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末日輪盤 >1368 盪季

1368 盪季 (1/2)

小說名稱《末日輪盤》 作者:幻動  更新時間:2018-01-23 08:22  字數:2377

這裡的邊界並不是筆直向上的懸崖峭壁,也不是一團濃厚的迷霧,更不是什麼能量肆掠的時空之門。

看起來,好像就是普通的石頭。

只是,這些石頭太相似了,不,應該說,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不同,上面,布滿了同樣相同的正圓形凹坑,非常規則,就好像一個個的長號喇叭口。

這邊界,人工痕迹也太明顯了吧!

葉鐘鳴無法想像,是人工的邊界把波旁自由領的人們都困在了這裡?

那些人,沒有試圖打破這裡的束縛,進而看看邊界的外面是什麼嗎?

是的,葉鐘鳴絕不相信,這樣彷彿章魚爪子的邊界是天然形成的。

他仔細觀察了半天,最後確定不會有什麼問題了才把手放在上面,摸索著探查著,希望找到線索。

堅硬、粗糙,卻並不冰冷。

葉鐘鳴站在邊界之下,眉頭緊鎖。

這樣石質的東西有奇怪的地方,比如必定是人工開鑿的,比如沒有石頭的涼意而是有些溫暖,比如怎麼會如此之高看不見盡頭。

可是,這些地方明明很奇怪,卻絲毫找不到為什麼會這樣。

葉鐘鳴只能順著邊界向前走,想要從這一成不變的牆壁上,尋找到對他有幫助,至少是有提示的東西。

越是走,他也是驚奇。

這棟彷彿長度沒有盡頭、高度也沒有盡頭的邊界牆壁,連和地面接壤的底部都是那麼的光滑乾淨,沒有一點青苔之類的生物。

這完全不符合生物鏈的原理。

這就好像……每一天,都有人清理和擦拭這裡一樣。

可顯然不會有人這麼做,估計整個波旁自由領的人全部做這份工作人數也不夠。

走了半個小時,葉鐘鳴看到的依然是這樣近乎不變的樣子。

他停了下來,坐在原地。

繼續走下去除了收穫絕望之外,好像沒有什麼其他的作用。

把蟲皇蜜拿出來,強迫自己修鍊,讓心境安穩,兩隻冰鳥也放出去,讓它們向上飛去,看能否真的如同肉眼可見的那樣沒有盡頭。

過了一整天,冰鳥回來,有些疲憊,給葉鐘鳴傳遞的信息是,沒有找到盡頭。

葉鐘鳴僅存的一點僥倖沒有了。

他站起來,拿出風雷雙生,朝著石壁砍了下去。

火星四濺,鋒利無匹,連支撐城市的水晶柱都能砍斷的這把武器,對這些石質沒有任何作用。

葉鐘鳴頹然坐下。

說實話,重生之後,他還從未有過這樣絕望的時刻,在地球上,或者秘境之中,雖然也會艱難,也有危險,隨時可能死去。

但他心中都有一股勁頭,有股自信,可以披荊斬棘,在險境之中拼搏奮鬥。

可是現在,他完全失去了方向。

邊界過不去,這是他能夠想到的從這個莫名其妙的空間回去的唯一一條路,走不通那他要如何回去?

難道真的如同之前那些外來人一樣,在這裡終老一生?

情緒非常不好,但好在葉鐘鳴畢竟是活過兩世的人,他調整了一下情緒,拿出那本筆記觀看。

上面,有他在蘭金翻譯時候紀錄的許多標記,這些標記可以讓他哪怕不懂上面的文字,也知道寫的大概是什麼意思。

之前,他只是關注了上面關於外來人的信息,這一次,他仔細的通讀過去。

還別說,葉鐘鳴真找到了一些其他記載。

上面偶爾提到了一個詞。

盪季!

葉鐘鳴並不清楚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不過從前後的語句和語境猜測,應該是說在波旁自由領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整個空間的動蕩,這種動蕩表現為一種吸力,每個人在幾個針擺的時間內身體里的力量會被一種神秘的力量吸走,之後陷入到虛弱當中,恢復的時間因人而異。

盪季僅對這裡的類人生命有作用,對這裡的其他生命,都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這個特殊而詭異的『季節』,已經成為了這裡的類人生命一種躲不過去的夢魘,每到這個時候,探險者們就會龜縮在城市裡,等待這虛弱期過去。而許多其他生命攻擊人類城市的事件,也多發生在盪季。

歷史上,好像有許多次人類的城市就是在這個嘶吼被攻破的。

日記上記載關於盪季的信息並不多,大多是寫日記的人一些疑惑和感慨,當然,也有蘭金翻譯葉鐘鳴標記時候的信息不對稱甚至疏漏。

盪季很有規律,雖然並不是十分精確,但卻有一個時間區間。

葉鐘鳴算了一下,他發現好像下一個盪季就要來了,換算成地球上的計時方式,應該就在兩天之後到二十天之後這大概半個多月的周期內。

怪不得,之前碰到的一些探險者都在向著谷地的內部走。那自己是不是也要找一個地方去避一下?

葉鐘鳴算了下,最後放棄,因為以他的速度,想要在盪季來臨之前去往下一個城市,時間有些來不及。既然這樣,還不如就在這裡呆著,反正盪季對兩隻冰鳥沒有影響,到時候自己虛弱安全也有它們保障。

暫時找不到回去的辦法,葉鐘鳴只能呆在這裡修鍊,期待著某一個時刻靈光一現,讓自己想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轉眼間三天過去了,在第四天的時候,盪季來了。

葉鐘鳴幾乎是沒有任何防備的,就被這種吸力所控制了。

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吸取他體內的能量,而這股吸力……竟然來源於他身後的邊界牆!

這種吸力讓葉鐘鳴非常難受,身體都要裂開了似的,可是他卻沒有一點不甘或者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