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四章:出發了

第四章:出發了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8-10 05:34  字數:4314

ps:以後不分了,都是兩章合并一起發,求訂閱。

玄奘的歸來,讓佛門大放異彩。道門黯然,袁天罡找上了孫思邈商量。

孫思邈怎麼都是道門人,思前想後,決定將自己的多年的行醫心的以及醫學研究,編製成冊,出版成書,取名千金方和千金翼方兩本。

特別是千金翼方,裡面吸取了劉傲的輸血、接骨已經新出的消炎等心的技術和心的。可以說集醫學大成。

稿子是劉春送到劉府的,整整幾筐記錄。當然,那些方子,都是毛筆寫成,字跡再也是個繁重的工作量,是孫思邈一生的行醫總結和經驗。

劉傲知道千金方和千金翼方這兩本書對於後世的影響極大,讓劉春細心的整理,抄寫,核對、校正後,再正式出版。

劉春是孫思邈的徒弟,順理成章,就不知道後世人看到這本醫學巨著上面的落款校正是劉春的話,會不會大跌眼睛?

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怎麼也給自己的妹妹爭取個留名的機會不是?

劉傲特意看了,孫思邈的絕技「金針渡穴」絕技,沒有收錄上去,二十專門傳給了劉春,老道也有私心啊!難怪如今的這麼多的能人絕技,後世的失傳,也和這個有關吧?沒有傳人,寧願帶進棺材也不外傳。

話又說回來,真收錄上去,還真麻煩,那玩意手法不精,可以醫死人的!天才和白痴之間,只差一線,這絕技也一樣,在不同人手裡,就不一樣。事實就是如此。

最終,降落傘以每頂白銀六兩,買給了李世民,還有製造方法。五萬套的訂單,自己的銀子回來一半。

聽海蓉說,自己家的標誌還在上面,湊,看來,這六十多萬兩銀子,李世民是不打算重新鑄造了,反正早晚都要回劉府,自己又要變成肥豬了,等待李世民的痛宰是真的。

實力還不夠,官大小無所謂,再大也大不過皇帝李世民,實力不在官職,在影響力,一如嶺南的馮盎。或者軍神李靖那樣?

象這樣,動不動就被李世民打劫,還沒處說理去。話又說回來,李世民打劫自己,那是看的起自己啊,說明自己有能力,或者總之還是很臭屁的就對了。

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是一閃而過,不覺中在椅子上睡著了。

「少爺,少爺,船塢那邊來信了。」耳邊傳來大蓮的聲音。睜開眼睛,看見大連拿著一封加密的信函。

「接皇命,一月後,目的是倭國島。目的是控制礦脈。」好傢夥,還真干啊?三千金衛就想控制倭國島?李世民腦子抽風了吧?就是有火器冒的風險也大啊,不行。要慎重,如果薛仁貴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自己妹妹不是要守寡?罷他的。

再說,大船還沒建造好,怎麼也要一萬人,十條船差不多。配上精良的火器,以及各種準備措施才有希望。

倭國島也有不少的忍者以及會武功的人,三千金衛,拚死也不行,雖然都是江湖漢子。劉傲起身,讓人備馬,朝長安奔去?剛出門,又停了下來。

不對,李世民多聰明的人?這樣的腦殘行為肯定不會幹,泥么的,考驗薛仁貴呢?還是考察自己對此事知道與否?薛仁貴的皇命,自己都知道,劉傲的冷汗都下來了,趕緊回府。

讓人密信鯊魚和老憨轉告薛仁貴,自己這邊什麼事都當做不知道,如果薛仁貴都不明了,那麼這個歷史上的傳奇人物也才太菜了。

「這小子聰明,沒上當?」在武德殿等了一天的李世民自言自語一番,有些失落。自己的金衛軍的統領,是劉傲的妹夫,就怕自己的密旨,薛仁貴如果不能好好保密,以後哪裡還敢給他什麼隱秘的任務?

隨意就考驗一下薛仁貴,這是親情和忠義之間的考量。

也沒指望完全可以瞞的住劉傲,畢竟船塢是劉傲的,金衛的動向,劉傲不可能不知道,可是,知道的早晚是一回事。

李世民聽劉傲說過這個倭國,有金銀島之稱,別看島不大,底下的金銀礦產豐富的很的時候,李世民就動了心思。所以才成立了金衛軍。他更知道,靠三千金衛是不行的,這三千金衛只是他要培訓的頭目而已。

他也知道,這事情不能一蹴而就,須徐徐圖之。無影不在身邊執勤,李世民身邊又多了一個陰冷的太監,比無影英俊多了。

「冷麵,備車,去藍田。」英俊的太監,原來叫冷麵,真名副其實。夠冷的。

練功房裡,劉傲正揮汗如雨的拿著一根竹條,腳下面踉蹌的扭動著,經常莫名其妙的摔倒。自從劉傲從蜀中回來,想起自己是墨家的巨子,那秘籍劍譜自己還沒翻過,有時間的時候,就看了看,試了試,你還別說,這一試,還就是試出癮了。每次將自己練的一身汗,那叫舒坦。

只所以出汗,那是因為步法配合這劍的招式古怪。明明向前刺出去的劍招,腳步卻是倒退的,矛盾的還不止這一種,總之,有一種有力使不出來的感覺。

每逢劉傲練這個的時候,子木都將人趕的乾乾淨淨,劉傲說都沒有用,就是大小蓮在都不行。按照他的話說,墨門,這套武功和劍法,只有巨子才可以擁有,任何人都不行,他自己都不看。

對此,劉傲無比的無奈,門有門規,就象自己的女人左詩,以前明知道師門還有那駐顏丹,也不能自己做主,當上了掌門後,才將駐顏丹送給了自己一樣。

「少主,陛下來了。」

毫無形象的劉傲,死魚一樣躺在木地板上,成大字型,子木過來。李二?來