位卑微如浮萍。

因王夫人是庶出,從小受盡家裡太太的刁難折辱,最渴望的便是生母的疼愛庇護,如今對林芷萱百般寵溺是對自己幼時求而不得的補償,而對庶女林若萱卻彷彿多年媳婦熬成婆一般,小時候家裡的正房太太怎麼待她,她便怎樣待林若萱。

尤其是這些年林鵬海調任回濟州府,留下她這個掌家主母在杭州照顧,卻帶了林若萱的生母徐姨娘去了濟州老家,兩人在那邊快活,彷彿做了夫妻一般,王夫人看著徐姨娘的這個女兒又如何能不覺礙眼。

林若萱比林芷萱大四歲,又是這樣出身,自然更懂事些,萬事謹小慎微,在林芷萱面前唯唯諾諾,恨不得把林芷萱當半個主子伺候,卻也因為她的拘謹,又差了些年紀,故而林芷萱與林若萱一直親近不起來。

這次的事情,眾人都想著王夫人傷了女兒心痛,又可以趁機扎筏子懲治林若萱,故而眾人紛紛指證是林若萱拽倒了林芷萱。

林芷萱此刻卻看著眼前的林雅萱心思翻滾,當初的事情究竟如何她已經不記得了,只是二姐姐如此謹慎小心的一個人,當時手裡還牽著自己,她更應該百般小心,她怎麼能不小心摔了跤,還恰好就摔了自己?

林芷萱努力回憶著往事,只隱約記得當時自己摔倒的時候林雅萱也是在旁邊的,林芷萱忽然有了個大膽的揣測。只是苦於沒有證據,她現如今看著站在一旁的林雅萱更覺頭痛,生怕忍不住再起來掐死她。

「你們走!」林芷萱虛弱地指著林雅萱。

這話雖是無禮,可是劉夫人也看得出林芷萱對林雅萱深深的敵意,也怕她再出什麼幺蛾子傷著自己的女兒,便對王夫人道:「我看三丫頭也是累了,要不然,我們先回去,讓她好生歇息。明日再來看她。」

王夫人也是心疼女兒,雖覺得她十分無禮卻也不忍苛責,起身陪著劉夫人送到門口,還一邊安撫著林雅萱道:「是你姐姐受了傷才如此失禮的,你別生她的氣,等她好了,我帶她給你賠罪去。」

「嬸嬸說什麼呢,姐姐傷成這樣,我只會傷心,哪裡會生氣。嬸嬸切莫為我費神,趕緊治好三姐姐要緊。看著三姐姐這樣,我也心疼……」林雅萱說著哽咽了起來,王夫人安撫了兩聲,贊了聲好姑娘,這才送著走了。

林芷萱躺在床上斷斷續續地聽著,心中的怒氣更勝。只是這麼多年生死刀刃上走過來,她強壓住內心這死而復生翻江倒海的情緒,生怕被人當成瘋子,再惹母親傷心痛苦。

縱然有千頭萬緒的事情她想不通想不明白,此刻卻只得先壓著,她疲憊得很,彷彿再下一刻便又能昏過去,她得先有力氣,有了力氣才能想法子籌謀。

「秋菊,燕窩粥。」林芷萱張口說了一句。

王夫人已經送客回來,聽聞也是大喜,急忙讓丫頭們扶著林芷萱,在她身後墊了兩個靠枕,坐了起來,讓丫鬟捧上燕窩粥。

王夫人親自來喂,林芷萱就著母親的手喝了兩口,眼圈卻紅了。

王夫人一見林芷萱復又落淚,心中也是急惱:「好好的這又是怎麼了?都是二丫頭那個賤蹄子,好好的人弄成這樣,我定要扒了她的皮。」

林芷萱一聽卻是一愣:「二姐姐呢?」

王夫人見問,只道是林芷萱要尋了她來出氣,便問道:「那個小賤蹄子呢?」

紫鳶急忙道:「想是還在石子路上跪著呢,太太沒有說話,她不敢起。」

林芷萱心裡卻是大急,外頭雖不是數九寒天,卻也只是初春,冰雪都還未融呢,娘剛說自己昏迷了兩三個時辰,難不成二姐姐就在那裡跪了兩三個時辰不成?

她平日里缺東少西,連個暖和的衣賞都穿不上,日後寒氣侵體不能保胎,便是這次凍壞的吧。

林芷萱只記得,當初這事兒不久之後,二姐姐便被母親從這富庶江南,嫁到了西北苦寒之地,那姐夫是個粗俗莽夫,林芷萱前世一世都不曾見過,只是聽聞林若萱前前後後懷過三個孩子,可是都沒留住。

一個不能生育的女人在婆家是如何受人欺凌的,自是可想而知。

後來父親林鵬海去世,二姐姐回家弔唁,才知二姐夫與人鬥毆慘死,她被婆家趕出家門,當時已經潦倒如乞丐一般了。

身為侯爺夫人的林芷萱聽聞姐姐林若萱的遭遇,也是心痛,雖然不是一母所出,可是畢竟是她的親姐姐,如何能讓林家的人如此遭人欺凌,便將帶她回了侯府,做姨太太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