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第五百零三章:可怕的東西

第五百零三章:可怕的東西 (1/1)

小說名稱《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作者:錦凰(書坊)  更新時間:2016-04-09 10:40  字數:2318

「好。」鳳獨舞對瓔瓔笑著點了點。

瓔瓔高興的如同得到了糖一般笑的格外的甜,她伸手抓住鳳獨舞的手,七彩的元靈在掌心浮動,傳入鳳獨舞的體內。

也許是因為神石都是凝聚這天地之間最精純的靈元,瓔瓔的元靈輸入鳳獨舞的體內,鳳獨舞覺得一陣舒爽,那種感覺竟然讓鳳獨舞本能的起了貪念,想要將吸食這純凈舒適的靈元。

「娘親若想要,可以吸收瓔瓔的靈元,瓔瓔體內靈元很充裕。」瓔瓔有這一雙能夠猜透人心的眼睛,鳳獨舞只是一個意念,她便已瞭若指掌,她水靈靈的目光萬分的清澈,清澈的令世間所有人看了,就自慚形穢。

「謝謝。」鳳獨舞對瓔瓔輕輕一笑,而後就沒有說話,駕著空間就飛入了那一團似乎已經在再一動的黑雲之中。

鳳獨舞頓覺眼前一暗,在明亮的空間內,鳳獨舞只看到一團漆黑,耳邊有轟隆隆的聲音在響起,除此以外什麼也沒有,這東西好像就是一個一陣特別的煙霧而已,根本不具備任何殺傷力。

「鏡月,這到底是何物?」鳳獨舞越來越看不明白。

「不知。」水鏡月依然沒有看出來。

「既然如此,我們回去吧。」不是他們不想對付這東西,而是連對手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來對付?

「嗯。」水鏡月頷首。

鳳獨舞便駕著空間準備離開,然後她的記憶告訴她,她是按照原路返回,可她進入這裡不到一盞茶的功法,但是她出去卻已經花了兩柱香的功夫,都沒有脫離著一股黑氣,鳳獨舞的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娘親,它在動!」小太子喊道。

「它有眼睛!」骨頭看到空間外兩團幽藍色的光一閃而過。

鳳獨舞猛然側首,看過去卻依然是一團漆黑,她知道縱然她已經萬分的謹慎小心,但還是驚動了這個靈智都尚未開的東西。

鳳獨舞一念至此,突然她的空間就是一陣天翻地覆,三百六十度的大翻轉,她險些沒有站穩,好在水鏡月似乎早就意料到了,伸手一把抱住鳳獨舞,一個縱身躍到空間之上,定住了身體。

「這是怎麼回事?」鳳獨舞驚疑未定,看著空間依然晃動,猶如驚濤駭浪之中的小船。

「它在襲擊你。」水鏡月輕聲的說著,就攔著鳳獨舞走到了空間的出口,更近距離水鏡月可以更清晰的看到那緩緩的飄動如同雲一般輕薄的東西。

「你是不是發生了什麼?」鳳獨舞穩住身子,見水鏡月看得專註,便詢問道。

「這是陰寒之靈。」水鏡月感覺到了身上的變化,若非有衣衫的遮擋,此時鳳獨舞定然能夠看到他身上出現了一片片金色的鱗片。

「陰寒之靈?」鳳獨舞突然發現她好似對這世間的東西真的了解太少。

「娘親,陰寒之靈,便是由陰寒的靈元之氣凝聚成體的靈體。」小太子覺得越來越冷。

「兒子,你怎麼了?」鳳獨舞掙開水鏡月,將小太子一般攬入懷中,焦急而又擔憂的看著小太子白白嫩嫩的小臉上已經被金色的鱗片覆蓋。

「娘親,陰寒之靈是龍族的剋星。」小太子冷的渾身冰涼,鑽入鳳獨舞的懷裡,想要汲取一點溫暖,卻忘了自己的母親也是純陰之體。

這時候小黑和大度的渾身燃起了火焰,投入小太子的懷抱,小太子抱住了小黑,才好了許多。鳳獨舞就抱著兒子走到水鏡月的身邊,滿目關懷的看著水鏡月:「你可還好?」

水鏡月的神色依然無異,對著鳳獨舞點了點頭:「無礙。」

「我們改怎麼辦?」被困在這個不知名的東西之內,鳳獨舞根本失去所有的應對能力,因為她完全不了解這東西。

「陰寒之靈,無體無魂,無形無命,唯有至陽之靈才能剋制。」水鏡月凝眉道。

「娘親,千萬不能讓父皇對付陰寒之靈!」還不等鳳獨舞開口,小太子就大喊道,「父皇若用體內的純陽對付陰寒之靈,陰寒之靈消散之時,就是父皇神魂俱滅之時。」

一個是至剛,一個是至柔,兩者之間其實就是相生相剋,一定要對上,就是玉石俱焚的下場。

「鏡月,不許你冒險。」鳳獨舞緊緊的抓住水鏡月。

「再不想出對策,它會將你的空間擊碎。」水鏡月反握住鳳獨舞的手,「一旦你的空間破碎,我和澤兒都會陷入它的陰寒之氣內,屆時我們都會打回原形,如今唯一的出路,就是在空間尚全之時,由我釋放至陽之靈對付它。」

「不,我不許你這樣做。」鳳獨舞搖頭,目光堅定的看著水鏡月。

「我不會有事。」水鏡月保證。

「我說不許就是不……」

「小心!」

鳳獨舞的話沒有說完,一聲砰然巨響,整個空間就在風雨飄搖之中搖擺,而後空間有電光不斷的閃爍,似無數到閃電在空間閃動。

「娘親,瓔瓔可以抵擋住它,您帶著他們借著空間的庇護離開。」一直沒有開口的瓔瓔突然開口。

「你縱然是神石,縱然你修為極高,可你只有治癒與防護之力,根本沒有攻擊之力,如今你身陷它腹中,你若隻身出去,用不了兩刻鐘就會被它吞噬。」水鏡月蹙眉看著瓔瓔。

「我能夠為娘親拖延兩刻鐘的世間,足夠你們逃脫。」瓔瓔覺得自己的辦法最好不過。

「我不同意。」鳳獨舞斷然否決。

雖然她對瓔瓔已經有了好感,雖然她捨不得水鏡月冒險,可她也做不到自私的用別人的生命為代價逃生。

「娘親,瓔瓔是自願……」

「你不必再說了,是我大意帶你們進來,若非我要雪人蔘,你們根本不會涉險,我的過錯無需他人承擔。」鳳獨舞打斷瓔瓔的話,轉而看向水鏡月,「鏡月,我的純陰之氣似乎並不能剋制你,這陰寒之靈既然能夠剋制你,是否它比我的純陰之氣還要陰寒。」

「純陰之氣乃世間至寒靈元,你不過是沒有用純陰之氣對我動手而已,純陰之氣於我的至陽之氣不是相剋,而是可以壓制。」水鏡月笑著對鳳獨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