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九齡 >第九十二章 本是送財人

第九十二章 本是送財人 (1/2)

小說名稱《君九齡》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6-02-22 05:07  字數:3372

?

她們是在害怕君蓁蓁的嗎?

她君蓁蓁憑什麼讓人害怕?孤女落魄還是商戶寡婦?

不能怕她,這次怕了她,以後在她面前就底氣不足了。w?ww·1·cc

「屏風,隔著屏風,全壺。」寧雲燕推開她們,對外喊道,「一千兩。」

女孩子們嚇的臉都白了。

她們雖然是家裡的嬌嬌女被長輩們疼愛呵護,但到現在扔出去的銀子也過了她們的認知和承受能力。

女孩子尖利歇斯底里的聲音讓寧雲釗一怔。

雖然嘈雜聲亂亂,他還是認出來了。

燕燕?

女孩子們來縉雲樓玩樂是很正常的,妹妹來這裡他也知道。

來玩投壺自然會下注,銀錢些許小事。

但現在燕燕竟然喊出了一千兩的注金。

一千兩對他來說自然不算什麼大數額,但對於家裡的女孩子來說可不是能隨意拿著玩的。

怎麼回事?燕燕雖然驕縱頑劣,還不至於如此不知深淺。

寧雲釗皺眉,他轉身對小廝招手,小廝忙上前。

「十七小姐在這裡,去找她,就說我說得讓她不許胡鬧立刻過來。」他低聲說道。

小廝應聲是忙跑了出去。

他需要先去門外尋找寧雲燕的僕婦,然後再由僕婦帶著來找寧雲燕。

小廝蹬蹬跑下樓,從水泄不通的門口擠了出去,而此時場中的君小姐已經站在了屏風前。

君小姐如同先前一樣看也不看是誰下注,這些事自有縉雲樓來操心,她相信他們的能力不會遺漏。

「屏風。??壹1·cc」她只是說道。

現在的場中不僅僅是有樂工和司射,還有好幾個侍者在這裡忙碌,因為君小姐投壺太快,他們要幫著遞竹矢木矢,整理投壺。

現在聽到這句話立刻便有人將場中的屏風抬過來。

原本擺在屏風前的鐵壺就挪到了屏風後,君小姐接過侍者遞來的竹矢,默默的看著屏風。不待周圍的人們反應過來就抬手將竹矢一隻一隻的扔了過去。

「一。」

「二。」

……………

………………

為了體貼屏風這邊視線不好的人們,一個侍者還站在一旁大聲的念著,幾乎是沒有停歇的很快十二隻竹矢穩穩的落入鐵壺中。

四周叫好聲掌聲雷動。

對於不輸自己錢的人們來說看到這般技藝展露自然是開心的很,尤其是擠在門口的這些從來都沒機會下注的人們。很多人把巴掌都拍紅了。

司射站在一旁早已經沒了驚訝只餘下木然。

他聽著四周的鼓噪,看著在場中抬起頭環視四周的女孩子,想的是今日的三月三縉雲樓大概要被這位小姐包場了。

「要是論式是一百三十二式,還是四十式,還是二十四式為止。要是論矢是否僅僅為十二矢投完為止?」

司射想著這位小姐剛開始時問的那句話,當時他還笑這這小姐是要把一百三十二式都耍來嗎。

原來她的確是要把這些都耍一遍。

輸了。

聽著滿耳的喧嘩,看著場中的君蓁蓁,寧雲燕面色慘白。

這不可能,她一直在贏,她一直沒有輸。

沒有人能做一直的,連哥哥寧雲釗當年也是止步於第十場。一

她君蓁蓁憑什麼能。

門被駁駁敲門,同時被拉開,寧家的僕婦和小廝出現在門口。

「十七小姐,十公子說….」僕婦開口說道。

但她的話剛出口。寧雲燕抓住了窗框,手扯開薄薄的窗紗,幾乎半個身子都探了出去。

「君蓁蓁,你出千!你出千!」她伸手指著場中的女孩子嘶聲喊道。

寧雲釗站在窗邊看著場中的女孩子,想著一會兒怎麼見到她,又該說些什麼。

原來你的投壺技藝也這麼厲害啊。

這句開場白應該很合情合理,既不熟絡的突兀,也不會顯得生疏。

接著就該提一下花燈節那個棋局的事,就坦然的說自己沒解開好了,這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只是不知道她還要玩多久。就目前看來,應該是一副直到沒人下注的神態。

寧雲釗的嘴角笑意彎彎。

莫名的想到花燈節那晚棋局被破委屈的紅了眼眶轉身就走的樣子。

其實是個驕傲又倔強的女孩子。

就在這時,喧鬧中響起自己妹妹聲音,還有一個熟悉的名字。

君蓁蓁。

好像在哪裡聽過。

君蓁蓁很明顯是女子的閨名。在場的多是男子,對於女子的閨名並沒有那麼靈敏的反應,尤其是在這個時候。

他們在意的是這女子喊的最後三個字。

你出千?

出千!

「對,沒錯,你出千。」

「你不可能次次都贏。」

看到寧雲燕的動作其他的女孩子們也反應過來,沒錯。這不可能,不可能一次都不輸。

她們也都衝過來對著窗外憤怒的喊道。

一個女孩子的聲音能在喧鬧中響亮,而四五個因為驚嚇而驚慌的女孩子的聲音就能蓋過大廳里的喧鬧。

站門邊的僕婦和小廝完全被忽視,聲音也被壓下去。

大廳里的嘈雜漸漸停下,只有女孩子們憤怒尖利的喊聲。

男人們不至於這般失態,但很多人的心裡也開始疑惑,尤其是輸了很多錢的人。

沒錯,這是從未有過的事,他們從來沒有在這裡輸過這麼多錢,當初寧家十公子技藝高也是從有初規規矩矩的投到全壺,但謙謙君子純粹為了風雅之事,投的淡然,大家看的也淡然,根本就沒有這般瘋狂的下注。

這個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