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我的魔法時代 >290.賈斯特斯的困境

290.賈斯特斯的困境 (1/2)

小說名稱《我的魔法時代》 作者:海逸小豬  更新時間:今天04:10更新  字數:4515

在魔法飛艇上航行的日子並不是那麼枯燥,每天站在船頭的甲板上,看日出日落,看雲捲雲舒,總會收穫那麼一絲絲對於自然的感悟。

從北境省飛往帝都,魔法飛艇所在的風層溫度極低,甲板上滴水成冰,船舷兩側凝結了一層厚厚的冰,水手們每天必須做地事情就是扛著長長的鐵釺,將十六台浮空裝置上面的浮冰除掉,他們穿著厚實的狗皮棉襖,渾身包裹得像粽子一樣,就連臉上都戴著一層厚實的毛線面罩。

這些從冰雪苔原極北之地吹來的冷風,將魔法飛艇上面的風帆撐得滿滿的,每時每刻都能聽見主桅杆發出的『嘎吱嘎吱』聲,那是主桅杆與固定繩的卡箍傳來的摩擦聲,每天都有船員在主桅杆上爬上爬下,檢查上面繩索的安全性。

船頭的球帆像是被神靈的大手向前拉扯著,隨時都有可能被冷冽的北風撕碎。

有時候天空中的漂浮雲層會緊貼著魔法飛艇的船舷,讓這艘魔法飛艇看起來就像是在雲海里航行,那一望無際的雲海總會讓我有想要從船舷上縱身跳下去的衝動。

有有時候天空中的雲層會變得更高一點,以至於雲層會出現在頭頂上,那根五六十米高的主桅杆的瞭望台直接插進雲層里,那種天就快要塌下來的感覺,會讓人心裡變得無比壓抑。

往往這個時候,魔法飛艇的船長就會嘗試著提高魔法飛艇的飛行高度,將飛艇從新駛回到雲層之上,就像是一條錦鯉一樣『忽』的一下子躍出水面。

在航行中,每天都要的就是在船艙里繪製白岩犀皮的魔紋構裝,剩下的最後十五套終於在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趕製出來,緊接著又將手裡遷躍獸的獸皮全部製成了二十三卷『定向傳送捲軸』,在帝都,這種捲軸比魔法盾捲軸還要受歡迎。

然而魔法盾捲軸隨便在帝都的魔法商店裡都能買的到,但是『定向傳送捲軸』卻是迪倫學長發明出來的,這種捲軸的魔紋法陣設計圖紙還沒有公佈於眾,在魔法市場上幾乎找不到,因此這種傳送捲軸只要出現在魔法市場上,立刻就會被魔法師們搶購一空。

作為門薩家族未來瓦斯琪位面之主,諾亞並不需要拿野蠻人的左耳向埃爾城後勤部換取功績,因此這次狩獵所獲的野蠻人左耳,除了裝滿一封魔箱送給了艾倫特之外,我將剩餘的五百多隻左耳送到後勤部的軍需處,這些功績讓我成功的晉陞為二等伯爵。

這次野外狩獵,我們在野蠻人身上所獲得了一些魔法寶石,除了十三顆送給了特雷西當做結婚禮物,其餘艾露恩之星與綠松石、月光石、虎眼石等等魔法寶石,全部歸於諾亞和雪莉所有。

十天之後,魔法飛艇經過聖卡洛斯城。

從甲板一側向下鳥瞰,聖卡洛斯城盡收於我的眼底,城裡林立的大煙囪飄出滾滾濃煙,與天空中的雲連在一起,看樣子巴賓頓家族的安琪拉多位面上的秘銀礦場目前已經恢復了生產,源源不斷地為聖卡洛斯城提供充足的秘銀錠,這讓聖卡洛斯城裡的那些魔法符文板工坊正開足馬力生產。

這樣算起來,安妮隨著奇岩省的騎士團進入安琪拉多位面也有兩個多月了。

不知道威爾士王子所率領的皇家騎士團這個月有沒有趕到安琪拉多的位面戰場去,據說查理王子想要接手皇家騎士團指揮權,如果那樣的話,一個月的時間也足夠完成交接的了。

詹姆士親王的南風軍圖目前還在修整之中,不過看來不久之後也會前往其他位面參戰,我離開帝都之前還與南風軍團的軍需官唐納德伯爵簽訂了一項有關於床弩弩箭採購合同,返回帝都第一件事,就是將辛柳谷里印廢的床弩箭頭交付給唐納德伯爵。

經過這一個多月時間的積累,辛柳谷鐵匠鋪里已經囤積了數量巨大的聚火術魔法符文板和微縮龍捲風符文板,還有堆積如山的床弩箭頭和擺滿整個貨架的魔紋蛛絲錠。

這次野外狩獵有將近四百名野蠻人選擇與我簽訂奴隸契約,這群野蠻人奴隸目前都在辛柳谷里的採石場挖條形石料。

柏恩德已經帶著五百名野蠻人奴隸在辛柳谷里準備就緒,只等著找機會進入耶羅位面的黑森林裡展開狩獵行動,餘下的一百多名野蠻人奴隸將會帶領新來的四百名野蠻人奴隸在採石場里做苦工,我讓柏恩德對剛組建的軍團里的野蠻人奴隸施行末位淘汰制,也就是說,每月會挑出表現最差的十名野蠻人奴隸,將他們送會採石場做苦工。

歷時半個月,魔法飛艇終於駛入帝都馬扎羅山腳下的空港小鎮,帝都的空港小鎮依然是那麼的繁忙,無數艘大大小小的魔法飛艇,排著隊並沿著既定航線駛入空港,停靠在高塔的空中碼頭上。

帝都這邊的溫度明顯比埃爾城暖和一些,諾亞和雪莉站在飛艇的船頭,對著前面的飛艇不停的揮手,這時我才發現前面的居然是一艘載客飛艇,飛艇尾部的平台上站著幾位年輕的魔法師,竟然是皇家魔法學院里的魔法生,其中一位還是火系二班的同學。

開學之初,皇家魔法學院的魔法生們從四面八方匯聚到帝都來。

贏黎倚在飛艇的桅杆上,飛艇平安抵達帝都空港小鎮,她的心情很好。

此刻,她一臉笑意地看著我,並對我說道「喂,記不記得去年春天,你剛來帝都時候的事?」

飛艇穩穩地停靠在空港懸空碼頭上,我靠在贏黎身邊,看著還沒等船員將踏板安穩,諾亞和雪莉兩個迫不及待地跑下飛艇,與另一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