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神醫嫁到 >第十六章 仗義出手

第十六章 仗義出手 (1/1)

小說名稱《神醫嫁到》 作者:閑聽落花(創世)  更新時間:2015-12-18 10:24  字數:2309

?

一碗湯下肚,婦人臉上浮起層細密的汗珠,臉頰泛起絲絲潮紅,「多謝貴人。」

「我給你診一診,人活著才有希望。」李兮將手搭到婦人手腕上,婦人垂著頭,動作輕快而堅決的將手抽了回去。

「你身上的臭味很濃,總得讓自己乾乾淨淨的走吧。」李兮試著從另一個方面勸她。

婦人垂著頭,一動不動的看著放在大腿上的雙手,李兮試探著伸出手,拉起婦人的手放到桌子上,這回婦人沒抽回去。

「你這是氣血兩虧,以至陰挺,已經脫出來了是嗎?脫出來多長時間了?」

「一年多了。」婦人低低答道。

李兮心裡猛的一跳,陰挺是醫書中的說法,民間從來不用這個說法,她們都是稱為吊茄袋的,她故意用了陰挺這個詞,她知道什麼叫陰挺!

這婦人必定出身不差,而且讀過書,怎麼會流落到這種地步?

「能……乾淨點就行。」婦人看了李兮一眼,立即又垂下目光。

「你等下!」李兮拍了拍婦人的手,「小藍,把那個漢子叫進來。」

「你!進來!」小藍叉著腰,點著肥漢子惡聲惡氣的叫了聲,漢子沖小藍點頭哈腰,擠滿一臉諂笑,兩隻眼睛緊盯著桌子上的羊肉湯碗,「貴人就是心善,小人愛喝羊雜湯,多放青祘香菜,少切羊肝多要肺片,加點胡椒粉。」

「天底下怎麼能有你這麼不要臉的東西?」別說李兮,連小藍都氣樂了,真是林子大了,多麼不要臉鳥兒都有!

「你媳婦病了好幾年了,你不知道?」李兮忍著噁心和憤怒,惡聲惡氣問那漢子。

「她病沒病俺怎麼知道?」見沒有羊雜湯喝,肥漢子就沒好氣了,往凳子上一坐,上身往下一癱,斜橫著婦人,想一口啐過去,瞄著小藍,沒敢。

「就算她沒病,你也不能這麼虐待她。」

「俺虐待她?俺怎麼虐待她了?這位小娘子,你長的好看也不能胡說……」漢子色迷迷的斜著李兮,一個胡說剛出口,豐河的巴掌就甩過去了,這漢子剛才對姑娘不客氣,他就想揍,可惜離得遠,沒搶過小藍,這會兒一巴掌打的漢子一頭摔在地上,又重又悶的咳了一聲,一張嘴,滿嘴鮮血裡帶著牙齒噴出來。

「敢對姑娘不敬,不想活了?」豐河提著漢子後衣領,將他按在離李兮四五步遠的桌子腿旁邊,「老實回話,不然……哼!」

剛才小藍打的左臉,豐河就打了右臉,漢子一張臉左右各五個大紅手指印,右臉滲著血絲,左臉腫成雜麵饅頭,滿嘴血沫,疼的渾身哆嗦。

「你家裡還有什麼人?」李兮看的心情相當愉快。

「一個老娘,死了。」漢子臉腫嘴腫,說話就不怎麼利落了。

「怪不得,沒人管你,你就想怎麼虐待你媳婦就怎麼虐待?」

「她是賤貨!生不出娃,不會下蛋的雞!娘們兒生不出孩子,還叫娘們兒?賤貨!臭貨!操都沒法操!臭婊子!你等著,回去,老子打死你!活活打死你個臭娘們!」豐河出手太重,幾乎打掉了漢子半邊嘴的牙,疼的漢子昏頭漲腦。

「我要是能幫你離開這隻人渣,你能自己活下去嗎?」李兮看都懶得再看那渣漢一眼,轉頭和婦人低低說話。

婦人大睜眼睛看著李兮,呆了片刻,眼裡突然爆發出一團光亮,緊緊咬著嘴唇,連連點頭,突然又呆住,片刻,一臉枯槁的搖了搖頭,聲音極低:「我是被賣到花家的,有身契。」

「她算那渣漢的奴婢還是媳婦?」李兮轉頭看向崔先生,低聲問道,崔先生微笑,「童養媳多數立的有身契,既然娶了,就是媳婦。姑娘打算怎麼幫她?」

「能和離嗎?」

「她是童養媳,沒有和離的說法,除非出妻。」

「義絕呢?」

「她沒有家人,又沒有公婆,怎麼義絕?」崔先生苦笑,所謂義絕,是要夫打或殺妻子的父母嫡親,或者是妻打罵公婆等等這樣的事,這兩個人都沒有家人,怎麼義絕?

「不是還有個夫殺婦嗎?他要殺她。」李兮指著臉已經腫的豬頭一樣的漢子。

「也……能算。不過義絕要經官府判定,十里鎮屬太原府,她是到太原府遞狀子,由太原府知府出了判書才行。」崔先生眼裡帶笑看著李兮,他很想看看,她會想出什麼辦法幫那婦人。

「我不懂刑律禮法,先生幫我想想辦法吧。」李兮乾脆利落的向崔先生求援,崔先生差點嗆著,原來她的辦法就是請他想辦法!

「她有身契,姑娘就把她買下,再脫籍就是了。」崔先生的主意立刻就有了。

李兮眼珠轉了半轉,斜睨著漢子,這隻無賴,她要是說要買他媳婦,他必定獅子大開口,就算價錢合適,憑什麼給他錢?她一個大錢也不想給他!

「那漢子,你叫什麼?」

「花……花虎!」漢子不停的抹臉,臉上眼淚鼻涕加上血沫,糊的都看不出什麼表情了。

「花虎,你媳婦的病我能治好,治好了病,她就能多幹活,多給你掙錢了。」

「她沒病!她不幹活誰干?難道俺干?俺是老爺們!俺是男人!」花虎無賴多年,挨打無數,捱過那陣劇痛,膠黏粘牙滾刀肉的本質就泛上來,「你有本事,讓她能讓俺操!臭娘們不能操,還是娘們?」花虎不敢看李兮,只斜著李兮的裙角,滿肚皮惡意。

「好!這容易,那我給她治病了?」李兮眯起眼,一口答應。

豐河盯著漢子,眼裡凶意閃動,敢當著姑娘的面說這樣的污穢的話,敢對姑娘不敬!真是不想活了!

「你治!你願意給臭娘們治病,你就治!」花虎吐了口血沫。

婦人眼裡亮光閃動,一聲不吭,由著李兮診了脈,細問了幾句,開了方子。

「好了,這張方子煎湯內服,這個,煎了葯湯坐熏,每天一次,快了三個月,慢了半年就能好了,診金一兩銀子。」李兮開好藥方,凈了手,看著花虎笑眯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