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八章:獄血火影

第八章:獄血火影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8-25 08:19  字數:2577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聲音有點的點戲謔的成分居多。劉傲沒有回頭也知道是誰。

「能不能搞乾淨點,就這樣的牢房不要等殺頭,關上一年都要死人,又潮又冷的,不用說,夏天更不堪,就這味道都能將人熏死。」

「現在已經是最乾淨了好不好,犯人少,你是沒見多的時候,和豬圈差別不大。」皇子李泰從外面進來。看樣子沒回皇宮,直接從學院過來的。

「怎麼直接和我皇叔幹上了?這可是打我皇家的臉啊!」

「是啊!所以我現在到牢房了,第一次進牢房啊,不容易,感受一下,到時候給陛下提點牢房管理建議。」劉傲吃著燒雞,含含糊糊的答到。

「你不當回事,你家現在炸了鍋了知道不?你女人現在估計還在程府等消息,你府上人人緊張,現在去你家感覺我侍衛都進不去,不行啊,這樣你沒事,你家人可不好說,有心的人隨便派幾個衙役到你家,馬上就能引起殺人事件。

雖然不知道你這麼做的目的,可是也知道,父皇對你可沒有惡意,真麻煩,想打人偷偷的不行啊,殺了那幾個奴才也不是什麼大事,幹嘛弄的人盡皆知啊?」

「呵呵,告訴家裡沒事,該幹什麼幹什麼,很快應該會有結果的,就是要受幾天罪,回不了家,海蓉到底是白身,行了,你以後少來這裡,對你不好,平安我一不小心給人家當了回槍使,還是心甘情願的比使喚,找誰說理去?身上銀子、值錢的東西留下,在牢房,沒錢可不行。」

劉傲打劫完李泰將他趕出了牢房……

太極宮裡,奢侈的波斯地毯,人走上去,腳沒靴面,李淵裹在熊皮軟塔上,身著夾袍似乎還熱,露出毛濃密的胸毛。

兩名紗衣宮女正幫他捏腿揉肩,下首正是他的兒子李元祥,還有一個傷勢剛好不久的漢王李元景。

「一個三品的小官就如此囂張,連我們皇室都不放在眼裡了?這回不弄死他以後什麼阿貓狗都敢撲上來咬我們兩口,什麼東西!」李元祥喝一口酒,憤然沖李淵咆哮。

李元景倒沉默不語。上次被打讓他心悸,至今還有陰影,他清楚的記得,那次如果真把自己殺了,估計人家都有機會,查不出兇手?鬼信。

這次一個三品的螞蚱官的奴才都敢這麼囂張,憑什麼?劉傲如果真沒腦子,也不會以嘴立身,從一介白身短短兩年混到如今的地步。要說這裡面沒有鬼,李元景眼睛可以扣出來當泡踩了,也只有李元祥這白痴以為簡單。

人傻也好,可以通過他試探一下老四的態度,真想朝自己的弟弟們下手?

「住口。」李淵心裡悲哀啊,自己英雄一世,兒子自相殘殺,自己被逼退位,看看,如今的孩子都乾的什麼事?

這樣的蠢材,如果脫離自己的保護,怎麼死都不知道,沒有本事還一心妄想,如果是豬,就好吃好睡,富貴一生,明明是豬還想撩撥老虎,簡直是送死啊!

第一時間李淵就查個清楚,幾個該死的奴才死活,李淵真不在乎,就是這個蠢貨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自己的兒女太多了,大多不成器,李淵只所以推波助威,何嘗不是試探一下自己皇帝兒子的底線?

自己這些年在物質上,什麼都富足,可是將自己軟禁起來算什麼回事?雖然自己有獨立的自由,這個自由李淵悲哀啊,和大臣們來往的一言一行都暴露在自己皇帝兒子面前,和自己走的近的幾個老臣子,哪個有好下場?

竇家完了。下個是誰?和自己親近的老臣人人自危。

自從和自己親近的竇家完了以後,明顯感覺老臣子在疏遠自己,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最有體會。自己的話,不好使了啊!

叱訴完李元景,李淵眼睛閉起,「出口氣就行了,不能死人。退了吧,為父乏了。」

李元祥得到李淵支持自己的出氣,高興的拉著李元景就走。

「哥,你說我將怎麼教訓那狗官,派人去牢獄直接腿打折,將他身邊的奴才直接殺掉,剁成肉泥?」

李元景無語的看著自己的棒槌弟弟,「你想告訴全天下是你下的毒手?那是牢房,大唐的牢房,你不怕老四將你拉出去當那個敬猴的雞,你就去。」

「那怎麼辦?這口氣弟弟忍不了,我們是皇族,誰敢怎麼樣?劉傲就是知道是咱乾的,也必須忍著。」

李元景在這一時刻真的想抽身,和這樣的豬隊友一起自己早晚被他連累。

「是你做的,記住,哥哥不插手。雖然哥哥也不喜歡那小子,別來咱咱的。你就不會請人暗地裡下手?江湖遊俠那麼多,只要出得起錢財,幾個狠腳色還是可以找的到的,好了,哥哥還要查上次暗算哥哥的人,等你好消息。」

李元景趕緊撤了,天知道著個棒槌會弄出什麼來?老四如今看弟兄幾個不順眼,可不能給他找到把柄,李元景一度懷疑自己上次暗算自己是自己的四哥李世民,如果不是自己還活著的話。

真是李世民暗算自己,自己不可能活著,自己的大哥、二哥那種狠角色最終不還是死在老四手上?不是他,一定是皇后了,也只有女人,有那種婦女之仁。

怕再次被暗算,所以封地也不敢回,以陪伴父親為由,留在了長安。

是夜,天色黑暗,冷風刺骨。

三條黑影小心的躲過武侯的巡邏隊伍,青煙一般直奔大牢。

劉傲在乾燥、金黃的麥草上熟睡,姿勢正式練功的姿勢,沒有被子,依然不見他寒冷模樣。

打坐的畢長春黑暗中忽然睜開雙眼。

外面幫劉傲賣酒菜的獄卒已經被打暈在地。黑衣人一打手勢,從外面又跳下一人。另一人似乎在把風,外面值夜的軍卒對此一無所知。

一隻火把在黑衣人手裡點燃,朝監牢走來……

「這是什麼人啊?少主?身手都還可以,不是老奴偷襲的話,估計還要費點時間,驚動軍卒。」半個時辰後,三條黑衣人被放在劉傲面前,在火把的照射下,似乎都昏睡了過去。其中一人胳膊已經扭曲。

「這是有人試探啊,好,將這一人送走,交給長安的弟子,好好審,回來放把火在外面,然後弄醒獄卒。」

劉傲瞄了一眼對面的女囚,已經被點了睡穴。如此寒冷的夜裡,縮成一團,劉傲嘆息一聲,將自己的外衣脫了,蓋在對方身上。

畢長春帶走了一個沒有受傷的刺客。出去不大會,對劉傲點點頭,將兩個刺客一個放在自己的獄門外,一個放在走道上,然後點燃第一個牢房的茅草,回到自己牢房,彈出一顆泥丸,正打在獄卒的穴道,然後大叫:「殺人了,走水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