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九齡 >第一百四十五章 思緒都難平

第一百四十五章 思緒都難平 (1/1)

小說名稱《君九齡》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6-03-15 16:14  字數:3249

?

其實也不能說這裡不習慣。

方承宇從小跟著母親住,五歲的時候要單獨分院子住時發了病,方大太太親自照顧,這樣又跟著母親住到了十歲。

十歲的時候他搬到了單獨的院子住,算起來離開母親這裡也不過四年。

方承宇將頭轉向床外。

屋子裡只點著兩盞燈,但還是有些刺眼。

「承宇你醒了?」方大太太看到了,驚喜的走過來。

方承宇沒力氣說話,只是看著母親,做出一個安撫的笑。

「沒事沒事,你別動。」方大太太說道,「要不要喝點水?」

她說著端起床頭几案上溫著的水杯,捻起棉棒,慢慢的沾著方承宇蒼白的嘴唇。

不親自照顧兒子也不過才三年多而已,她做起這些來還是很熟練。

他們是都搬到這裡來了嗎?

方承宇的視線向外看了看,屋子裡只有兩個丫頭侍立。

應該不會,這時候必須分開他們,以示對君蓁蓁的懲罰和憤怒。

方大太太看到了他的視線。

「靈芝也在這裡,我把她關起來了,就在咱們這個院子里。」她柔聲說道,撫了撫方承宇的額頭,「你放心。」

兒子從來沒有喜歡過什麼,既然他有了喜歡的,那做母親一定給他保護的好好的。

方承宇臉上浮現一絲笑,收回視線閉上眼。

果然很痛啊,跟這痛相比,他十分的懷念她的那個葯浴。

夜色下的方家大宅並不安靜,但這並沒有影響到君小姐。

君小姐被下令禁足,當然君小姐會不會遵守是另一回事。但僕婦丫頭們對這邊是避之不及了。

院落燈火通明但顯得格外的冷清。

「她們要是敢欺負小姐,就去官府告她們。」

屋子裡柳兒一邊鋪床一邊憤憤。

君小姐已經洗漱過,一邊散發烘乾,一邊聽著柳兒絮叨。

「老爺為國為民盡忠,她們這個商戶還欺辱小姐你這個孤女,就是不忠不孝。」柳兒說道。

這是君蓁蓁一直以來的信奉的理念吧。

大概小姑娘也是覺得不公平憋著一口氣,憑什麼自己就成了孤女。憑什麼自己一個官家大小姐要淪落到依靠低賤商戶的外祖母為生。

都只道鐵富貴一生鑄定。又誰知人生數頃刻分明。

別說君蓁蓁一個小小知縣的女兒想不透,她這個皇親貴胄也沒想到會有這一天。

當初不知真相時父死母亡雖然難過,但想著是天命如此也。也能看得開。

後來皇帝說要將她嫁給陸雲旗,姐姐很是擔心,她心裡也暗自嘆息是否是良人。

沒想到成親後陸雲旗對她千般好萬般敬,好的她挑不出一點不是。

就算此時再想。也挑不出。

君小姐低下頭,看著身前垂下的青絲烏髮。

她那日騙他出門。然後自己隻身攜刀闖入皇宮,事發臨死神魂散亂之際似乎聽到他的聲音。

他還是追來了。

不知道他有沒有來得及在自己身上補上一刀,好搶一個功勞,或者彌補一下看守不力之罪。

一瞬間那些苦辣酸甜前情都湧上心頭。忽覺得身子一冷,就好像大汗淋漓後寒風刺骨。

「小姐頭髮幹了,早些睡吧。」柳兒說道。

原來是她端開了烘頭髮的火盆。

君小姐對柳兒一笑。

「你也睡吧。休息了好,我們才有精神。」她說道。

柳兒點點頭。

「就是這樣。我們才不怕她們呢。」她義正言辭說道。

君小姐撫了撫她的頭。

「是,我們不怕。」她說道。

………………………………………………………………

方家清理了一批丫頭僕婦,這些人都是因為非議主人,亂傳謠言,被裝了好幾車都送到了莊子上看管起來。

因為涉及的人數太多,自然驚動了盯著方家的那些人。

