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末日輪盤 >242 成交,BOSS

242 成交,BOSS (1/1)

小說名稱《末日輪盤》 作者:幻動  更新時間:2016-04-13 03:45  字數:2356

如果眼前的這個中年女人真的是前世那個大名鼎鼎的造人紅,葉鐘鳴心中還真不知道要如何對待她。

殺掉她?

畢竟,造人紅在許多殺人如麻的倖存者眼中也是絕對邪惡的化身,她不僅把人類和變異生命強行捏在了一起,形成一種恐怖的怪物,並且還對人類極度殘忍,經常傳來一些基地被她屠戮的消息。

甚至,劉正紅的其他外號里,還有吃人紅,瘋狂紅等,可見她前世的行為是多麼讓人憎惡。

但卻不能否認,劉正紅在末世之中的諸多科學名人之中,佔有絕對的一席,甚至可以排在科學名人之中的前三位,甚至葉鐘鳴覺得,如果不是她的名聲過於不好,可能第一末世科學家的寶座非她莫屬。

樂大遠也是大師,但那是製造類的,劉正紅也是大師,是生物科學類的。

兩個人都是各自領域的佼佼者,只是一個在幫助人類對抗異族,被倖存者尊稱為魔晶武器之父。一個則被倖存者厭惡,被人叫做造人紅和邪惡科學怪人。

葉鐘鳴的手指差點就扣動了扳機。

「你想殺我?」劉正紅非常不解地看著葉鐘鳴:「我從你的表情中看出你之前聽說過我的名字,可是我卻不記得見過你或者和你有過交集,我的記憶力非常好,我不會記錯。那麼,你想殺我的理由是什麼?」

這個女人或許是常年和死人打交道的緣故,對殺氣異常敏感,葉鐘鳴心中殺意剛起,她就敏銳的察覺到了。

葉鐘鳴還真被問住了。說上輩子聽說過你?說你上輩子弄出了一種怪物,完全違背了人類的觀念?或者說你上輩子殘忍的不得了,手上沾滿了同類的鮮血?

猛然之間,葉鐘鳴意識到,上輩子自己畢竟沒有見過這個在北國稱王稱霸的女人,關於她的一切都是道聽途說,那麼自己知道的那些消息。就一定是正確的嗎?

就算退一萬步講,那些關於劉正紅的傳說都是真的,那就能成為自己幹掉這一世還什麼都沒做的這個女人的理由?

沾滿同類的鮮血?末世里誰不是?連重生後的葉鐘鳴現在都殺了不少同類了!

「想不明白,算了。隨你吧。」這女人說著,竟然就不管葉鐘鳴了,看著王霞的肚子,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了一把手術刀,就想剝開那裡。

「你瘋了?」

葉鐘鳴一把拉開了這個女人。

魔怪。哪怕是剛剛出生,危險程度也是很高的,如現在劉正紅這樣的戰鬥力不太強的一星進化者,還真不一定就能打過初生的魔怪,她現在竟然想要刨出小魔怪,那不是找死嗎,魔怪一下子就能把她身體擊穿。

「反正你要殺我,我在臨死前怎麼也這些青皮怪物和人類女性繁殖的後代是什麼樣子的!這是一種新物種還是基因侵襲,只繼承父輩的基因。」

說著,想要掙開葉鐘鳴的手。繼續去解剖王霞的肚子。

葉鐘鳴一腳把劉正紅踢開,走到了王霞面前。

他看到了這個女人眼中的懇求。

「殺……了它。」

含混不清,虛弱至極,可葉鐘鳴聽懂了。

看著王霞肚子里正在蠕動的小魔怪,葉鐘鳴緩緩地把鋒之月從那裡刺了進去,未出生的小魔怪劇烈地抖動了兩下死去。

王霞笑了,只是以她此刻的狀態,笑容看上去已經有些扭曲。

身體微微顫抖著,王霞的生命走到了最後一刻,她喃喃著。說著別人已經不可能聽清的話,眼中臉上滿是輕鬆,然後緩緩地垂下了頭。

「你這樣做沒有一點意義,反而浪費了很好的標本和研究對象。」劉正紅站了起來。彷彿剛才被踢倒的不是她一樣,皺著眉頭對葉鐘鳴道:「看你殺人的手法乾淨利落,怎麼這個時候就婦人之仁了呢?」

葉鐘鳴擦乾淨鋒之月上的污血,平靜道:「以後你就會明白,在一些特殊情況下,讓必死的同類少受一些折磨和痛苦。會成為所有倖存者的共識。」

「還有,我殺人,也殺過很多人,可並不代表我是為了殺人而殺人,你要搞清楚。」葉鐘鳴收起鋒之月,側耳聽了聽,有汽車的轟鳴傳下來,應該是山莊的車隊來了。

「你就想進行你的研究嗎?」葉鐘鳴突然問已經轉向了其他孕體的劉正紅。

「我實在想不出這個世界上除了研究之外還有能讓我感興趣的事情。」女人蹲在一個喪屍女性前,從大褂里掏出了一把長匕首,直接刺入了它的肚子旁邊,三兩下就把一個剛剛成型的小魔怪挖了出來,不知道從哪裡弄了個手套戴著,就開始在魔怪的身上左砰右碰,粘稠腥臭的液體正從魔怪身上不停滴落。

一邊的葉鐘鳴看得渾身發麻。

這女人,真TM是個怪胎!

「我給你提供相關的條件,負責提供你需要的標本,甚至可以為你提供進化所需的藥劑,你去我的基地如何?」

葉鐘鳴考慮了一下,還是覺得直接殺掉這樣一個傑出的科學家太浪費了些,他自己可以去嘗試引導她做一些有益的事情,這樣這位前世的造人紅,或許可以迸發出其他方面的天分,而不是去醉心製造一個全新的物種。

最主要的是,葉鐘鳴真的看中這個女人身上可以利用的價值,用得好了,或許給自己帶來的幫助不會弱於樂大遠。

「嗯?收小弟?」頭都沒抬,劉正紅又開始研究起喪屍孕體的腹腔,不斷用手術刀在裡面切切割割。

葉鐘鳴不得不移開目光,即便是以他的見識,也覺得這場面有些不堪入目,不是他害怕,而是真的很噁心。

「你可以這麼想。」

「你還真是直白的可愛啊。」

劉正紅站起,小心翼翼地把魔怪的幼體放進了衣兜裡帶著的一個口袋裡,之後一邊摘手套一邊看著葉鐘鳴笑道:「其實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真沒覺得你有什麼讓我跟從的資本。」

葉鐘鳴聳聳肩,手一晃,一瓶顏色和正常明顯不同的藥劑出現在了手中,直接遞給了劉正紅。

劉正紅舉著看了一會,甚至打開試管聞了聞,眼中第一次發出了亮光。

「成交,BOSS。」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