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寵醫品夫人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回憶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回憶 (1/1)

小說名稱《盛寵醫品夫人》 作者:琴律  更新時間:昨日16:12更新  字數:2465

徐若瑾不知為何,聽了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心卻被填得滿滿的。

「從哪學來的這些?」徐若瑾嗔怒道。

梁霄不答,只是雙臂又緊了緊。

徐若瑾感受到身後傳來有力的心跳,好像之前所有煩惱也都跟著飛走了。

二人依偎在一起,甜蜜環繞,誰也不捨得分開。

徐若瑾回想起之前種種,不禁感慨,「好像都是昨日之事,沒想到眨眼就是幾年過去了。」

感慨完,徐若瑾的注意力就偏了,「我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那時候多水靈啊嘖嘖。」

徐若瑾自戀地回憶著。

梁霄也不反駁,嘴角依舊掛著淺淡的笑意。

二人許久沒有像這樣靜下心來,什麼都不做單純地靠在一起。

「今夜的月亮好像格外圓似的。」徐若瑾笑著小聲嘀咕了一句。

他們回憶了很多往事,從相遇到相知,從成親到悠悠出生,二人有太多記憶可以回想。

徐若瑾已經許久沒有像這般想起往事,不是她不想,反倒是沒有這麼好的機會。

「我不在京都城這些日子,多虧有你在。」梁霄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徐若瑾神情一頓,接著眼梢都帶上笑意,「如今才想起來我辛苦?」

梁霄不接話,而是用行動來表示。

徐若瑾脖頸邊痒痒的,快要坐不住了,壓下心裡那股悸動,動了動身子,「別鬧了,讓我好好瞧瞧月亮。」

梁霄這才意猶未盡地收斂呼吸。

徐若瑾長舒一口氣,突然想起什麼,冷哼一聲,「你別想糊弄我,你就沒什麼話要與我說么?」

梁霄似是沒聽明白。

「你打算何時告訴你為何回京都?」徐若瑾直截了當道。

問出口,徐若瑾也不後悔,反正她知道梁霄未必會說,說的也未必是實話。

果然不出徐若瑾所料,梁霄頓了頓,沒有立刻回答。

「別想隨便編理由來敷衍。」徐若瑾把話說在前面。

誰知卻換來梁霄一聲輕笑。

徐若瑾臉頰微紅,「笑什麼?」

「我回來,是因為,我想你。」梁霄下巴點在徐若瑾肩上。徐若瑾只要稍稍轉頭,就能擦到梁霄的臉。

徐若瑾忍著笑意,她身上到處都是痒痒肉,隨便動一下都要樂半天。

聽了梁霄的回答,徐若瑾笑罵道:「你什麼事都藏心裡不說。」

不等梁霄再開口,徐若瑾又道:「不想說就算了,我也不問,只要能看到你人好好的,別的我也不在乎。」

梁霄把徐若瑾緊緊箍在自己懷裡,安心卻也忍不住酸酸地來了一句,「我不在京都的時候,虞尚雲是不是常在你眼前晃?」

「怎麼?吃醋了?」徐若瑾好笑地反問。

梁霄這次沒有敷衍,而是老老實實道:「是。」

「你回來不會是因為他吧?」徐若瑾故意調侃道。

梁霄卻是順桿兒爬,「沒錯。」

「哈哈哈!」徐若瑾大笑,顯然樂壞了。

梁霄就一本正經地看著徐若瑾,臉上沒有半分笑意。

徐若瑾笑累了才對梁霄,故意湊近直勾勾地看著他的眼睛,笑眯眯問道:「難不成你怕我跑了?」

梁霄沉默片刻,沒有立即回答。

徐若瑾更覺好笑,尤其是看到梁霄一臉認真思考的模樣時。

「嗯?」徐若瑾見梁霄不回答,就眨眨眼催促。

梁霄這才悶悶地回道:「有一些。」

徐若瑾無奈地笑道:「虞尚雲雖然很好……」話說一半,她就感受到梁霄凌厲的視線,隨即道:「先聽我把話說完!」

梁霄這才收斂眼神。

「他太狡猾,而且他與你不一樣,你怎會動心思與他相比?」徐若瑾納悶。

梁霄聽了這話心裡舒坦多了。

「虞尚雲此人,獨來獨往,從來不需要任何人駐足,更不用心疼。」徐若瑾說著說著也認真起來,「但你不一樣,只有你才會讓我有這種衝動。」

梁霄心滿意足,但嘴上卻是故意問道:「什麼衝動?」

徐若瑾臉頰微紅,羞惱地瞪了梁霄一眼,想動手但她整個人都被梁霄箍著。

「打你的衝動。」徐若瑾咬牙道。

梁霄大笑,輕輕鬆了鬆手臂。

徐若瑾也喘了口氣,瞥了梁霄一眼。

「虞尚雲此人十分危險,且心思縝密,計劃完備,我懷疑他在朝中已經有了自己的人脈。」梁霄突然正經,「我想找機會試探一下。」

徐若瑾皺眉,「朝中?會不會太誇張了。」

梁霄搖頭。

「我倒是覺得他沒那麼厲害。」徐若瑾不是信口開河,而是憑藉自己對虞尚雲的了解推測。

梁霄沒有與徐若瑾爭論,「是或不是,一試便知。」

徐若瑾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來,「你懷疑誰?」

「還未有頭緒。」梁霄老老實實回答。

徐若瑾腦中閃過幾個人影,但都被他一一否決。

片刻後,徐若瑾才道:「虞尚雲的作風,多半會從利益與權力上下手。」

梁霄不置可否。

……

楊萬勇來到方子華處求見。

他愁眉不展,短短几日竟像是老了幾十歲,整個人都滄桑不少。

見到方子華,楊萬勇先嘆了口氣。

方子華心知肚明,「楊大人突然到訪,不知所為何事?」

楊萬勇長吁短嘆,「方大人不必如此,楊某如今被皇上責令在家,度日如年,哪裡還有旁的事?」

方子華命下人倒茶,與楊萬勇二人密談。

「方大人,這次求您幫忙,楊某也是走投無路,不然萬不會來勞煩你。」楊萬勇一番話說的真情實意。

方子華心中冷笑,但面上卻是一派關心之色。

「楊大人言重。」

楊萬勇全然不復之前意氣風華的勁兒,這些日子顯然飽受摧殘。

「實不相瞞,楊某都不知這些日子是怎麼過來的。楊某為官多年,怎麼也想不到竟會因為女人被皇上斥責。」楊萬勇悔不當初,若是早知如此,他萬萬不會娶楊夫人過門。

方子華不說話,自顧自地喝茶。

「趙家人就是我的剋星。」楊萬勇憤憤道。說完他又看方子華的反應,咬牙道:「方大人,楊某實在在府中待不下去了,求您幫忙!」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