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第四百零六章:順手牽羊【13】

第四百零六章:順手牽羊【13】 (1/1)

小說名稱《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作者:錦凰(書坊)  更新時間:2016-04-09 10:40  字數:2424

鳳獨舞的突來一招徹底限制了樊邛,在身份上又壓了樊邛一頭。热门小说网ReMenxs.Com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當然,輪身份,樊邛自然寧可得罪鳳獨舞也不敢得罪炎燁,可壞就壞在,炎燁曾經吩咐過樊邛不能泄露他的身份。如此一來,樊邛是絲毫辦法也沒有,好在天陰紫曇比羅剎紫曇花期要長上許多,所以樊邛只能立刻派人去詢問炎燁。

炎燁在聽到下人的稟報之後,唇角的笑意就溢了出來,染得月色都遜色幾分:「讓樊邛告訴他們,本尊要天陰紫曇。」

天陰紫曇可是他辛苦養了多少年的東西,縱然並不是極其重要,但是養在身邊這麼久了,難免有些情分,他怎麼可能就讓天陰紫曇就這麼丟了,除非他送人或是他不要,斷沒有旁人能夠算計他的東西。

「是。」下人這才如蒙大赦,只差感激涕零。

告退離開,已經走出山莊,卻又聽到那迷離的聲音從空氣之中傳來:「若是那丫頭要跟來,便讓樊邛將她帶來。」

下人的話傳到樊邛的耳里,樊邛懸著的心終於落到了實處。他站起身對著在場的人拱手道:「諸位,實在是抱歉,府中有貴人蒞臨指名要這天陰紫曇,貴人身份尊貴無匹,樊家不敢稍有怠慢,所以只得將天陰紫曇獻上。」

樊邛的話說的很有技術,明明是炎燁用自己的東西耍了所有人一把,可樊邛這時卻說的炎燁是為紫曇花而來,完全沒有絲毫愚弄之意。

眾人聽到這話,沒有不相信樊邛的,畢竟他們已經試過,根本無法拿下天陰紫曇,不能拿下就還是樊家之物,樊家若是有人有本事拿下可以當著他們的面,沒有必要欺騙他們,所以眾人一聽到樊家有貴人,而且樊邛語氣中的恭敬不似作假,也不敢貿然得罪,便都應允。

鳳獨舞依然睜著天真水靈的目光:「貴人?比本小姐還尊貴么?」

樊邛後腦勺滴了一滴冷汗,這位大小姐可真是一點也不懂得謙虛為何物,可也不敢得罪鳳獨舞,於是低聲道:「洛姑娘,那位貴人來自上三天。」

這話很婉轉,可只要聽了的人都知道一個來自迦南,一個來自上三天,高低立顯,換了一個聰明的人都應該知難而退。

可鳳獨舞現在不就是一個不太聰明的嬌小姐么,於是她瞥了樊邛一眼:「本小姐不信。」

樊邛想到炎燁已經吩咐願意見鳳獨舞,便笑道:「洛小姐若是不信,便隨樊某一道,去拜見貴人如何?」

「去就去,本小姐害怕么?」鳳獨舞小胸脯一挺,揚起下巴道。

「洛小姐請。」樊邛攤手讓道。

鳳獨舞自然是要去見炎燁的,她就要以另一個人的身份去看看炎燁是不是還有什麼後招。

站在山莊前,鳳獨舞漫不經心的嘀咕一聲:「怎麼是這裡?」

樊邛聽見也當做沒有聽見,掀袍跪地:「帝尊,臣下攜洛姑娘求見。」

「讓她帶著紫曇花進來。」炎燁的聲音有些散漫,用夜色之中漫來,似披上了月華一般清冷

「洛姑娘,帝尊要見你。」樊邛從弟弟手中接過紫曇花遞給鳳獨舞。

鳳獨舞毫不客氣的接了,然而緩步走進在夜風之中緩緩開啟的大門。炎燁並不在院子里,鳳獨舞憑著感知力,緩緩的走入了後院的桃花林。

夜色之中的桃花里蒙上了月光的清冷,在冰涼之中妖嬈。

那一襲紅衣如火似血的男子,挺拔的身軀站在漫天飛花之中,將漆黑的夜都似一瞬間照亮,美得令人窒息。

鳳獨舞卻睜著好奇的明亮眼睛走到炎燁的身邊,歪著頭看著他:「我是要向你行禮么?」

她的聲音清脆宛如黃鶯,那麼純真,那麼乾淨,一如她的眼睛。

炎燁噙著一抹淡笑:「你說呢?」

「你是天華帝君吧?」鳳獨舞眨了眨靈動的眼睛。

「你如何知曉?」炎燁從沒有這麼耐心的對著一個孩子說話。

在已經幾百歲的炎燁眼裡,鳳獨舞就是一個孩子,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孩子,那麼可愛靈動,令人忍不住捧在手心裡寵愛的孩子。

「我早就聽說天華帝君到了蒼雲,而且樊邛稱你帝尊,那你定然是一名帝君,整個九天有那個帝君在得知天華帝君尊駕在此,不先去跪拜隨侍,還敢明目張胆來這裡要東西,這不是打天華帝君的臉么?試問除了天華帝君本人,還有誰敢?」鳳獨舞很直白的分析。

「呵呵……」炎燁低沉的笑出聲,他的目光清亮而柔和的看著鳳獨舞,「原來,在你們眼裡本尊便是這般霸道之人?」

「這不是霸道不霸道的問題。」鳳獨舞撇撇嘴。

「那是什麼問題?」炎燁揚眉問道。

「這是實力和尊重的問題。」鳳獨舞輕哼道,「若我有一日站在九重天之上,原就不服我且實力比我差不了多少的人不將我放在眼裡,我也會惱怒,因為那是對我的不尊重,對我實力的藐視。」

「你想上九重天?」炎燁的話驀然就極其自然的脫口而出,「我帶你去九重天可好?」

說完,炎燁自己都愣住了,幾百年的人生里,傲世九重天,立在上三天之巔兩百多年的歲月,他想帶去九重天的人在今日之前只有一個,那個寧願冒死也不願意陪在他身邊的丫頭,可眼前這個明明與她分毫不相似,明明才見過兩面,才說了這麼幾句話的孩子,他卻看著她就想滿足她所有的想法和願望。

「不要。」鳳獨舞回答的很果決。

炎燁挑眉,有些意外道:「十八歲的元宗,天賦確然極佳,你可知本尊元宗時多少歲?」

「十六歲。」鳳獨舞隨口一說。

她想炎燁這麼問了,定然比她還小就成了元宗。

「你倒是對本尊知之甚多啊。」鳳獨舞卻蒙對了。

可鳳獨舞不知道,炎燁成為元宗之後就被圈禁了,所有知道炎燁多少歲成為元宗的人都不敢再提這個話,因為那是炎燁落魄的開始。

可鳳獨舞說了,炎燁卻絲毫沒有在意,而是問道:「你可知,本尊多少歲成為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