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九齡 >第一百一十章 只為孤墳有花開

第一百一十章 只為孤墳有花開 (1/2)

小說名稱《君九齡》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6-05-11 13:10  字數:3574

君小姐看著前方疾行的人。)

走了一段後,前方隱隱可見一個村落。

此時的所在依舊沒有遠離京城,充其量也就幾里地。

京城附近幾里地的村落就那幾個。

現在這個方向的..

君小姐停下腳看著四周又看向前方。

陸家莊。

陸雲旗的老家。

她並沒有跟陸雲旗來過這裡,但陸雲旗給她說起過。

他要去陸家莊?

君小姐看著蒙蒙夜色里的人影。

去哪裡有辦法對付陸雲旗嗎?

陸家莊有什麼可對付他的。

君小姐心裡嘆口氣。

陸雲旗出生時喪母,十歲喪父,家中無親友相護,靠著繼承父親的錦衣衛差事混口飯吃沒被餓死,這個陸家莊他連房子都沒有,早就不把這裡當家了,除了祖墳。

祖墳。

君小姐有些走神。

說起來自己死後,是不是跟父親母親葬在一起了呢?

父親以皇太子的身份和母親合葬入皇陵,自己呢?是不是在父親母親的陵墓下長伴?

君小姐突然想到自己等天亮後應該去哪裡,去皇陵那邊遙遙的看一眼吧。

她的眼有些酸澀,不知道是悲痛還是熬了這一夜的緣故,她突然不想再跟著朱瓚了。

說到底,他跟她也沒什麼關係。

她看了眼前方。

視線里似乎一瞬間變的霧蒙蒙,就像濃墨中點入一滴清水,旋即越來越多的清水注入,夜色褪去,青光蒙蒙。東方漸白。

夜過去了,清晨到了。

蒙蒙青光里的身影也變得更清晰,此時走在曠野上很是顯眼。

他忽的停下腳,君小姐遲疑一下站在濃密的灌木中沒有動。

已經不打算上前打招呼,就不讓他發現自己了。

他並沒有回頭,而是伸手扯下臉上的鬍子,蒙蒙青光里露出光潔俊美的側顏。

果然就是朱瓚。比起懷慶府一別。他沒什麼變化。

他伸手摸著臉,濃密的眉毛皺起來,似乎有些不滿意。然後捲起袖子,俯身撈著路邊草木上的露水搓在臉上。

一遍又一遍,一把又一把,幾次三番後才直起身。再次摸著臉露出滿意的笑。

如果此時有鏡子的話,君小姐毫不懷疑他會拿出來仔細的照一照。

自懷慶府一別。他真沒有什麼變化,依舊這麼的莫名其妙。

朱瓚又用沾著露水的手理了理頭髮,拍撫著衣衫,衣衫的上經過昨夜的混戰變的褶皺凌亂以及沾染了血跡塵土。

褶皺凌亂塵土經過拍撫能除去。但血跡就有些麻煩了,朱瓚抹了一把露水認真的搓著衣角上的血跡,但血跡反而更劃開染了更大一片。

他有些惱火的拍了拍衣角。嘀咕了一句什麼話放棄了,整了整衣衫挺了挺脊背再次向前大步走去。

這人是不是忘了自己還在被追捕?

或者他就那麼篤定錦衣衛的人找不到他?

君小姐回頭看了眼身後。就算身後此時沒人追來,誰又能保證前方是否已經張開了網。

這個朱瓚啊,抓就抓了,有成國公在,皇帝也不能真把他怎麼樣,何必鬧得這樣,又有什麼好處。

來到京城,你還能走的了,那這個皇帝也就不用做皇帝了。

成國公那樣睿智優秀的人,有這樣一個兒子是不是很頭疼?

君小姐透過灌木叢看著前行的朱瓚。

她沒有再邁步跟上,想著等他走遠了,自己就掉頭離開吧。

朱瓚卻遲遲的走不遠,不像昨夜那般疾行難以捉摸,他慢慢悠悠,擺著頭左看右看,就像一個起早閑逛的村民。

君小姐覺得自己在師父的磨鍊下算是很有耐性的人,但此時也有些不耐煩。

要麼乾脆就轉身走吧,被他發現就發現吧,又能怎麼樣,京城只有他能來嗎?大路只能他走嗎?左右不過一句好巧而已。

她才要轉身,就見朱瓚在路的盡頭停下來。

路自然沒盡頭,所謂的盡頭只是那條路拐了彎或者是一個下坡。

青光更褪去幾分,君小姐的視線也變得更清晰,所以除了朱瓚,她還看到路旁有個木屋。

荒野里當然不會無緣無故的建一個木屋,事實上那也不是普通的木屋,那是守墓用的屋子。

一般人家的墳地有個墳頭就不錯了,好一點的立個碑,再好的還會更講究,配著明樓暗閣,當然規格都是比現實中的小很多,表明與活人所用的不同。

而此時朱瓚一旁的木屋就比那些明樓暗閣更好,這是專門供守墓人用的。

只有那些王公貴族的墳地才配有守墓人,打掃著看守者陵墓。

陸家莊有王公貴族的陵墓嗎?

念頭閃過,君小姐的身子陡然僵硬,垂在身側的手也攥了起來。

陸家莊的王公貴族。

她從灌木叢後走出來,疾步向朱瓚的所在走去。

她的腳步依舊輕盈無聲,她的神情依舊平靜隨和,迎著漸漸亮起的晨光向前奔去。

朱瓚已經消失在路的盡頭。

君小姐站到了路的盡頭。

她猜錯了,路的盡頭不是拐彎也不是下坡,而真的是盡頭,前方不再是路,而是一片墳地,確切的說是一座陵墓。

陵墓里的墓並不多,零零散散的六座而已。

修葺的整整齊齊乾乾淨淨,連荒草都不見有一根,陵墓前的松柏帶著剛修剪過的痕迹,可見這裡的守墓人照看的很周到。

而有一座看起來規格很高也很新的墓前還擺著供品,顯然不久前有人拜祭過。

君小姐看著墓碑,居高臨下的可以清楚的看到其上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