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第三百六七章:來勢洶洶【7】

第三百六七章:來勢洶洶【7】 (1/1)

小說名稱《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作者:錦凰(書坊)  更新時間:2016-04-09 10:40  字數:2189

「娘親,一旦現在毀去招魂符,這些殘魂就會失去控制,屆時鳳宅會亂作一團。」小太子稚嫩的聲音在空間內響起。

鳳獨舞看著天空盤旋似黑雲壓頂一般的殘魂,心是被這些詭異的東西壓得喘不過氣:「今夜不能毀去這張符,但可有法子抑制這些殘魂不再能侵襲她們的體內。」

「娘親,一夜並無大礙。」小太子想了想才道,「兒子倒是有法子將這張符封住,可一旦封住之後,下符之人必然會有所感應,恐怕他們又會生出其他的壞心思,不如等到明日兒子直接將它毀去便可。」

「既如此……」

鳳獨舞嘆息了一聲,可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小太子便道:「娘親,你只需要在這張符下滴上幾滴血,便能夠阻止這些殘魂侵入人體。」

「這般簡單?」鳳獨舞目光一亮,當即旋身落在地面上,劃破指尖,在那符紙垂直的地面上滴上幾滴鮮血。

血,暈染浸入地面之後有金光如同摺扇一般緩緩鋪陳開來,展開之後猝亮了一下,就隱沒,而鳳獨舞卻見那張符的幽藍色的光隱沒了,天空之上飄旋的殘魂也是被定了格,靜靜的如烏雲漂浮在那裡,一動不動,見此,鳳獨舞心下一定。

鳳獨舞卻不知道這事並不簡單,能夠遏制招魂符的力量的並不是她的血,而是她的血里摻雜著水鏡月的龍血,龍血靈元很容易被萬物生靈吸收,可龍血的力量卻不容易化去,天下萬符都能被龍血克制,只是符的力量不等,龍血起到的作用不同而已。網如同這樣一張低等的宗符,鳳獨舞體內沒有全部被中和的龍血就可以牽制。而且龍血乃是至剛之物,對這些陰損的殘魂也有克制之力。

安排好了這些,鳳獨舞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早已接到消息的素馨已經在院子外恭候,見到鳳獨舞的身影,立刻迎了上去:「小姐。」

鳳獨舞第一次伸手將素馨扶起來,不著痕迹的抹上了素馨的脈門,不過素馨卻沒有被殘魂侵體:「夜了,我去休息了,你也不比安排,早些休息。」

淡淡的收回手,鳳獨舞回到房間,直接進了空間,將從樓善那裡得來的種子拿出來,把那綠色的種子攤到骨頭的面前:「你可識得這是何物的種子?」

她記得骨頭連黑玉墨魂都識得,說不定也認得這東西。可出乎鳳獨舞的意料,骨頭竟然盯了好久之後,搖頭:「主人,骨頭不知。」

骨頭是上古麒麟族,擁有著上古傳承都不知道的東西,就只有兩種可能,一則這東西比上古麒麟族還要歷史悠久,甚至在麒麟族出現之後就滅絕了,第二這就是在上古麒麟族滅亡之後衍生出來的新品種,所以骨頭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主人,這東西有一股極強的生機。」骨頭伸出爪子摸了摸種子,小小的一粒,卻似乎有一股被束縛欲爆發的澎湃力量。

「應該是一顆種子。」鳳獨舞的大指姆輕輕的摩挲了一下光滑清涼的種子輕聲呢喃,而後轉身帶著所有種子去了空出來的葯田。

蹲在葯田邊,鳳獨舞拿著小鋤頭,小心而又仔細的將種子一一埋入土中,最後才取出紫水聖果。

骨頭看著鳳獨舞指尖紫光晶瑩閃動,頓時兩眼差點變成愛心型,喉頭滑動,口水咽都咽不贏:「紫水聖果!」

鳳獨舞淡淡的瞥了骨頭一眼,就將三粒紫水聖果分開一定的距離種下,而後取來靈泉之水澆灌,自從上次鳳獨舞將炎燁的血倒入空間,所有的泥土都變成了一種透著血色的棕紅色,普通的藥材瞬間就冒出了嫩芽,就連紫水聖果都動了動,唯有那一顆綠色的種子一動不動。

這一番折騰下來,時間依然尚早,鳳獨舞便將又從五天藥鋪取來的藥材取出煉製修元丹,猶豫藥材不夠,鳳獨舞力求精細,故而一粒丹藥用了平日三倍的時間,十粒修元丹練好,天已經泛白。

洗漱了後換了一身衣裙,鳳獨舞走出空間之時,天空呈現了幽藍色,遠方有日光淡淡的散開,等她飛落在那張招魂符之下時,天空中的藍色已經褪去了一層,看著固定在鳳宅之上的那些殘魂隨著天漸明而散去,直至消失不見。

「兒子,可以動手了。」鳳獨舞輕聲道。

帶著匿元珠的小太子飛出空間,懸浮在招魂符之下,距離它只有一尺的距離,他在透明的蛋殼之中化作龍形,靈巧的身子蜿蜒扭轉,最後盤旋得懸空在蛋殼之中,一束金輝從他的頭頂飛射而出,如離鉉的箭的射向招魂符。

「鐸!」一聲脆響,那一束金光當真化作了金色箭矢扎在了符紙上,符紙上的幽藍色之光從金輝扎住的地方如花開一般散開,卻在散開到邊緣顏色淡入慘白之時驀然又從新盪了回來,幽藍色的光包裹住金輝,試圖從金輝的根部蔓延上來。

「果然在這裡。」小太子漂亮的鳳眸一眯,銳利的寒光一閃而過。

他的兩隻前爪聚攏,一股金色之光在相聚的兩根指尖迸發,原本垂下如同蝶翼的長睫一掀,紫光熠熠透著一點的金芒的眼眸睜開之間,指尖的金光射出,如一條極細的金色順著那一根金輝蜿蜒爬上,直擊根部,將根部的幽藍色之光擊得粉碎。

隨著幽藍色之光破碎的還有那一張符,而就在那一張符破碎的一瞬間,裴家上賓廂房之中一個盤膝而坐,烏髮青衣的男子驀然睜開眼睛,一聲悶哼,唇角溢血。

而在他旁邊候著的裴瀝和裴昊連忙上前,看著青衣男子唇角掛著血跡,不要驚駭:「君王,您這是……」

這青衣男子有著元王的修為,本身還是一個符宗師,便是在迦南也是有名頭的人,裴瀝五十年前在滅神天之下救了他,下了血本才將他調養好,自然是要藉助他的本事和名頭,可沒有想到這麼厲害的人物,在蒼雲這巴掌大的地方也會受了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