「十幾個都是安插的眼線,會不會不是巧合這麼簡單?」

小小的茶室里,屏風後有兩人對坐著,一面斟茶一面說話。

「如果是懲罰,賣了就是了,為什麼要弄走關起來,不是要暗地裡殺掉吧。」

斟茶的人聞言笑了。

「怎麼可能賣掉,除非割了舌頭賣掉,要不然方家的這醜事可就傳遍了。」他說道。

想起方家的事。

「也是怪可憐的,一家子都走火入魔了。」先前的人感嘆道。

茶室里安靜一刻,旋即爆發出二人的大笑。

「真是太好笑了。」一個人說道,「可惜的是,這一次方少爺命不久矣,玩不了多久了。」

另一個則搖頭。

「不急不急,少爺沒了,還有小姐們呢。」他說道,「三個小姐呢,足夠她們走火入魔的折騰了,比起癱子少爺,這些嬌滴滴的小姐們肯定更熱鬧更好玩。」

涉及到嬌滴滴的小姐們,這個好玩不管是說的人還是聽的人都多了幾分複雜的意味。

茶室里再次發出一陣低笑。

「確認那個癱子沒救了嗎?」一人輕咳一聲。

「確認了,在江太醫面前可沒人能說謊。」另一人答道,「也就這兩三個月了。」

「那好。」這人站起來,「就看著方家自己好好的玩這兩三月吧。」

另一人並沒有起身相送。

這一人繞過屏風,轉出來的那一刻將大大的兜帽遮蓋在臉上,掩住了面容拉開門左右看看疾步而去了。

就在他離開沒多久,有夥計拎著茶水走進來。

「太爺,還要茶嗎?」他看著屏風後的身影恭敬的問道。

屏風後的人嗯了聲。

店夥計便忙拎著茶水走進去,日光透過竹帘子照在進來,將臨窗而坐的老者身上分割出一道道的條紋。

老者神情肅穆,帶著幾分刻板的不怒自威,正是宋大掌柜。

店夥計剛要倒茶,宋大掌柜忽的發現什麼抬手制止。

「這是什麼茶?」他問道。

「太爺,這是新來的上好的茶..」店夥計說道。

「太貴了,換最普通的就行。」宋大掌柜說道,「談完生意了,不用這麼好的茶了。」

店夥計有些哭笑不得。

「太爺,您自己也可以喝啊。」他說道。

宋大掌柜肅穆這臉搖頭。

「哪有我自己喝的道理,這是要記在票號賬上的。」他說道。

德勝昌為了招待大顧客,在城中有名的茶樓酒肆設了掛賬,管事們掌柜們都可以在這裡談事應酬。

德勝昌並不嚴查是談事情了還是管事掌柜們自己消遣了。

就算是他們自己消遣了,對於德勝昌來說也不是什麼大數目。

但最為德勝昌第二號人物的宋大掌柜卻從來分得清清楚楚。

店夥計顯然早就聽說宋大掌柜的規矩,無奈的笑著應聲是。

「我去給您換普通的茶水來。」他說道。

宋大掌柜這才點頭。

「待客人來了,你再給我換好的。」他叮囑道。

店夥計笑著應聲是退了出去。

「宋太爺可真是個…」他在門外搖搖頭自言自語。

……………………………………………..

「宋運平是個什麼樣的人?」

此時的方家,君小姐也正問方老太太。

提到這個人方老太太的神情複雜,悲憤又痛苦。

「他是個很嚴苛的人。」她說道,「這嚴苛不是對別人,是對自己。」

「你知道他是德勝昌的大掌柜,但他的子女後輩沒有一個涉及德勝昌生意的。」方老太太說道。

說起來人人奮鬥努力,除了自己過好日子,更是為了子女後輩們。

多少人沒有關係還想盡辦法要把子女後輩塞進德勝昌。

而最近水樓台的宋運平卻不僅不摘這個月亮,反而把孩子們都趕走。

*****************

:《鎖麟囊》唱詞

超喜歡這個劇哦,當初謝柔嘉對謝柔清說你贈我一身衣我還你一生依,就是念著薛湘靈那句分我一隻珊瑚寶,安她半世鳳凰巢。

感謝小馬?寶莉莉絲、青菜書蟲子、木木禾子打賞和氏璧。

真是太感謝大家的捧場了,謝謝,謝謝。

on_n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