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末日輪盤 >335 是屈辱的投降還是,戰死?

335 是屈辱的投降還是,戰死? (1/1)

小說名稱《末日輪盤》 作者:幻動  更新時間:2016-05-27 05:37  字數:2841

《第四更!一會還有一更!》

因為城牆沒有完工的緣故,大家都覺得據城而守是個笑話,敵人會輕易的繞過防線,從你的身後發起攻擊。

可是當樓家復古一樣來了上百騎兵的時候,很多人都懊悔不已。

如果可以把戰場選在城牆上或者城牆後,至少不用承受這樣的衝擊。

沒有任何對抗騎兵的經驗,雲頂山莊的人只能依靠著進化者的個人能力本能的選擇應對方式。可惜,這些方式大部分都是錯的,這一次衝擊,直接把本就在英城監獄這幫囚犯攻擊下岌岌可危的雲頂防線,沖得七零八落。

雲頂山莊的戰士,頓時陷入了各自為戰的不利境地。

每一刻都有人死去,這些人,才剛剛開始對雲頂山莊產生歸屬感。

墨夜盧義容姐等人無比心痛。

一個基地,一個穩固的、團結的、擁有極高士氣和戰鬥力的基地,每一個成員是都要強烈歸屬感的。

這樣的感覺不是一朝一夕就會產生,那需要一定時間或者持續的強烈刺激,或者潛移默化的影響才可以。

葉鐘鳴是個不錯的老大,他可以在不耽擱他自身進化的同時,為山莊的成員贏得其他勢力羨慕的利益。

就如上一次雲少帶回來的那些收穫,他拿出來的時候,整個雲頂山莊的高層足足獃滯了一分多鐘。

但他終究不是聖人,不是千面觀音,不可能面面俱到。

他只能在他最擅長的領域,或者說末世中最重要的領域——武力方面給予雲頂山莊最強力的支撐。

那麼其他方面,就需要其他核心成員去儘力經營了。

為了讓山長快速強大,為了夯實山莊的基礎。這些核心成員耗費了很大的心血在基層成員身上,在人心不古的末世,能夠讓倖存者對一個勢力產生感情。這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絕大部分的團隊其實都使用利益來維持互相關係。這種方式雖然淡漠,但卻足夠牢固。

可墨夜夏蕾這些人不想這樣。

末世的降臨讓人性醜惡的一面表露無疑這不假,但這些人卻依然相信,至少他們可以讓他這些倖存者在對待自己人時,會保持和平時期最底層次的良知底線。

沒有去為了這個目標努力過的人,是無法體會其中的憋悶和艱辛的,可這些人沒有放棄過,或許對於盧義劉正紅這些有些年紀的人和墨夜夏蕾容姐這些女人來說。家的概念會遠比其他人強烈許多。

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是把雲頂山莊當成家的。

可惜,花了他們這階段大量心血的『成果』,就那麼一個個死在了眼前。

憤怒,出現在了很多雲頂山莊的人臉上。

「葉鐘鳴殺我兒子的時候,可曾想過有這樣的一天?你們今天的死,統統是因為你們那個愚蠢的老大!」

樓正嘯提著長槍,槍尖上串著一個雲頂山莊戰士的頭顱,對著周圍大聲呼喊。

葉鐘鳴殺上湖心島,親手弄死了他三個兒子和一個兄弟之後。整個樓家就和這個男人是死敵。

樓正嘯不會去想為什麼兒子會被殺,他只知道,血債要血償。

今天。他帶著樓家所有的可戰之兵,要把葉鐘鳴的根基全部毀掉!他要把這些雲頂山莊的人全部砍下頭顱,做成京觀給那個男人看!

