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第三百五九章:再次甩掉他【4】

第三百五九章:再次甩掉他【4】 (1/1)

小說名稱《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作者:錦凰(書坊)  更新時間:2016-04-09 10:40  字數:2308

「娘親,他過來了。」小太子正要勸說鳳獨舞,卻感覺到炎燁的氣息靠近,於是立刻通知鳳獨舞。

鳳獨舞身子一閃,便進了空間。鳳獨舞的真身才剛剛進入空間,炎燁已經推門而入,看到『鳳獨舞』站在床榻邊,便緩步上前:「你可是身子不適?」

炎燁見大門緊閉,而且宮人說鳳獨舞需要休息,想到之前鳳獨舞曾經大量煉丹,便憂心的問道。

「無事,只是想要休息片刻罷了。」『鳳獨舞』淡聲道。

炎燁見鳳獨舞氣色極好,再想到鳳獨舞性子冷淡,故而也沒有懷疑,便道:「我們去亂葬崗。」

說完,也不等『鳳獨舞』有所反應,便一個閃身上前,將鳳獨舞攬入懷中,眨眼之間已經不在懷中。

「兒子,助娘親駕馭空間。」鳳獨舞對小太子道。

小太子立刻將力量傳入鳳獨舞的體內,幫助鳳獨舞駕馭著空間朝著亂葬崗而去。

方才被炎燁帶走的鳳獨舞,其實是鳳獨舞利用千重神功分出來的虛影,只不過炎燁不是白筱那麼好騙,為了怕炎燁看穿,鳳獨舞將三分之一的元神融入了那一抹虛影,故而那一抹虛影不但有了生命力,沾滿了她的氣息,而且還不會輕易散去。但饒是如此,沒有親眼看到事情成功,鳳獨舞也不敢大意,所以駕馭這空間追了上去。

亂葬崗依然散發著一陣陣腐臭之氣,鳳獨舞看著黑夜之中,茂樹密林掩蓋的亂葬崗,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竟然清楚看到一陣陣黑色的陰氣縈繞在亂葬崗的上空。

「兒子,你說炎燁為何偏偏選擇陰氣最濃郁之時來對付凶靈?」

鳳獨舞有一點想不通,凶靈乃是陰蝕之氣煉化而成,夜間的陰蝕之氣最為濃郁,也就是凶靈最為猖狂的時候,炎燁偏偏這個時候動手。

「娘親,此時陰蝕之氣濃郁,凶靈便會在這時全力修鍊,他是要一舉斬草除根。」小太子解釋道,「凶靈尤為狡猾,白日里他們實力削弱,害怕一個不慎遇到剋星,故而他們都會分散在幾個地方,以此來保證不會被一舉殲滅,而夜間他們為了更好的修鍊,會凝聚在一起,如此更容易吸收陰蝕之氣。」

鳳獨舞立刻便懂了,於是忙問道:「那炎燁豈不是要等到夜深之後才會動手?」

如果是這樣,也不知道她的虛影能不能支持到那個時候。

「不會。」小太子搖頭,「凶靈不同生命體,十二個時辰都可以修鍊,他們只有天黑到天亮短暫的四個時辰左右,所以一旦天黑他們就會抓緊機會凝聚。」

鳳獨舞鬆了一口氣,便從空間望出去,恰好就看到那縱橫交錯的殘骸之中一塊塊如同黑漆般油亮的黑色氣體開始冒出去來,而後一點點的朝著最中心凝聚而去。

「出來了。」站在炎燁旁邊的『鳳獨舞』出聲道。

「洛秉也來了。」小太子感覺到空氣之中元氣波動,話音一落,洛秉便穿透空氣出現在了炎燁的身邊。

而炎燁早已經在他的前方渡了一層元靈,故而洛秉的出現並沒有驚動凶靈,依然在迅速的凝聚。

等到所有的黑氣都冒了出來,在最中心的地方凝聚成為一團之後,炎燁兩手捏成了訣,指尖升起不同的元靈,雙掌拉開,元靈逆轉,在他拉開之間,出現了一張帶著彩光蒼白色的紙條。他左手控制著那一張白紙,一手收回,在他的眉心一點,指尖出現了一點殷紅。殷紅的指尖行雲流水的在泛著光芒的白紙上抒寫出鳳獨舞看不懂的文字。

「那是鎮靈符文。」小太子嚴肅的說道。

「鎮靈符文?」鳳獨舞不懂。

「娘親,日後到了迦南,兒子再尋一個符師好生與您解釋,兒子與你解釋只會讓您更加迷糊。」小太子輕聲說道。

鳳獨舞點了點頭。

這時炎燁的符文已經畫好,但見他廣袖瀟洒的一揮,那一張閃爍著白光的符紙便飛了出去,如同一張被子輕輕的落下,將那一團油亮的黑氣給籠罩。

油亮的黑氣這才感覺到被束縛了,拚命的掙扎,不斷的衝擊著符紙,卻怎麼也衝擊不出來,最後發出了凄厲而又陰森的嘶吼。

炎燁這時兩指併攏,指尖元氣飛射而出,如同利劍一般狠狠的扎在符紙之上,在符紙之上激起一圈圈白光,從白光之中那一縷元氣瞬間穿透。

在元氣穿透的一瞬間,凶靈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吼叫之後歸於平靜,而後那一團黑氣一點點的削去,符紙一點點的壓下去,那一塊凹凸的地方漸漸變得平整。

「這就完了?」鳳獨舞不可思議的說道。

這就完了,那她一番計劃不就白費了,她分出來的元神就這麼浪費了?不是說凶靈是打不死的小強么?怎麼遇到了炎燁就這麼不經打,秒秒鐘就被消滅了!

「娘親……」小太子瞅著自己有些抓狂的母親,正準備想要安撫一下鳳獨舞的小太子驀然臉色一沉,「娘親不對,那凶靈……」

「凶靈怎麼了?」鳳獨舞忙問。

「還活著。」小太子臉色猝變,「那不是凶靈,而是吞噬了凶靈的獸魂,娘親是凶獸之魂!」

「你確定。」鳳獨舞眸光一亮,立刻用神識指揮她的虛影。

「這便死了?」『鳳獨舞』的目光一深,便提步朝著已經平坦的神符走去,炎燁也跟在她身邊,『鳳獨舞』道,「我想看看凶靈的真面目。」

炎燁並未多想,指尖凝聚元氣一划,符紙便揭開了,而就在符紙揭開的一瞬間,一股黑氣衝天而起,幾乎是黏在符紙之上,朝著炎燁沖了過去,『鳳獨舞』早已經有了準備,在那一瞬間猛然一個用力將炎燁推開。

黑氣飛旋而來,在黑夜之中幾乎看不到蹤跡,筆直的穿透了『鳳獨舞』的身體,在空間的鳳獨舞同一時刻眼前一黑,張開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娘親——」

「舞兒——」

同一時間,空間里外一人一道聲音尖銳的響起。

炎燁看到凶靈的氣體從『鳳獨舞』的身體穿透而過,原本就如同紅寶石的目光瞬間充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