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俠行天下 >第八章:殺人不是目的

第八章:殺人不是目的 (1/2)

小說名稱《俠行天下》 作者:zhttty  更新時間:2016-07-29 10:08  字數:3624

readx

老者不是毛頭小子,更不是無名之輩,那怕是在整個散崖國,他都是能夠決定國家政權走向的大人物之一,一神境,聽起來似乎很遜,但是只有正常自行突破到內力境的人,才有可能到達神境的層次,而每一個神境層次的人,莫不是大毅力,大運氣,高資質的一時之選,不要小看僅僅只是神境的第一個層次,普通內力境或許十個百個都不一定能夠出一個,靜中悟神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老者其實並非是這一類的精英人物,他能夠突破到一神境其實是有極大的運氣成分在其中,是當初他在一次極偶然情況下,遇到了暴級生物襲擊紅海的事件,那次事件引動了四名內氣境強者一同圍攻暴級生物,而他剛好的被牽扯在其中,當時被牽扯其中的內力境數百人,自行突破的普通內力境也有數十人之多,而這數百人里只有十多人活了下來,他剛好就是其中一個,是他運氣剛好,被那暴級生物一腳踩來時,其餘的幾名內力境當了他的肉墊,將他給壓在了地底下一個不大不小的空洞處,那空洞又剛好有一些地痕縫隙連通了地底一層,所以有空氣可以讓他存活。

當時那場大戰波及極廣,不過正因為波及極廣,那力道自然不可能集中在一處進行打擊,所以被踩入地底的他剛好沒有被餘波打死,而且那一腳恰到好處,讓他經脈受損,又並沒有生命危險,只是在那種暴級生物和內氣境強者的對戰中,光是威勢都可以把人給嚇瘋了,他就在那時被嚇得瘋癲了,但是身體因為受傷而無法動彈,又被壓在地底空洞這樣的安全區,可以說,他的身體和心靈反倒被強制給靜了下來,瘋癲的只是他的本能罷了。

結果在戰鬥結束,他身體癒合回到地面時,他驚喜的發現自己居然成為了一神內力境,這在他以前是根本都無法想像的事情,雖然他根本沒任何辦法達到二神內力境,無論是實力,還是心性都無法達到,但光是一神內力境都足以凌駕在幾乎所有的普通內力境之上了,甚至連內氣境那樣的高高在上大人物都聽說過他,這讓他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里風光透了,在散崖國,赤土大陸上的一個小國里更是成為了舉足輕重的一個大人物。

正因為如此風光,正因為數十年的榮華富貴,所以他已經漸漸遺忘了那曾經面對無法匹敵,無法反抗的危險時的大恐怖,而這時,郝啟將他內心深處所有的恐怖全部一次性給勾引了出來,讓他心神失守,居然一瞬間就跪了下來求饒,全然忘記了作為一個武者最基本的心理……

武者武者,練武所謂何事?

可以說是除暴安良,可以說是除邪衛道,可以說是行俠仗義,也可以說是出人頭地,富貴纏身,報仇雪恨,逍遙天地……

這些都可以是練武的目的,但是練武,其實練的不光是身體與實力,練的更是心與意,一個武者,可以被打敗,可以被羞辱,可以被不屑和無視……但是,但是!武者是不能夠為了自己活命而下跪的!

所以當老者下跪求饒後,周圍的二十多名內力境都是眼裡微微不屑,不過他們也都是若有所思,再沒有任何人比在這個城市,在這個國家裡生活的他們更明白這個老者所代表的意義了,所以本來蠢蠢欲動,打算給郝啟三人一些顏色看的二十多名內力境都停下了動作,他們在等第一個人出手,他們在等出頭鳥,但是在場所有人都不是蠢貨,都不想當出頭鳥,所以結果就是在場二十多名內力境居然愣沒有任何一個人反抗攻擊……不,有的,郝啟攻擊的人敢反抗攻擊,但是讓所有人震驚的是,任何一個人,包括正常內力境,居然全都是一招就被郝啟給拿下殺死,再沒有第二招,最可怕的是,他們居然愣沒看出來郝啟到底是如何辦到這一點的,明明只是普通的伸手,攻擊,捏死,彷彿普通人一樣的動作,但是被他攻擊的內力境居然愣是被他如此輕易的捏住給捏死了,這……不科學啊,不,這不功夫啊!

全場就郝啟一個人在攻擊,雲清青和亞瑟德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再沒有任何人比他們更了解郝啟的實力了,所以他們根本是一丁點都不擔心。

面對老者的下跪求饒,郝啟甚至連表情都沒有動作一個,當他捏死第四個說過奴隸交易的內力境時,轉頭看向了老者,然後露齒一笑,在老者眼裡卻彷彿一尊絕世猛獸露出了牙齒一般,這老者的理智再也無法支撐,整個人以跪下姿態猛的跳起,直接跳高了十多米,將餐廳屋頂給撞破了一個大洞,整個人就要向外跳躍逃竄。

但是下一瞬間,郝啟已經出現在了他身旁,依然是簡單的伸手一抓一扯,從旁觀者來看就只是類似普通人一樣的伸手動作,但是在老者眼裡卻看到了繁複奧妙的手上功夫,似爪,似指,似掌,似拳,又似乎是劍法,簡單一抓一扯,居然把他的所有可攻擊路線全部給擋住了,甚至進一步連同他的防禦姿態都全部是漏洞,這感覺真的是太過神妙,一眼看去,他大腦所接受到的信息甚至讓他產生了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這是……獨孤九劍……的意境!

郝啟當初在夢境暴走時,依靠意念操縱了獨孤求敗的夢境暴走體,雖然只是一個複製出來的夢境暴走體,既沒有內氣境的本相,心相,神相,更沒有真氣境的種種奧秘,甚至連招式都是死的,一板一眼的死的招法,但是僅僅只是類似**本能的招式,從獨孤求敗的複製體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