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大明1617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終章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終章 (1/6)

小說名稱《大明1617》 作者:淡墨青衫  更新時間:2018-10-06 16:33  字數:12070

後金大量的披甲兵形成了一座座移動的銀色山巒,手中的武器則如山上的灌木雜草,這座山如此龐大,不愧也是東亞在這個時代冷兵器軍隊的巔峰,相同數量的倭軍,朝鮮軍,東南亞的那些小國的軍隊,完全都不是對手。

從其後百年間的戰事結果來看,布里亞特蒙古人,吉爾吉斯人,外喀爾喀蒙古人,衛拉特蒙古人,俱都不是其對手。

只有在組織更強,戰術,戰略,兵器都超過了清軍一個時代的哥薩克人手裡,清軍始終未能討得便宜。

張瀚心潮澎湃,大量的鐵騎兵在沖陣過時發出叫喊聲,這是向在大旗下的統帥致敬,槍騎兵們奮勇向前,在旗幟之下他們形成了一個個連縱隊,一個縱隊接一個縱隊如潮水般的奮勇向前,他們陣列齊整,幾乎如刀切出來一般的隊列使騎士們緊密相連,他們矛矟高舉,在迎敵的一瞬間會奮力刺向敵人。

控制好縱向和橫向的距離,握好矛矟,看準一個敵人,在戰馬飛馳騰空的那一瞬間,把手中的矛矟刺過去。

接下來不必回顧,拔出馬刀,與身邊的夥伴繼續向前!

每個槍騎兵連隊都分為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衝鋒往複,隊列整齊劃一,裝備精良。每人身上都是幾十斤重的鐵甲,這樣的鐵騎兵已經超過了時代很遠,如果不是張瀚一直在壓制自己一方,並不急於奪取天下,不想在天下人流光鮮血的情形下建立新的王朝,那麼光是憑兩個師的鐵騎兵,早就能把大明九邊給打穿了!

現在,山河動搖,前鋒的鐵騎兵已經沖入敵陣了。

離的老遠,都可以聽到噼里啪啦的炸響,大量的如密林般的矛矟被放平了,然後與敵人的兵器和戰甲相交!

所有人都發出了駭人的怒吼,一邊是縱橫遼東多年,戰場經驗無比豐富,單打獨鬥實力定然在槍騎兵之上的女真勇士,一邊則是配合無比默契,以騎戰陣列之法破敵的歐式的槍騎兵,雙方在接觸之初,便是火花迸射!

張瀚作弊了,以二百年後的近代騎兵之法訓練出來的鐵騎兵,終於用在了它最該存在的戰場之上。

幾乎就是一瞬之間的相峙,大量的披甲兵,白甲,拔什庫,牛錄額真,在槍騎兵厚實的軍陣衝擊之下,瞬間被打穿了一個龐大的裂口,整個八旗騎陣第一瞬間就經受了重創,開始大量失血。

與此同時,商團軍左翼的獵騎兵開始近馳輪射,連發的火槍威力並不會比清弓強多少,論射速,準頭,勁力,清弓也並不差,這也是滿洲人後來排斥和蔑視火槍的理由所在。

但過萬獵騎兵在近程輪射,如暴風驟雨般的火器輸出時,八旗兵卻很難在飛馳的騎陣中進行有效的還擊。

騎弓,馬上馳射,火槍完全壓制住了弓箭騎兵。

這也是歐洲有獵騎兵這個兵種出現的原因所在,高效,高輸出,高機動性!

左右翼夾擊時,一部分龍騎兵在右翼戰場完成了迂迴動作,在布陣前行的同時,一部份隔斷了明軍與商團軍之間的攻擊距離。

看的出來,明軍已經沒有戰意了。

就算眼前海邊這兩萬明軍尚有一戰之力,也有戰鬥的意志,他們在一萬多商團軍步兵面前也找不到任何機會,還有幾千人的商團軍在沿著渤海邊前壓了,明軍要麼投降,要麼就得接受被屠殺的結果了。

已經開始有明軍將士慢慢放下手中的武器,將領也沒有人阻止,很多明軍將領都看著遠方的戰場,那裡旗幟飄揚,騎兵們在有限的戰場上對沖,箭矢真的如雨般落下,長槍打放不停,步兵開始進逼,壓迫騎兵的發揮空間,商團軍的龍騎兵開始組建橫陣和空心方陣,一個個方陣角如梅花一般盛開著,在北翼城,旗丁和漢軍包衣和蒙古人還在攻擊著兩萬多明軍,只是看到商團軍打的堅決,有力,八旗兵已經陷入不利局面時,降附明軍的戰鬥力和士氣又是一起回來了,北翼城再次打成了焦灼狀態。

「這仗多半贏了。」孫敬亭策馬在張瀚身邊,一副心滿意足的輕鬆表情。

他看看神色嚴肅的張瀚,說道:「女真兵確實兇悍,到現在來說還沒有打崩,要比蒙古人厲害的多。不過我還是不太理解,文瀾你為什麼一直視他們為大敵。從現在來看,他們有八萬多人,我們五萬人,可是還是我們能輕鬆取勝啊?」

「你不明白……」張瀚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在他的記憶之中,同樣的戰場,同樣是一片石,同樣是漢人的新興王朝的百戰之師,同樣是在和關寧兵激戰的戰場上,順軍已經眼看就要擊敗關寧兵,在吳三桂投降後,十餘萬清軍從關門入關,三萬騎兵從側翼居高臨下,攻入在一片石的順軍戰場之內,順軍慘敗,此後不可收拾,華夏文明再次淪亡。

這一次是贏了,而且會是不折不扣的殲滅戰,八旗軍進來了就別想走,但張瀚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太開心,這一次他是一個穿越客,用著幾百年後的知識建立了一個超前的體系,但如果沒有他呢?以華夏自己來說,真的沒有救治自己的能力嗎?

就算是幾百年後,也一樣是西風刮過來了,大量的仁人志士從西學裡汲取了營養,這才推翻滿清,並建立了強大的中國。

如果是秦時在明末呢?

唐呢?

宋?

兩漢?

可能會有不一樣的表現罷?

張瀚微微苦笑著,也是覺著自己太矯情了一些。

……

火炮在不停的延伸著向前,炮彈如雨般的落下來,大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