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末日輪盤 >210 夏狗

210 夏狗 (1/2)

小說名稱《末日輪盤》 作者:幻動  更新時間:2016-03-26 14:18  字數:4703

?葉鐘鳴心中是驚訝的。

因為前世養成對危險的敏銳感知,還有服用腦蟲後精神力大漲帶來的無形精神觸手,都讓他對敵意或者攻擊有著準確的預感。

可是這一次攻擊,他卻一點都沒有感覺。

雙腳在地面被這股熱力擊穿的前一刻輕輕一點,身體就斜著飛了出去,在地面被炸開的瞬間,貼到了不遠處的牆壁上,同時手裡現出一把同質強化過的手槍,槍口斜對著地面上的大洞。

啊!啊!

慘叫從下面傳來,有男有女。

「東哥!」

「還不快鬆口,你M的!」

「別拉!疼!」

「尼瑪的,我打死你!」

「夏姐不要這樣!」

「燒死她,燒死她!」

一些混亂的言語從下面一樓的房間里傳來,讓葉鐘鳴皺起了眉頭。

好像,是一場意外?

葉鐘鳴聽了幾句,下面正在發生某些事情,自己好像是受了無妄之災。

悄然走到大洞旁邊,順著洞口看了下去,葉鐘鳴就見數個光@著@身@子的男女圍在一張被血和某些液體弄髒的床上,那裡一個健碩的男人站在上面,而一個女人正半趴在他的雙腿之間,嘴裡咬著……

讓葉鐘鳴有些動容的是,此刻這個女人的半邊臉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連這一側的肩頭也一樣,一股烤肉的香氣彌散在房間里,和男@歡@女@愛的味道混雜在一起,卻讓人聞起來隱隱作嘔。

女人雙手緊緊扣住了男人的雙腿,嘴巴在用力,可是因為半張臉都被嚴重燒傷,她的顎骨和咬肌都已經遭到了破壞,以至於她無論如何用力,也沒有把身為進化者和職業者的這個男人那裡咬斷。

只是她一直在努力著,被燒沒的眼皮之下,是帶著無比仇恨和憎惡的目光。讓上面看著的葉鐘鳴都為之震動。

這個女人,是真的不在乎生死了。

這樣的人,哪怕是個普通人,都是可怕的。

「只要你張開嘴。我放你一條生路。」

被咬著關鍵部位的男人疼的渾身發抖,可是卻不敢做出什麼動作,生怕發生意外,讓他自己做不成男人。

葉鐘鳴目光集中在這個男人的手掌上,上面正燃著火焰。對著女人有些躍躍欲試,卻又擔心傷到自己。

「夏姐,你別這樣,嗚……」一邊一個女人露@著白@花@花的身體,儘力地去拉這個豁出性命的女人,卻被一個男人一腳踢飛了出去,普通人的體質在進化者的攻擊之下,立刻塌了一片肋骨,撞到牆上口開始大口大口的吐血,眼中的神采漸漸消失。一些液體從嘴裡流出,象是對這個世界最後的告別。

「鬆開,要不我打爆你的頭!」

另外一個男人穿上了內褲,拿著一把槍指著所有人都在關注著的女人,惡狠狠地就要開槍。

「滾,你給我滾,你想我成太監嗎!」

站著的男人對著手下揮舞著火焰之手,大喊大叫,他真的怕手下衝動之下開了槍,讓這女人臨死之前給自己來一下狠的。

這件事情發生的很快。到現在也就不到半分鐘,這個男人逐漸冷靜了下來,喘著粗氣道:「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鬆開。我給你一瓶進化藥劑,今天就當什麼都發生過。要麼,我去把你們那幫女人都宰掉,正好,我還想知道你們進化的秘密,我把你們那棟別墅全部拆掉。地下室也拆掉,就不信找不出來你們的秘密,別逼我啊!別逼我!」

男人也發了狠,殺心漸濃。

葉鐘鳴一直都在安靜的看著。其實他知道,之所以造成現在的這種情況,只是因為末世初期,人們剛剛成為進化者,經驗、技巧、心理,還保有和平時期的習慣,如果是一個在末世生存了兩三年的人,有一百種方法瞬殺這個女人而保證自己不受到傷害……直到,他聽見了地下室三個字。

砰!

槍聲響起,子彈被同質強化過的灰色級別手槍擊發,帶著高速旋轉印進了那隻燃著火焰的手掌,巨大的威力讓男子愣在那裡,紅色的液體和骨頭碎片濺射去了四周,灑在了周圍那些男人的身上,也灑在了那個女人被燒得不像樣子的臉上。

屋子裡的時間出現了短暫的凝滯。

肖東愣愣地看著自己被打爆掉的手掌,幾秒鐘後才發出痛徹心扉的絕望哀嚎。

葉鐘鳴輕飄飄地落了下來,手裡的槍在這個過程中開了兩次,兩個男人被直接爆頭。

一個男人是職業者,耳朵在發現葉鐘鳴的時候就開始變大,另一個人則下意識地去了摸了腰間的槍。

對於威脅,葉鐘鳴的原則一向是盡量扼殺在萌芽之中。

咣當,別墅的門被撞開,數個男人衝到了房間里,看到這種情況有的發愣,有的則就要發動攻擊。

可是面對葉鐘鳴,這些人除了被收割性命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結局。

還活著的都怕了,紛紛後退,身體貼在了牆上不敢亂動,生怕引起這個從天而降男人的殺意。

「面牆、蹲下、抱頭。」

葉鐘鳴隨意一指,這些人立刻老老實實地照做,屋子裡數具屍體告訴他們,不照做,就是死。

走到依然咬著肖東某部位的女人身邊,伸手在下巴上捏了一下,這個被毀容的女人就軟到在地,頭臉上滿是被濺到的鮮血腦漿碎肉,看上去異常恐怖。

「夏姐!」

一個女人先是驚恐地看了葉鐘鳴一眼,然後湊了過來,扶起了至少在視覺上猙獰可怖的女人,眼淚噼里啪啦地掉了下來。

屋子裡的四個女人,一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