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第773章:覺醒:神女歸來【5】

第773章:覺醒:神女歸來【5】 (1/1)

小說名稱《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作者:錦凰(書坊)  更新時間:2016-05-22 07:17  字數:2390

水鏡月這麼狀似一句無意的話,投來頗為意味深長的目光,再加上兩人一前一後,一個儀態萬千,一個步伐凌亂,這些都是活成了精了的人,只要腦子一轉,就能夠明白必然是瓊源有把柄落在了水鏡月的手上。

同為神君王的付躍與玄戟不著痕迹的對視了一眼,身材高瘦,精神抖擻,留著小山羊鬍的付躍上前一步:「陛下匆匆而來,難道是有人敢在龍族撒野,冒犯了陛下?」

這話意有所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付躍在指桑罵槐,也很清晰的暴露了他與瓊源的關係之惡劣,情願捧水鏡月也要踩瓊源。

瓊源聞言暗罵付躍和玄戟老糊塗,這個時候不和他一致對外,給水鏡月鑽空子,為了大局著想,瓊源不得不底下高貴的頭顱:「陛下,適才是瓊源一時情急,言語適當,在此向陛下賠罪,還望陛下海涵。」

沒有人知道瓊源現在有多憋屈,明明被水鏡月羞辱了,卻不得不轉過頭來向水鏡月道歉。因為他很清楚,如果他不把姿態放低,水鏡月添油加醋把他的話說出來,這一個大把柄付躍和玄戟二人絕對不會放過,一定會聯合奪他的大權!到時候就如了水鏡月的意,將他們逐個擊破,為了大局,他尚且忍辱一次又何妨!

瓊源怎麼說也是上界暫代天神君的人,他低頭一定程度上算得上是代表著上界,水鏡月自然不能再揪著不放,否則付躍等人也會覺得水鏡月是不將整個上界放在眼裡。

這一點,水鏡月心裡清楚,所以他紫眸一動:「本皇此來的確與瓊源尊上有莫大關聯。」說到此處,故意停了聲音,將付躍、玄戟、瓊源三人或期待,或好奇,或憤怒的目光盡收眼底,才慢條斯理的開口,「本皇與帝尊素來交好,三位尊上應當知曉,日前聽聞他不拘押天宮,故而前來問一問緣由。」

話音一落瓊源頓鬆一口氣,而付躍二人顯然是失望的,卻沒有表露出來,而是目光一轉,看向瓊源:「陛下有所不知,此來瓊源尊上下達的命令,其中緣由本尊與玄戟尊上也是一知半解,既然陛下也來詢問此事,瓊源尊上不如就說個明白,正好將帝尊請來當面審問一番。」

提起這件事情,付躍和玄戟心裡還憋著一口氣,瓊源竟然仗著暫管天宮,不經他二人同意,就以三人之權將炎燁給扣押了。扣押就扣押把,人帶回來了,竟然還不跟他們交代緣由,只一句尊君絕不會怪罪打發他們,這幾日他們為了這件事本就已經鬧得不愉快,可奈何官大一級壓死人,瓊源手中的權利比他們大。如今好不容易有個水鏡月站出來,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夠不利用。

「既然如此,那就勞煩瓊源尊上將帝尊請出來,也好讓我們知曉。」水鏡月點頭道。

「炎燁他心懷不軌,竟敢對本尊的弟子動手,欲殺本尊的使者,這是藐視本尊,藐視尊君!」瓊源臉色一沉,「本尊已經將之關押天牢,等待尊君發落!」

「瓊源尊上不愧為代掌天宮之人,發落帝尊只需尊上一言,權威之重,真是令本皇惶恐。」水鏡月冷笑,「只不過本皇適才也得罪了尊上,看來本皇從此最好幽閉龍宮,否則指不定那一日,本皇也成了尊上的階下囚。」

「瓊源尊上,帝尊與尊君雖則沒有行拜師之禮,可尊君一直將帝尊視為弟子,再則帝尊手握上三天主政大權,就算是尊君罷免廢除,也還得給我們諸位神君一個知會,怎麼你比尊君還要尊貴?竟然說將帝尊打入天牢,就打入天牢?」玄戟這幾日積壓的火終於爆發了。

「本尊自然掌握鐵證!」瓊源一拂袖袍,沉聲道。

「什麼鐵證?」付躍追問。

「等到尊君出關,本尊自然會奉上。」瓊源不欲多言。

水鏡月哼笑道:「瓊源尊上,本皇與內子都曾經受惠於帝尊,內子與帝尊更是結義兄妹,帝尊之事恕本皇不能袖手旁觀,今日瓊源尊上若是不拿出證據令本皇心服口服,莫怪本皇硬闖天牢,屆時若是擾了尊君閉關,本皇可不會承擔責任!」

「你敢!」瓊源高喝。

「瓊源尊上要試試本皇能不能闖入天牢?」水鏡月氣勢分毫不讓。

「有話好說。」付躍眉心一跳,站到二人中間,側首對瓊源道,「瓊源尊上,雖則你地位比本尊和玄戟尊上高,可你不要忘了,我二人可有聯手將你禁足之權。帝尊之事事關重大,你若有證據便拿出來,否則為了安定天宮,不擾尊君閉關修鍊,我二人只能得罪了!」

「你們……」

瓊源一直都知道這二人對他不服,畢竟他們二人陪著尊君經歷了六百年前的那一場大戰,而他是大戰之後空降而來,得到尊君的其中沒有過硬的功績,對於此他們二人早就耿耿於懷,這一次尊君又將大權交給他,這二人的不滿達到了極點,原本也不合的兩人,卻因為他而聯手,處處給他使絆子,其他的他都忍了。可是面對水鏡月這個已經發展到可怕的外敵,這二人還給他捅刀子,簡直是氣瘋他了!

瓊源自然不會自省,若不是他平日太不將這兩個明顯輩分比他高的傢伙放在眼裡,哪裡會出現這二人被打壓太過,已經顧不得分內外,只想逮到機會就反擊!而水鏡月早就從炎燁那裡得知這三人之間的齟齬,才會有了今日這一出。

「好,你們要證據是么,這就是證據!」瓊源手掌一翻,天靈鏡靜靜的躺在他的掌心。

「天靈鏡。」

「了越!」

付躍與玄戟同時驚呼出來。

水鏡月紫眸淡淡的掃過,一針見血的問道:「了越天君怎麼會在天靈鏡內,這天靈鏡不是帝尊之物么?了越天君何時去了上三天,又是因何而去,怎麼會被帝尊用天靈鏡禁錮?兩位尊上看來也不知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