甚至,樓正嘯還產生了一個近乎無法剋制的念頭。

他想向那個人挑戰,親手將他的身體,刺出一萬個窟窿。

樓正嘯的身邊,是他僅剩的骨肉樓小靈,這個女人咬著牙,陰著臉。一槍接著一槍的殺死身邊雲頂山莊的人,她從未忘記過那一天黃昏時她用她的所有喊出的誓言。

「我會殺了你!」

現在。或許她的實力還不足以殺死葉鐘鳴,但樓小靈覺得。能夠殺死他的手下也是好的,甚至這裡面就會有他的女人,讓他嘗嘗失去所愛的滋味也是好的!

就如同那一天,他殺死自己三個哥哥時那樣!

看到近乎一面倒的局勢,剛剛用五個召喚出的鬼魂才擋住那一枚巨大風刃的張大龍也樂了。

「墨警官,看來勝利的天平在向我們傾斜啊,你說葉鐘鳴回來看見你們殘缺不全的**,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道符依然在空中旋轉,發出的風刃雖然可以對鬼魂造成殺傷,但是也要兩枚才可以殺掉一個。這樣的效率太慢,跟不上張大龍召喚的速度。如果朝著張大龍攻擊,那個傢伙又在身前留下數個鬼魂來保障他的安全。

一聲驚呼從後面傳來,墨夜抽空一看,卻是容姐被樓家數個騎兵夾攻,一不小心被長槍刺穿了肩頭。

雖然容姐已經是二星進化者,而那幾個樓家的騎兵都是一星,可是這些人騎在馬上,配合嫻熟,加上他們樓家傳統的槍法,讓容姐在砍殺了兩個騎兵之後還是中了招。

墨夜一刀劈散了一個魂魄後心中越加焦急。

這樣下去,雲頂山莊的人很快就要被殺光,僅僅這麼一會,特別是在樓家加入到戰鬥中後,雲頂山莊的傷亡至少超過了百人,其他人也沒有不帶傷的,戰鬥力正在飛速下降。

難道今天真的守不住基地了?

墨夜擔憂之中,就有了些絕然。

今天即便是死,也要拼掉對方這個傢伙!

到了這種時刻,無論是盧義還是容姐,或者劉正紅,甚至很多雲頂山莊的人,他們都知道要拚命了。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有不和諧的聲音出現了。

「別打了,我投降!」

一個雲頂山莊的人突然大喊大叫,在看到對手愣住停手後,立刻扔掉了武器,然後跪在地上,痛哭著道,「我投降,我不打了,繞我一命吧!」

在嚴峻的形勢下,在每時每刻都有同伴死去的情況下,終於有人抵不過求生的本能,選擇了……投降。

這就如同瘟疫一樣,瞬間傳染了很多雲頂山莊的人。

不少人選擇了和這個人一樣的做法,他們扔掉武器,選擇把註定要死的生命交給敵人,讓他們來進行一次各有五成幾率的選擇。

這些人不傻,恰恰很聰明,懂得審時度勢,於是他們在死戰必死和擁有一半存活幾率的投降之間,選擇了後者。

雲頂山莊的士氣在這一片投降的人中瞬間跌落到了谷底。

無論墨夜盧義容姐等人如何怒視這些人,他們會羞愧的低頭,卻堅持著他們的決定。

「這是個不錯的主意。」張大龍眼珠動了動,笑著停止了召喚鬼魂,「墨警官,如果你也選擇不再抵抗,我們或許可以成為朋友。」

雲頂山莊的人有人投降,自然也就有人不投降。這些人以墨夜為首,漸漸聚在了一起,英城監獄和樓家的人立刻這幾十人團團圍在了中間。

「跪下,或者死!」

樓正嘯騎在戰馬上,紅纓槍斜指,意氣風發。

墨夜凄然一笑,猛然轉身面對這些的雲頂山莊的戰士,那張英氣十足的臉上,正色無比,她舉著刀,看著這些手下,高聲問道:「在屈辱的投降和戰死之間,你們選擇什麼!」

「戰死!」

墨夜盧義劉正紅等人眼圈一紅,他們知道,他們的努力被沒有白費,雲頂山莊的脊樑,在這兩個字之間,形成了。

「跪你奶奶!滋!!!」

一聲怒吼從外面傳來,地面隨之重重一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