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九齡 >第五十八章 星空之下,喊你的姓名

第五十八章 星空之下,喊你的姓名 (1/2)

小說名稱《君九齡》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6-10-19 23:09  字數:3681

兩個人行路是比一個人熱鬧,更何況朱瓚很多時候一個人抵過十個人。

這種熱鬧,君小姐已經習慣了。

以前跟朱瓚同行過一次,而且其實當初師父也很聒噪。

大概是太寂寞了吧,有嚇走她的意圖,但何嘗也不是自己的一種傾訴。

暮色籠罩大地的時候,君小姐勒馬停下,尋找合適的地方。

「這裡不合適,往前走。」朱瓚在後說道。

君小姐沒有理會他,翻身下馬。

「喂,你這女人」朱瓚說道。

君小姐回頭看他一眼。

「下來,生火,造飯。」她說道。

朱瓚在馬上一挑眉。

「決定要請我幫忙了?」他說道,帶著幾分得意,「不過得說清楚。」

君小姐看著他。

「說清楚什麼?」她問道。

朱瓚跳下馬,伸手指天指地。

「這忙可分好多呢,比如帶路。」他說道,「比如露宿吃喝,比如防備蛇蟲,找葯只是其中一種,咱們得先說好你要哪幾種幫忙,每樣的價錢可以不一樣。」

君小姐看著他笑了。

「都要。」她說道,也指天指地又指朱瓚。

朱瓚忙伸手制止。

「別亂指啊。」他警告道,一面邁步避開她的手指,「那既然如此,我就再算便宜點給你,一口價一萬兩全包。」

君小姐眯眯一笑。

「二小啊,你是不是還不清楚現在什麼狀況?」她問道。

「什麼狀況?」朱瓚戒備的看著她,「還有,不許叫我二小。」

「你家還欠我錢欠我情,你還來跟我講生意。」君小姐嘖嘖說道,「你可真厲害啊。」

朱瓚神情一僵,看著走過來的君小姐,戒備的後退一步。

「是你說是生意的。」他說道。

「我能說你不能說。」君小姐說道,站定在朱瓚面前,「朱二要幫忙就利索的把活都幹了,一分錢都沒有,不想幫忙,就快滾遠點。」

這個粗魯的女人!

朱瓚呸了聲,翻身上馬疾馳而去。

君小姐也不理會,回身放馬吃草喂料,忙完這些剛要撿柴生火,馬蹄得得響,朱瓚又騎馬回來了,身後拖著半棵樹,一片塵土飛揚。

看著他回來,君小姐也不說話。

朱瓚也不說話,徑直下馬,拿出刀踩著樹枝噼里啪啦的劈開,篝火很快點起來,又從馬背上解下兩隻新打的兔子收拾去了。

等他收拾完將兔子放到火上烤,就聽得君小姐在後哎了聲。

「有些話,沒必要說。」朱瓚抬手頭也不回,聲音木然說道。

「你」君小姐又開口。

朱瓚再次打斷她。

「就算不是生意,是人情,也沒必要道謝客氣。」他說道,「大家各自自在就行了。」

腳步聲響君小姐站到了他身後,手拍在他的肩頭。

「喂。」她說道,「你」

朱瓚嗷的一聲跳開。

「有話說話,別動手動腳,我賣藝不賣身。」他惱怒的喊道。

「你這藝賣也沒人要。」君小姐翻個白眼,帶著幾分不耐煩,「你動作太慢了。」

她說著手往後指了指。

「我是要說你這邊弄完了,就快點去鋪地床。」

朱瓚更為羞惱。

「你不會嗎?」他說道。

君小姐抿嘴歪頭一笑。

「不會呀。」她說道,雙手捧住臉,眨眼看著他,「我是嬌滴滴的女孩子呀。」

嬌滴滴的女孩子。

這種不正經的話虧她說得出來。

朱瓚打個寒戰,抬腳就向後去了。

君小姐抿嘴一笑在篝火邊坐下來,看著被刀穿過烤著的兔肉,聽著身後樹枝樹葉的鋪墊聲。

「喂,這個兔肉該翻了吧?」她忽的喊道,「快要糊了。」

朱瓚將剛從馬背上解下的氈墊扔在地上,咬著牙疾步走過來,將兔肉翻滾幾下,又將鹽灑上,綳著臉又繼續去鋪氈墊。

君小姐坐在篝火邊低頭吃吃笑,再抬頭看著星空。

夜色越發濃墨,天空則變的明亮。

這樣的星空她並不陌生,跟著師父看過,自己獨行路途中看過,坐在懷王府的屋頂上看過。

不過這樣的星空也很久沒有看過了。

星空沒有變化,而星空下的人已經變了。

香氣在鼻息間飄散,同時有黑乎乎的東西幾乎戳到臉上。

君小姐回神看。

朱瓚手裡拿著烤好的兔肉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要不要喂喂你啊?」他說道。

君小姐毫不遲疑的點點頭。

「好呀。」她說道,然後便果然張口。

朱瓚瞪眼吐口氣。

「我認輸。」他說道。

君小姐哈哈笑接過烤肉,朱瓚拿起烤肉似乎一眼也不想看到她,坐到兩匹馬邊吃去了。

然而很顯然他並不能如願。

「朱瓚,水呢?」

「朱瓚,肉不夠啊。」

「朱瓚,有沒有果子吃?」

「怎麼沒有啊?你先前去的前邊有杏樹」

「要不你現在去摘」

女孩子不時響起的聲音不急不緩,還帶著幾分嬌滴滴。

但這並不能讓朱瓚心悅神歡,他咬牙的聲音越來越大。

「君九齡!你玩夠了沒?」他終於喝道。

君小姐的聲音停下了,看著他笑了,又肅容點點頭。

看看這無賴的樣子!

朱瓚咬牙氣惱的將一根樹枝扔進火堆里,也沒力氣再回到馬身邊直接就坐下來。

就這麼點地方只要這女人有心折騰,眼就算不見也不可能不煩。

「有事說事,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玩這些沒有任何意義的把戲?」朱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