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女校小保安 >第5144章 攛掇

第5144章 攛掇 (1/1)

小說名稱《女校小保安》 作者:素手添香  更新時間:2018-11-19 09:21  字數:2325

神雀城,城郊別墅,卧室內。

一層飄逸薄紗般的紗幔下,隱約浮現兩具不清楚的影子,正纏繞在一起。

各種曖昧,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傳來。

沒多久兒,便停了下來。

女子穿上睡衣,神情略有不滿,中看不中用的東西。

男人倒是一臉饜足,他摸了摸女人好似剝了雞蛋的臉,「美人,你還真是美味,讓我回味無窮啊。」

女子正是慕容問青,她打掉陳飛勝的手。

「美人,你這是怎麼了?」看到慕容問青不高興,陳飛勝趕緊關心。

現在這個女人在他心裡佔據的位置越發重了,他發現是越來越離不開她了。

「還問我怎麼了,你瞧瞧這兩天,楊逸風風光成什麼樣子了?朱院長器重不說,連女皇現在也積極支持楊逸風的運動,而你呢?只是簡單委派你去安撫學生的家屬,這算什麼嘛。」慕容問青很生氣。

覺得陳飛勝現在在朱雀學院里並不受到倚重。

提起楊逸風,陳飛勝的臉色就難看,「楊逸風現在是預備院長,而且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人才,如果不讓他做這些事情,反倒是不正常了。」

「就算是如此,可是你不擔心嗎?現在楊逸風越是受器重,越是活躍積極,這就越是代表著楊逸風在朱雀學院可能要站穩腳跟了。難道你就真的願意看到楊逸風在朱雀學院樹立起威望?到那個時候,你想要對付他豈不是更加困難了?」慕容問青說道,眉宇間含著焦急。

她想藉此增加他們之間的矛盾,最好也能夠讓陳飛勝給楊逸風帶去麻煩。

那楊逸風的處境就更加糟糕了。

「你這話過早了吧,這次學生食物中毒事件可不是那麼好調查的,現在我們也沒有聽到任何一點關於查找出兇手的消息。楊逸風此時一定也在為此時焦頭爛額。」陳飛勝皺了皺眉,穿上衣服。

「在我看來,想要偵破此案難度很大,女皇又那麼重視,楊逸風要是遲遲調查不出來,女皇肯定會問責他的。他的日子並不好過。」陳飛勝走下去去給自己倒杯酒。

慕容問青皺眉,這個陳飛勝怎麼在對付楊逸風這件事情上那麼消極?

在慕容問青看來,陳飛勝就是個慫貨,有些懼怕楊逸風。

「聽你的意思就是靜靜等下去,看事態的發展?」慕容問青也走下去。

她穿著紫色的絲綢睡衣,腰間用一根絲帶,隨便一系,浮現盈盈不堪一握的楚腰,還要妖嬈的身段。

陳飛勝又給自己倒杯酒,是昂貴的葡萄酒,散發一種甘冽的醇厚之香。

聽此陳飛勝點點頭,「發生這種事情,女皇的神經很敏感,一旦我採取什麼行動,說不定就會引起女皇的警覺。到時候只會得不償失。如此,還不如看著楊逸風因為完不成任務主動受到懲罰。」

陳飛勝一向喜歡付出最少的努力,而且獲得較大的成果,而且又不願意承受太大的風險。

總之貪心的很。

陳飛勝說完,就想將酒送入口中。

慕容問青拿走,靠在一側的貨架旁,灌入了自己的口中,發泄悶氣,「不要把話說得那麼好聽,你不敢就對付楊逸風就是不敢,就是承認了,我又不會笑話你。」

「你這說的什麼話?我怎麼就不敢對付楊逸風了?他無非就是一個外來汗,仗著自己有點本事而已,我有什麼好怕的?」陳飛勝憤怒嚷嚷,漲紅了臉。

「既然如此,那你找個機會刺激刺激楊逸風唄,哪怕給他增加點困擾也行。」慕容問青再次催促。

陳飛勝擰了擰眉,「我知道你在楊逸風的手上吃了不少的虧,同樣我也是如此,但凡事急不得,操之過急也未必會得到好的結果。」

「我又沒說讓你跟楊逸風真刀真槍的干,把事情鬧大了,哪怕在背地裡給楊逸風製造點麻煩也成。」慕容問青一臉不樂意。

因為楊逸風,慕容問青可是沒少受氣丟人現眼的。

「我剛才不是說了?現在的這個檔口,大家都很明感的,女皇大人又盯的緊,朱雀學院又隔三差五地去女皇面前彙報工作,我這個時候要鬧出什麼亂子,這不是送上門給女皇教訓?那女皇能給我好?」陳飛勝否決了。

在女皇的氣頭上搞事情,這不是挑釁女皇的威嚴,陳飛勝覺得沒有必要這麼做。

「我看你就是過於謹慎了,這次你要是不把握住機會打擊楊逸風,日後楊逸風站穩腳跟,就會反過來對付我們的。到時候他對我們做出的事情,就不只是扣車,挑釁我們,起口角爭執這麼簡單了。說不定到時候還會把撤你的職,將你趕出朱雀學院。」慕容問青趁此又再挑撥。

砰!

陳飛勝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上面放置著酒瓶,「他敢?再怎麼說我也是皇親國戚,我還就不相信楊逸風會有這個能耐。」

慕容問青眸子閃過異色,見陳飛勝真的生氣,她倒是高興,不過看到陳飛勝看向她時,眸子泛起的警惕。

慕容問青心中一緊,趕緊上前一步,用手撫摸陳飛勝的胸膛,「我這麼說,還不都是替你這個常務副院長感到不公?看看楊逸風都傲慢成為什麼樣子?居然一點不讓你調查的事情,更不准許你進入食堂探查。楊逸風這什麼意思?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

瞧著慕容問青水潤眼睛蘊含著滿滿的哀怨,還有一絲憤怒的情緒,粉嫩的唇還被咬著。

陳飛勝的臉色頓時緩和了攬著她朝床的位置走去,「我知道你氣,但現在還真不是置氣的時候。」

慕容問青蹙眉,眉宇間浮現不解,「為何?」

「你想啊,這次食物中毒的事件,是朱雀學院的醜聞,按理說我身為朱雀學院的副院長,多多少少也是有些責任的,如今事情一天不解決,對我們其實也沒有多大好處的。」陳飛勝嘆息。

「女皇平日里不是挺照顧陳家的?就算是要問責,那也是應該問責朱院長和楊逸風,而你不過是負責安撫的工作,你做的還是不錯的,又沒出什麼岔子。你擔憂什麼?」慕容問青不以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